哥哥回來了?

-

“哥哥的味道!”裔白星一個箭步衝去。頭上白色飄帶跑落在地上,一踩摔了一跤,他捂著自己泛紅的膝蓋。剛要爬起來。

隻見裔梟眼含淚花,扶起他的腰。手指劃過他的臉頰。“臭弟弟,鼻子還是那麼靈。”隨後抱著弟弟,親昵的用額頭貼了一下。

“誒,哥哥後麵有個漂亮女人,不應該呢。”

冇有女人敢接近裔家男人,聽說是裔家被下了詛咒,名為龍胤的毒,此毒至陽。能助陽,但也讓裔家從未生出女孩。

嫁入裔家的女子不出第二天就會受不了想毀掉婚約,更有在新婚後冇幾天便去世的。

裔白星雙腿盤在哥哥腰間。開心的玩弄著哥哥的頭髮,直到大門被裔梟關上。

裔梟把弟弟放在床上,撿起掉落的束髮帶,“弟弟是要我親自動手嘛?”

“不……不用了,我自己來。”裔白星紅了臉。

裔家家規,束髮隻能由摯愛之人的手解開,也隻能讓彼此唯一的那個人繫上。

裔白星笨手笨腳,半天還冇弄好。哥哥一把搶過束帶,用力緊了緊,隨即按住裔白星的頭,因為力道過大,吃痛的叫了出來。

裔梟卻不管那麼多,更加用力了,直到繫好後,弟弟的眼眶和肌膚已經泛紅了起來。

鴨子坐的他看著哥哥,有種委屈的表情,隨即一下撲入裔梟胸膛中。“哥哥,你終於回來了,我好想你啊,十三年你到底去哪了啊?”

“哥哥去遊曆了啊,給你找了個新娘子你要不要?”

“嗯,我不,我就要哥哥。”裔白星聲音有些哽咽的說到。”

“哥哥出去遇到了個姐姐,她陪了哥哥十年呢,算是你哥的一個親人了吧。”裔梟抹抹弟弟的眼淚,粗大的手指劃過嬌嫩白皙的臉頰。

裔梟暗自偷笑了笑,“進來吧,以後她陪你玩,好嗎,叫姐姐吧。”

裔白星眨著泛紅的雙眼,“姐姐……”隨即躲到哥哥的後麵,似乎不想讓看見他這副可憐兮兮的表情。

李豔緣看著可愛的弟弟,笑出了銀鈴般的聲音。“你好啊,小弟弟。”

裔梟有些無奈的扯了扯自己的頭帶,“行了,也算是認識了,早點休息了吧,明天帶你們去見世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