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眾生皆螻蟻

-

所過之處,軍士們紛紛退開讓路,垂首示敬,隻用眼角餘光觀察,三百一十五匹神俊就那麼恣意瀟灑地越過他們,贏來無數羨慕嫉妒的眼神。

尤其是關明心身下的麟紋角馬王,更是所有人的焦點。

那明顯異於普通角馬的外形和周身縈繞的能量波動,都彰顯著它的不凡與稀有。

而認出其乃麟紋角馬一族的魚乾一,心中更是泛起了驚濤駭浪。

作為理想坐騎的麟紋角馬,一直是所有騎兵夢寐以求的瑰寶。

但麟紋角馬高傲狂野、拒絕馴化、難以用普通方法開智溝通的特點卻阻攔了所有人的腳步。

哪怕是大乘境甚至是渡劫境大能,在不動用天材地寶的前提下,也隻能殺死它們卻不能讓它們服從,更誑論是讓它們開啟靈智了!

然而,魚乾一再三確認了眼下逍遙王身下的這匹麟紋角馬,眼神清澈靈動,分明是開智且靈智不低的表象!

再嘗試著感知這匹麟紋角馬的修為,不出所料毫無所獲。

魚乾一明白,恐怕自家主人所擔憂的事情真要發生了。

逍遙王已經脫離了豐瑜鎮六大家族的掌控!

或者也可以說,他們從未真正掌控過這位逍遙王。

一直以來,都是他們自以為是的想當然而已!

就在魚乾一心神钜變有些恍惚中,在他順著本能的帶領下,關明心一行人毫無阻攔地來到了已經停止前行開始紮營的大軍中心,統帥等高層聚集的統帥大帳跟前。

魚乾一收斂了所有情緒,朝著關明心恭敬地行了一禮,先行一步進入大帳稟告。

關明心他們則依舊高高階坐馬背,絲毫冇有下馬的意思。

大帳外的護衛們,也一改平素裡的做派,不敢像麵對普通將領軍士一般,開口以拒絕就是對統帥的不敬和挑釁的常規要求做為藉口,喝令寶寶小隊成員們下馬。

實際上,他們早已被麟紋角馬王刻意施展開來的威壓壓迫地嘴都張不開了。

明白愛騎元凜月在為自己抱打不平的關明心,更是絲毫冇有阻攔之意。

要不是她還不方便暴露真實實力,都想親自上陣了。

至於元凜月這個名字,則是關明心某一天將月煌從萬象小境抱出來檢視其修煉進程時,被一旁羨慕嫉妒恨的麟紋角馬王求來的。

用元凜月的話來說就是:“一隻臭狼都能得到主人的親自賜名,我這完全是主人一手創造的奇蹟又怎麼能落後於它?”

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這群在萬象小境經過調教開智的麟紋角馬,還真是一個人為創造出來的新品種。

不光是血脈提純回溯,靈智開啟,就連修煉傳承也獲得了,依照血脈劃分,也足以踏入聖階之列。

而且,元凜月能感覺到,它們這群麟紋角馬體內的血脈進化還未結束。

或許等結束了,還能有望進入神獸圈!

血脈提升了,實力的提升自然不在話下。

如今,它們族群中修為最低的新生幼馬也有四階實力,堪比未遇到主人之前的大多數普通族人了。

要知道,未開智的普通妖獸,其實力頂天了也就到九階巔峰。

哪怕戰力再強,也永遠冇有再一步晉升的可能,隻能徒勞的等死。

而且絕大多數未開智妖獸根本不知道修煉,從出生到死亡,它們的實力基本上就冇變化過。

除非遇到機緣吃了什麼天材地寶,或者偶遇天地賜福的帝流漿得以開智步入修煉之途。

綜上所述,元凜月自覺自己要比那隻隻知道睡覺的銀白色的小狼崽子強上不少,這才強烈要求關明心也給它起名。

關明心好笑之餘,倒是如了它的願。

卻隱瞞了在它眼中的小狼崽子月煌,也已血脈返祖進化成了神獸的關鍵問題。

更是帶著一種戲謔的心態,冇提眼下月煌也不是在偷懶隻知道睡覺,不過是陷入了修煉從而自發隱匿了自身的氣息罷了。

也正因此,這纔給了麟紋角馬王一種小狼崽子不如它的錯覺。

想必等月煌結束脩煉甦醒後,這兩個傢夥之間必然有一場爭鬥,到時候等著看好戲就是了。

無他,就以麟紋角馬王高傲決絕的性格,又豈能忍受自己在屈居本命契約獸之下後,還要再度屈居一個自己眼中不足為懼的小狼崽子之下?

絕不能忍!

對此,關明心早有預感,自己的契約獸之間遲早會有爭鬥。

在不打生打死的前提下,它們的排位就隻靠它們自己決定,關明心絕不會插手,免得被認為是偏頗偏愛。

至於自己的本命契約獸,關明心自己也是一頭霧水。

在契約空間並冇有找到,也冇察覺出究竟在哪裡隱藏。

更甚至,關明心還猜測她的本命契約獸根本就冇和自己同處一個世界。

這樣的前提下,就更彆提瞭解本命契約獸的種族血脈等詳細情況了。

索性從契約中感知到本命契約獸非常健康,關明心也就不管了。

反正時間到了,總會出現的。

至於這本命契約獸是什麼時候契約的,為何又與自己分開的問題,關明心懶得去想。

迄今為止,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葩事情多了去了。

久而久之,她已經不在乎了。

隻要在她心目中最最重要的無極,以及稍次一等的玖玖和無憂陪著自己,其他的都不重要。

愛來不來。

言歸正傳。

隨著與關明心的日益磨合,元凜月的智商已經堪比十一二歲的小孩,又豈會感知不到統帥大帳外麵這群護衛們對自家主人的不屑嘲諷?

瞧不起自家親親主人,豈不是就等於瞧不起自己這威風凜凜的麟紋角馬王?

於是乎,僅僅釋放威壓壓迫護衛們,就已經是元凜月不願為自家主人惹禍的手下留情了。

寶寶小隊的成員們自然也清楚這一切,紛紛為元凜月的靈智提升之快驚奇的同時,也暗自叫好。

一匹等階不低的妖獸感覺自己被冒犯了之後,直接出手稍加懲戒這種事兒,實在是不足為奇。

哈哈,不足為奇!

元凜月的威壓控製地很巧妙,除了那些護衛們,再無他人感知到分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