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六位父親大人

-

察覺到暗中監視的人轉移了注意力,魚博彥這才暗暗長鬆一口氣,麵上卻依舊故作氣怒不已,揮袖轉身大踏步走進了大帳內帳之中。

緊接著傳來杯盤落地的清脆聲響,更是將監視者心中最後一絲疑慮打消了。

因而,當魚博彥命令親衛兵將楊宣誠、譚毅、藍冠淳、鐵煥、月湘斐五人叫到大帳內帳中大倒“兒女都是債”的苦水時,也不曾引起監視者的注意。

反倒是讓這些人頗為厭煩地自動遮蔽了內帳內的各種聲響。

這倒不是監視者玩忽職守。

實在是自打六大家族長老會將十二名嫡係子弟送給關明心做陪讀後,魚博彥等六人就經常性聚在一起互相倒苦水。

將不敢違抗長老會的命令不得不送自家兒女進火坑,卻又私下裡報怨不止的一副疼愛子女的老父親形象表現的淋漓儘致。

這樣的舉動在孩子被送過去的幾年中,時不時來就上一出。

監視者們早就厭煩了,翻來覆去就是那麼幾句話,聽得膩味至極!

因而,隻要他們六人不脫離監視者的視野,這些監視者就會遮蔽聲響,免得自己心緒煩躁。

卻不知,魚博彥六人和關明心暗中的聯絡就是在監視者眼底下進行的。

每次都是某個伴讀因各種各樣的緣由跑到自家父親或母親跟前吵鬨一番,緊接著六位父親大人就聚首倒苦水。

一來二去,哪怕這樣的舉動再怎麼透著古怪,也都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

習慣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魚博彥作為豐瑜鎮六大家族那一輩最出眾的子弟,在當輩中有著不一般的號召力和影響力。

當初在得知伴讀名單之後,他就暗中約見了伴讀的父親們。

也不知道長老會是不是故意的,十二名伴讀每個家族各出兩名,一男一女,還都是嫡係同父同母之人。

於是乎,六位頗為負責任的父親大人聚首了。

剛開始,魚博彥並未吐露自己的打算,幾次試探之後,察覺另外五位父親大人居然和自己抱著同樣的念頭,這真真是瞌睡來了遞枕頭!

相同的經曆,相似的不滿情緒,一致的暗搓搓的念頭,讓六位父親大人成功形成了一個非常牢固的同盟。

而關明心收服十二位伴讀更是順其自然般絲滑流暢,伴讀們從不對關明心隱瞞任何事。

六位父親大人就這樣進入了她的眼中,也成了她擺脫傀儡生涯的重要一環。

“大哥,小殿下是不是已經下定決心了?”

感知到監視者們的狀態,藍冠淳麵上還是一副愁楚憤懣,嘴裡說出的話也是“真不知道在小殿下那裡是不是受委屈了”之類的抱怨之詞,但傳音給其他人的話裡卻是滿滿的激動,甚至有點小亢奮。

“是啊是啊,大哥,你就給個準話唄,一直這樣聚會我都快成精分了。”

楊宣誠的傳音裡毫不掩飾的疲憊,讓眾人心中頓時湧起一股心酸。

這麼久了,不僅是這樣的聚會要被死死地監控,就是平日裡的日常生活也不乏監視者,甚至臥房就寢也不例外!

搞得他們六人冇有了正常的夫妻生活,還不得不為了遮掩假裝與自家愛妻反目成仇,上演各種夫妻爭鬥大戲!

這樣的日子簡直冇法過了!

要不是怕長老會直接對自家妻兒下手,他們六人早就奮起反抗了。

等啊等,昨日的小殿下終於讓他們見到了希望的曙光。

好不容易等來了機會,六人昨夜都是一夜未眠,就等著天亮後的“倒苦水聚會”了。

冇讓他們失望,小殿下送來了確切的訊息!

“咱們這位未來的主公可真是手眼通天啊。

不光收服了海族和妖族的精英們,就連飛花郡的遺孤們也是服服帖帖的。

更彆提那一群分明是偽裝後的馬類妖獸了,嘖嘖!”

鐵煥晃了晃腦袋,感慨道。

“嗬,這算什麼。

你們要是知道豐瑜城內已經被一股暗勢力鑽成了篩子,任何訊息都逃不出他們的掌控,而掌控那股暗勢力的人正好就是我們的小殿下,未來的主公大人,又當如何?”

魚博彥這會兒的心情頗佳,從自家女兒那裡已經知道了一切的他終於徹底放下了心頭的巨石,大局在握……

次日,豐瑜軍派出數支精英小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通了從豐瑜城到飛花郡之間的通道,強行將沿路的土地納入手中。

於是乎,就在環月仙靈界人皇爭霸的其他陣營使用各種陰謀陽謀擴大所掌控的領地時,豐瑜城卻鳥悄地收入了一個大郡,且是聞名遐邇的飛花郡。

當然,為了不提前暴露他們的成果,飛花郡境外的陣法依舊保持著,隻有佩戴了專門煉製的禁製木牌才能暢通無阻。

魚博彥等六位父親大人聯合寶寶小隊成員將豐瑜軍內除己方以外的所有高層全部控製了,用禁奴符強行讓這些人認主,在不損失戰力的前提下,確保了訊息不外露絲毫。

之後,豐瑜軍的大本營就轉移到了飛花郡內部。

至於原來的軍營所在地,隻是偽裝後的假象,做出一副連番征戰損失慘重的樣子,任憑其他人皇爭霸陣營的各種冷嘲熱諷,就是不再前進了。

不是冇有懷疑過豐瑜城是否有了奇遇變化,但再三考慮之後,其他人皇爭霸陣營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畢竟,有資格爭奪人皇的各方勢力中,無論是明麵上的軍隊盟友、還是暗中的勢力,豐瑜城都是最差的那個。

想不明白也就不再關注,其他人皇爭霸陣營索性將豐瑜城拋在了腦後,公然昭示“人皇爭霸陣營大戰開啟”!

一時間,整個新月古域烽煙四起。

一開始他們還有所顧忌,所選的戰場都是民眾稀少的地方。

但隨著一些小勢力趁亂搶殺擄掠,所過之處哀嚎遍野,民不聊生,徹底激起了底層民眾的民憤民怨!

越來越多的民眾開始了各種反抗鬥爭,其中不乏抱著同歸於儘想法的人,一時間讓各方人皇爭霸陣營的大規模作戰損失慘重。

一來二去,各方人皇爭霸陣營也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