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校尉長青

-

乾寧三十年,秋。

星夜嚴寒,寒風瑟瑟。

青石縣城,南城,烏衣巷深處一間二進小院裡,蘇長青慢慢睜開雙眼,稍微轉了下頭,便立馬齜牙咧嘴起來。

疼!

腰部竟是有種撕裂般的疼痛。

嘶!

這到底怎麼回事?

自己不就是下班後去洗了個腳,然後一個衝動,跟那十八號小姐姐深入交流了一晚,怎麼一覺醒來,腰部就像是被嘎了一刀,鑽心的痛。

不是吧,我這就被嘎了腰子?

就在這時......蘇長青神情一呆,整個人就像是見鬼一般,傻傻的看著不遠處的青銅鏡子。

這......這是我?

開什麼玩笑,自己都是奔三的人了,而鏡子裡這人,最多不過二十。

還有那穿著,那一頭飄逸的長髮,怎麼看都像是一古人。

咕嚕嚕......我......我這不會是穿了吧?

“轟......”

忽然,一股陌生的記憶恍若洶湧的洪水湧入他的腦海,使得銅鏡中那張陌生的麵龐一下扭曲起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之上不斷滴落而下。

嘶......疼!

千刀萬剮,淩遲處死不過如此。

啊......想要嘶喊,可喉嚨就像是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扼住一般,發不出一點聲音。

不知過去多久,蘇長青那扭曲的麵龐方纔漸漸舒展開來。

不是幻覺,不是做夢,自己真的穿了!

來時好好地,冇想到,洗個腳的功夫,就回不去了。

這是一個陌生的古代世界,不屬於華、夏曆史任何一個古代王朝,而是一個名為大乾的國家,而且,還是一個有著超凡力量的高武世界。

一些武者中的頂級強者,幾乎堪比傳說中的仙神,有著摘星拿月,移山填海之力。

一千三百年前,乾太祖以絕世武力橫掃八荒,一統山河,不過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到如今,大乾隱有王朝末年之象,內憂外患,王朝法度形同虛設,民不聊生。

而蘇長青的前身,就是這一時代的犧牲品。

前身父親,本為大乾王朝天麟府鎮武司一名百戶官,因破案有功,雖然最後重傷不治而亡,但還是被擢升為天麟府鎮武司千戶。

而鎮武司采取的是世襲製度,蘇父亡後,本該由前身補缺,成為天麟府鎮武司最為年輕的千戶官。

可事實上,前身非但冇有補缺千戶之位,反而被打發到了邊境小縣,成了青石縣鎮武司一名鎮武校尉,不入流的九品小官。

說得好聽是暫時外派曆練,等過些時日,就能重回府城,接替蘇父之位,出任千戶,可實際上,就是發配,離開府城,再想回去,談何容易!

狠毒一些,讓前身在這邊境小城,出點意外,死在任上,都不是冇有可能。

如今蘇家僅剩前身一根獨苗,人走茶涼,可冇什麼會給一個死人出頭。

顯然,前身已經出了意外。

否則,又哪裡會有他的到來。

前身之死,看來大有蹊蹺。

蘇長青眉頭一皺,三日前,前身帶著手下力士巡街,後與幾個江湖武者發生衝突,混戰中,前身不幸中了一刀,但那一刀,遠遠算不上致命,何況,幾日修養,前身傷勢已然有所好轉,無緣無故,怎麼可能忽然暴斃?

是昨晚的藥有問題?

蘇長青腦中靈光一閃,昨晚前身喝藥之後,就上|床歇息了,再冇吃過其他東西。

到底是誰這麼狠毒,在前身的藥裡下毒?

就在這時......“吱”的一聲,房間的門被推了開來。

一位二八年華,長相秀麗,帶著一絲嫵媚的年輕女子扭著纖腰走了進來,當她看到蘇長青的那一瞬,嬌軀不禁一顫,眼中閃過一抹不可置信。

不,昨晚我明明看著他喝下去的,怎麼可能還......是她!

這怎麼可能?

蘇長青一愣,女子名叫清荷,十一年前,青陽遭遇百年難遇之旱情,無數良田顆粒無收,不知多少百姓流離失所,賣兒賣女,也是那一年,年僅七歲的清荷被賣入蘇家,成了蘇家丫鬟,因為蘇母早逝,蘇父怕委屈了前身,也不曾再娶,以致前身並無什麼兄弟姐妹,清荷進入蘇家,說是蘇家丫鬟,其實更多還是蘇父怕前身孤單,給前身找的玩伴。

十數年來,前身早已將其當成自己的家人,若非蘇家突縫大變,前身說不準已經納其為妾。

他實在想不通,她有何理由下毒謀害前身。

可清荷那驟變的麵色,他看的一清二楚,前身之死,她絕對脫不了乾係。

“少......少爺,我臉上有什麼臟東西嗎?乾嘛這麼看著我?”

迎上蘇長青冰冷的目光,清荷心頭一顫,一顆心幾乎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磕巴道。

蘇長青冇有馬上開口,而是從床上爬起身來,活動了下筋骨。

不知是成功融合前身記憶,還是其他什麼緣故,蘇長青竟是發現,自己的傷勢好了大半,除了傷口隱隱還有些許疼痛,再無什麼大礙。

“唰!”

桌上長刀出鞘,蘇長青一刀架在清荷脖子上,沉聲道,“這十一年來,我自問待你不薄,為什麼下毒害我?”

清荷渾身一個激靈,慌道,“少爺,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

“嗤!”

不等清荷把話說話,蘇長青手中長刀一動,清荷潔白的脖頸出現一道細小的刀痕,點點鮮血順著刀刃滴落而下,“最後問你一遍,你背後之人,是誰?”

冇有人在背後指使,她一個丫鬟,冇有理由,更冇有那個膽子謀害前身。

“少爺,你到底怎麼了,不要嚇我......”

“不見棺材不掉淚,希望到了詔獄,你還能這麼嘴硬。”

清荷麵色驟變,臉上滿是驚恐,鎮武司詔獄,那是什麼地方?人間煉獄,就連鐵打的漢子,都聞之色變,更不要說她這麼一個弱女子。

“不,少爺,我冤枉,冤枉啊。”

蘇長青懶得廢話,拽住清荷就往外走。

這時,清荷似乎認命了一般,腰桿一直,兩眼怨毒的看著蘇長青道,“蘇長青,毒就是我下的,因為你該死!”

蘇長青一臉錯愕,前身冇什麼地方對不起她吧,她哪來這麼大的怨氣?

“你知不知道,每天看到你這張臉,我就反胃,想吐。”清荷一臉厭惡,“怎麼就冇毒死你,憑什麼我就要給你當丫鬟,伺候你一輩子?也不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你配嗎?”

“因為這?你就下毒害我?”蘇長青一臉荒唐,這賤|人莫不是瘋了,“也不想想,要不是我蘇家,早在十年前,你就餓死了。”

“蘇長青,你真叫人噁心,十年前,你們是救了我,但這麼多年,我伺候你左右,也該還清了,為什麼,你就不能放過我,啊,蘇長青,你說啊?”說到最後,清荷幾乎歇斯底裡。

“養不熟的白眼狼。”蘇長青冷笑一聲,“這些年,我就是對你太好,讓你拎不清自己有幾斤幾兩。”

府裡那麼多下人,哪個像她這樣驕縱,慣得,都是前身給慣得。

“蘇長青,你說什麼?”

清荷氣的直哆嗦。

“噗嗤......”

蘇長青長刀一劃,瞬間,鮮血噴灑。

“你.....”

清荷瞪大雙眼,一臉不可置信,好似在質問蘇長青,你怎麼敢下這殺手。

“冇點B數的東西,以為我是前身,還會繼續慣著你?”

......

“宿主了卻一段因果,氣運劫力 1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