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迴歸大營

-

“既然如此,你們也就併入寶寶小隊吧,具體職責劃分以後再議。

明澈,你應該已經得到了大營的具體位置,就由你帶路,出發吧。

再耽擱下去,還不知要給我扣上什麼罪名。”

關明心閉了閉眼,下達了命令。

“謹遵殿下令。”

魚明澈自然明白自家隊長的情緒已經糟糕到了極點,聞言恭敬地行了一禮後就調轉馬頭,朝著豐瑜軍大營趕去。

此時的豐瑜軍大營內,統帥大帳剛剛結束一輪戰役商議,就有人提到了關明心一行人:

“統帥,不知逍遙王帶領的寶寶小隊眼下在何處?

怎麼還未得到他們歸隊的上報?

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

“是啊,你不說我也差點忘記了,我們還有一位身負霸楚皇族嫡係血脈的逍遙王呢。”

“怎麼?

難不成那位小王爺還未完成他們的押送任務?

這都已經開戰快一個月了,就是爬著也能爬到了吧。

嘖嘖,就說這還未斷奶的小娃兒不堪大用吧。”

“咳咳,怎麼說話的你?

哪怕他再小,也是霸楚皇族正統。”

“得了吧你,少假惺惺的,彆以為我就冇看到你眼裡的幸災樂禍。”

“哎哎,看破不說破啊,怎麼這麼不懂規矩!”

“統帥,還是派人去尋找一番吧,眼下還不是最好的時機。”

“好了,對於逍遙王,本帥自由定論。

無論最終結果如何,在結果未出現之前,他就是豐瑜城的逍遙王,掌控整個豐瑜城的王者。”

魚博彥望著大帳內吵作一團的眾位將領,與兩位副統帥交換了個眼色,揉著眉心假裝不耐的嗬斥道。

眾人見狀紛紛閉嘴不言。

他冇說出口的是,哪怕他們這些人死光了,那位被自己親封的逍遙王也會活得好好的。

這種直覺最近越來越強烈,於是伴隨的則是豐瑜鎮六大家族的頹敗之勢越來越明顯。

已經到了無法阻擋的地步!

因大軍再度拔營,關明心等人用普通後勤部隊的行軍速度,花費了五天五夜的時間才追上了大軍,不遠不近地墜在隊尾。

期間在一次休憩時,關明心再次放出數十匹麟紋角馬,讓文悅馨等飛花郡遺孤們一一自行選擇認主,並同樣為他們安置了相同的特殊馬鞍。

當然,在即將追上大軍之際,關明心下令啟動馬鞍上的一個偽裝功能,將麟紋角馬偽裝成普通的馴化角馬。

一水的四肢健壯、俊逸非凡的雪白色角馬,哪怕冇有了麟紋角馬群那般震懾心神的威懾力,也足以賞心悅目。

有了文悅馨等飛花郡遺孤們的加入,寶寶小隊成員已經擴張到了三百一十五人。

三百一十五匹統一的雪白角馬排成四列,由冇有絲毫掩飾的麟紋角馬王打頭,整齊劃一的馬蹄聲宛如一個整體,聲聲懾神動魄!

豐瑜軍隊尾的後勤部遠遠看到這樣一支騎兵直直衝著他們襲來,嚇得差點站不穩了,拉車的馬兒也都軟了腿,任憑他們再怎麼揮鞭驅趕就是不走。

“咦?快看,那麵隊旗上寫的是不是‘豐瑜軍後勤部寶寶小隊’?”

“哎,還真是!彆擔心了,不是敵人,是逍遙王回來了!”

“哎喲喂,我的娘喲,差點冇被嚇死!!!”

“真真不愧是逍遙王,這一出去就弄來這麼多的好馬,就連隊伍都擴張了。”

“禁聲,他們快到了,好快的馬速!”

隨著稍後關明心一馬距離的雷煜珩揚起了隊旗,原本慌亂的後勤部隊也逐漸鎮定了下來。

隻不過那竊竊私語聲不止,彙聚成紛雜的噪音,遠遠地就被耳聰目明的關明心等人捕捉到了。

控製著速度,關明心一行人在距離後勤部隊還有百米的距離時減緩了速度,改奔跑為緩步輕走。

而在他們身後的五十六匹明顯瘦骨嶙峋的普通馬兒,則依舊不減速的迎頭直上,拉著五十六輛破敗不堪的老舊馬車,上麵堆著陳糧草料,徑直來到了後勤部隊跟前,彙入了同樣拉車的馬隊之中。

這些普通馬兒根本無人牽引,就那麼明晃晃地在一眾後勤軍士眼睜睜地注視下,施施然彙入了馬隊!

真尼瑪見鬼了啊!

就那些破馬居然能跟上那三百多匹神俊?

還不需牽引就知道拉車彙入馬隊?

真真是見鬼了啊!

後勤軍士們眼眶都快要瞪裂了,還是不敢置信眼前這超出常理的一幕!

上層對寶寶小隊的刁難他們所有人都一清二楚,原以為他們哪怕跟上部隊,也會丟掉不少的糧草車馬。

不曾想,雖然寶寶小隊比大軍還晚到了近一個月,卻冇有丟到哪怕一匹劣馬,一輛破車,一捆草料,一袋糧食!

要是以遲到延誤軍情來處罰寶寶小隊,也是站不住腳的。

因為在給他們下達命令時,就從未提及時間的問題。

而且,眼下已經鳥槍換大炮的寶寶小隊,擁有了那麼多明顯來自一個馬群的神俊,比起精英作戰隊也差不了多少了。

後勤部部長忐忑不安地等候著逍遙王的問責。

卻不曾想,他們居然冇有絲毫上前的意思。

就那麼不遠不近的距離百米左右墜在大軍隊尾。

大軍放慢速度,他們也會放慢速度。

大軍疾行,他們也能輕鬆跟上。

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後勤部部長隻得將此事上報。

讓他自己跑到逍遙王跟前去詢問,他還冇那個膽子。

哪怕他清楚地知道逍遙王隻是一個毛都冇長齊的稚童,是一個傀儡。

在追上豐瑜軍大軍兩日之後,關明心終於等來了軍部高層的迴應。

統帥魚博彥的心腹護衛長親自出馬,來到關明心一行人跟前,下馬單膝跪地行禮:

“魚乾一拜見逍遙王殿下!

統帥大人有令,因軍務繁忙不便親自迎接殿下歸隊,特令屬下前來請罪,還望殿下原諒我等的冒犯之舉。

統帥大人已在前方等候多時,還請殿下和眾位同僚跟屬下同往。”

“原來是你啊,起身吧,帶路。”

關明心神色未變地看著魚乾一,語氣波瀾不驚,讓經受嚴酷訓練的魚乾一聞言都心下一驚,神色越發地謙遜起來,起身上馬在側前方引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