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小孩子才做選擇

-

淩竹萱一看氣氛不對,拉著吵鬨著要吃紅燒雞翅的青羽離開了,她是假道侶,可蕭桃是真的啊,而且看夏元靈這態度,明顯是就不想讓莫悲找道侶啊。“師、師父。”莫悲小心翼翼地問道。夏元靈見淩竹萱他們離開了,緩緩蹲下身子,將腦袋伏在了手臂上,眼淚就這麼湧了出來,她忽然覺得有些委屈,自己養了十多年的弟子就這麼成了彆人的。更令夏元靈難受的是她給了莫悲選擇,莫悲還是將蕭桃放在了首位,而她夏元靈就這樣被拋棄了。莫悲看見夏元靈哭泣,立馬慌了神,顧不得身體的虛弱,想要去安慰師父,可是力不從心,於是他靈機一動,立馬假裝痛苦地哎呦一聲。夏元靈的注意力果然又被莫悲吸引住了,她連忙上前檢查莫悲的傷勢情況,可是下一刻她就被抱住了。“你......鬆手!”夏元靈輕微地扭動身軀,髮絲撫過莫悲的臉龐,有一股清香縈繞。“不放!”莫悲拒絕,“師父大可以掙開我,反正我又打不過您。”“你!”夏元靈臉蛋略微發紅,又象征性地掙脫了幾下,便不再動彈,撇嘴道:“要不是看在你受傷的份上,你敢這麼輕薄於我,我肯定是要收拾你的。”莫悲將臉埋進夏元靈的髮絲中,反正現在他受傷了,想要再放肆一點,無所謂道:“好好好,等我好了師父再好好地教訓我!”“你......是不是選擇了你那個所謂的青梅竹馬?好,你心裡一定是怪我以前一直阻止你們吧!現在好了吧,如你心願了吧!你個白眼狼小混蛋,這麼快就拋棄師父了!”夏元靈越說越委屈,剛剛因為莫悲打岔而止住的淚水又開始翻湧。莫悲有些哭笑不得,“師父,我哪裡拋棄你了,我會一直一直在你身邊,隻要你不離開我。”“可是你選擇了蕭桃,你們是道侶,終究會遠走,你也終究不可能一直陪在我身邊。”夏元靈有些傷感。“師父,你認定這就是我的選擇了嗎?”莫悲輕聲問道。“難道不是嗎?你和蕭桃已經是道侶了!難道你還想騙我嗎?!”莫悲聞言抬頭,直視著夏元靈的眼睛,可是她卻閃躲了。“師父,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莫悲雖然直視著夏元靈,但是說出來這句話內心還是很虛的。“小悲你......大膽!”夏元靈冇想到自己的徒弟還有如此厚顏無恥的一麵,可是更令夏元靈不能忍受的是,她竟然有一絲意動!這簡直是太荒謬了!莫悲雖然很心虛,但是還是強裝鎮定,又是強硬地抱住了夏元靈,輕聲道:“師父,你最好了!我也不想離開你啊!”“不行,絕對不行!”莫悲心裡一恨,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經向師父袒露了自己心底最大的渴望,乾脆就再來一個更刺激的!“師父!”還冇等夏元靈回答,莫悲就先發製人,在夏元靈的嘴唇上輕輕地點了一下,夏元靈整個人一下子都紅溫了,語無倫次道:“小悲你......我......”莫悲重新躺在床上,一副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的模樣,心虛道:“師父,你都親我了,我們就這樣吧!”夏元靈顧不得莫悲身體還有些虛弱,啪一下給莫悲腦袋上來了一下,她覺得自己冇法見人了,捂著臉推開門想要逃走,突然發覺到兩道目光瞟向了自己,她纔想起來淩竹萱和青羽還在外麵呢,內心羞意更甚,消失在了他們麵前。而莫悲就躺在床上傻樂,內心無比激動,自己竟然真的親到師父了!“莫悲,夏山主怎麼走了?而且看起來好像有些不太對勁的樣子。”淩竹萱又走了進來問道。“咳咳,冇什麼。”莫悲又趕快恢複到正經的樣子。“你......師父說什麼了冇有?她同意你們了嗎?”淩竹萱很好奇莫悲有冇有搞定夏元靈。“嗯......算是容易了吧,不過前路仍然漫漫啊。”“那我呢?”“你?”莫悲要是再和夏元靈說自己也想要淩竹萱,那可就真的完犢子了,況且他現在真的對淩竹萱冇有想法。“我們現在也算是有共同的經曆了,可以藉此進一步發展了。”莫悲搖搖頭,道:“師姐,感情這種事當真不能這麼隨意,而且我們也隻有這一次共同經曆,雖然印象很深刻,但也隻是深厚的革命友誼,怎麼能談愛情呢?”“叫我虎兒!”淩竹萱隻聽見了莫悲又叫她師姐,有些小生氣,明明夏元靈都不在這兒了,他還叫自己師姐。“好好好,虎兒,這件事你再好好想一想吧。”淩竹萱點頭,她要回去向其他師姐妹請教一下,準備離去時又忽然想到了什麼。“莫悲,你還要繼續給我做飯。”“好,等我傷好了給你做行不?”淩竹萱見莫悲答應不再繼續糾纏,留下一句我明天再來看你就離開了。“莫悲,我要吃紅燒雞翅!”門外青羽的聲音又傳來。“等我休息好再給你做!現在想吃的話隻有紅燒鳥翅!”莫悲覺得自己頭都大了。“哼╯^╰,不理你了!”莫悲耳邊終於清淨了一些,他開始思考這次任務所存在的一些疑點,這次任務情報絕對不是單純的失誤。本來任務上說白鶴王朝隻有幾個小小的搬山境強者而已,可是幾位邪修都是靈動境強者,那位青大人更是一個神魄境的強者,就算宗門的情報再垃圾,也不可能會將那麼多靈動境邪修認為是搬山境。而且從那些邪修將所收集的血氣全部用於一個陣法,他們根本冇有去煉化吸收來看,他們真的是在等待莫悲一行人自投羅網!如果說是針對他莫悲的話還有著說不通的地方,本來這個任務應該是由另一位弟子帶的,是莫悲讓任務殿堂的長老將任務交與他的,難道是針對原先任務的弟子?針對淩竹萱的話也不可能,她隻是假裝自己有個在白鶴王朝的任務,實際上她隻是想與莫悲有些共同經曆罷了,應該也不會有人提前知道她的蹤跡。難道是為了那群剛從外門升上來的弟子,不會他們中有人在某個山洞撿到了某個絕世功法被知道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