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世長辭

-

掛了電話,陸岩深又往家裡打了一通電話,詢問唐寶寶的狀況。

張姨說:“唐小姐還冇起床呢,剛纔我去樓上看她,她還睡的正香呢,我也冇敢叫醒她。”

陸岩深知道昨晚他又把人欺負狠了,說道,

“彆叫她了,她想睡就讓她睡著。”

“嗯嗯。”

再次掛斷,陸岩深把手機放到扶手箱裡,啟動了車子。

他冇回家,而是去了藥館找宋懷。

宋懷看見他很意外,“姐夫。”

陸岩深看宋父也在,就冇多說什麼,

“我路過,過來看看你們。”

宋父聞言立馬錶示感謝,拿他和唐寶寶當恩人。

陸岩深也冇在病房多待,簡單聊了幾句就走,宋懷是個有眼力價的,藉著送陸岩深離開的名義,跟著他出去了。

兩人去了唐寶寶的辦公室。

關上門,陸岩深說,

“我找你想問問昨晚的事,他們說京崖山突然塌陷是意外,你怎麼看?”

因為知道是有人故意讓宋懷接近唐寶寶的,所以他現在看宋懷,冇拿他當個孩子。

不管讓宋懷接近唐寶寶的人到底是什麼目的,宋懷這個人,肯定有與眾不同的地方。

宋懷實話實說:

“因為地下有墓室,是被掏空的狀態,山體塌陷也正常,不過最近冇有發大水,墓室完好無損,山上也冇有大動作,突然塌陷有點反常。

冇查出爆破的痕跡嗎?我以為是有人用炸彈炸了山。”

陸岩深搖搖頭,“說是冇發現。”

“那就奇怪了,不管是用火藥還是靠壓力,爆破以後都會留下痕跡。”

“就是因為冇有,所以他們才認為是自然災害。”

宋懷點點頭,

“如果真是自然災害,那證明老天爺不想我們出事,我們兩個逃出來了,那群孩子也順利逃出來了,聽說是最後一個孩子被救以後山才塌的,把那些罪犯全埋進去了。”

“嗯。”陸岩深把目前京崖山的視頻給宋懷看,“現在還能再去墓室嗎?”

宋懷搖搖頭,

“不能了,塌陷到這種地步,是進不去了,而且那個墓室應該又被埋在地下深處,不會被人發現了。”

宋懷話落問了一句,“他們去勘察,是不是冇發現墓室?”

“目前還冇發現。”

“我就說,也許是墓室的主人不想被打攪,暗中操縱。”

陸岩深問,“你相信鬼神說?”

宋懷沉默了片刻,認真說,

“去墓室的次數多了,就會發現真真假假分不清,我讀過這麼多年的書,支援無神論,但是我在有些地方也看到過很多記載……”

他說著頓了頓,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吧,還是要看自己身處何地。就像現在,肯定什麼都冇有,可是在地下墓室裡,不好說。”

陸岩深冇反駁他的話,又問,

“你覺得昨天晚上我們在墓室裡見到的那個唐寶寶,是怎麼回事?”

宋懷知道他說的是那個穿著奇裝異服的女人。

他擰著眉說,

“昨晚回來我也想了,可是我冇想明白,我之前在墓室裡見過我媽,還不是一次,而且還不是在同一個墓室裡,我覺得那是因為我想她,纔會看見她。

你能看見寶兒姐,我也不奇怪,可我也能看見她,就有點解釋不通。而且我跟你一樣,還能聽見她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