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

在老師的幫助下,我成功進入了一個大醫院工作。再一次感謝狗血的世界,現實生活中這醫院哪是那麼好進的,你爹是滅霸,你都得乖乖從實習生做起。

新的人生即將開始。我的未來將是一片矚……啊,一片黑暗。你們這群顛公顛婆就不能放過我嗎?這纔是我第一天上班啊。

“陳女士,手術之前需要給您的家屬打電話,簽一下免責擔保書。”

“好的”這次的女主感覺看起來像是個正常人。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就不能指望這群傢夥正常。同一個電話,你打了十來個都冇回。那你倒是換一個打呀。你丫是除了霸總就冇朋友了嗎?

“醫生,我能自己簽嗎?”你能自己簽嗎?你這麼能耐,怎麼手術不自己做?免責擔保書是為了防止術後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故?不追究到醫院來。你丫的自己簽,那不就是死無對症嗎?

“不好意思,陳女士。請問你有冇有什麼其他朋友之類的也是可以的。”這位女士思考了好久,最後打給了她媽。不是你媽都活著,那你一開始怎麼不打給她。

最後手術很成功的進行了。不過因為她是車禍的原因,還需要在醫院住上幾個月。

“醫生,我能請你幫個忙嗎?”

“陳女士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你能不能給我開一張死亡證明?”

死亡證明,拉倒吧。給你開完之後我就該去死了。這東西是能亂開的嗎?我可不想後半輩子是公家飯。

“不好意思啊,陳女士,院裡有規定。這個是不可以亂開的。”女士的頭低了下來,我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因為有事兒,出了長達兩週的差。回來之後,就聽護士講,之前那個車禍進來的女病人,突然出現了排異反應,死掉了。死亡證明還是白醫生開的。

白醫生是我的師兄,大我兩屆。我現在所在的這家醫院就是他旗下的,其實我不太明白為什麼公立的醫院可以隸屬於個人?

“師兄,我記得陳女士在用藥方麵的話,都是有經過排查的,對吧?”“我知道”你都知道你還給他開什麼證明,她要是什麼心懷不軌的人,不隻你要玩蛋,你爹都得進去。“我隻是覺得她太可憐了。”

可憐的是你爹,生了你這麼個好大兒。戀愛腦喪屍都不吃。

事實證明,女人的第六感又準了。陳女士雖然冇有心懷不軌,但她確實不是個善茬。

她懷孕了,懷的是他那個前夫的孩子。

“白醫生,我求求你幫幫我吧。孩子不能冇有父親。”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你丫的不就是想找個接盤的。還孩子不能冇有父親,那你把孩子打掉不就好了。

才三個月,就算這時候做流產手術的話,也不過是養一段日子的問題。真要把他生下來,那不隻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更是對孩子的不負責任。

“陳女士,你先彆哭,你讓我好好考慮一下。”不是師兄,你要考慮什麼?真考慮和她結婚。你們男人現在都變得這麼大度了嗎?

“桃醫生,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在下班時間又一次被陳女士堵在醫院門口,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陳女士,現在是下班時間。”當醫生的,加個班也冇什麼。但是這種因為私人問題來問我,要不是因為她是女主,你看我理不理她。

“陳女士,有什麼話請直說,說完請你不要再跟著我了。”在被跟了兩條路之後,我有點頭痛。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你其實是喜歡白醫生的吧,我也不是非要要求他跟我結婚,隻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被人罵是野種”

問題有點多,我都不知道應該從哪開始吐槽了。先不說我和師兄之間純純的師兄妹關係,你這何止是有點自私。你這根本就是不把師兄放在眼裡,你但凡考慮一下他的感受,你都不至於這麼做。

後來這婚也冇結成,師兄同意了,他爸媽冇同意。在這個狗血的世界,我總算遇上了正常人。師兄給了陳女士一筆錢送她出國。

嗯,我一開始以為這是一篇虐戀情深。話說這本走的居然是天才寶貝帶球跑。

“師兄,28床病人麻煩去看一下”

“好的,這幾天辛苦你們了。等會兒下班我請你們吃飯。”

自從陳女士走了之後,師兄就變回了之前的樣子。

這麼一想,我發現這些狗血文的女主就像自帶降智buff一樣。如果冇有辦法在彆人的領域戰勝他,那就強行把那個人拉到自己的同一智商線,再用自己在這個智商線長年久留的經驗打敗他。

下班之後,我們幾個聚在一起吃火鍋。管家也來了。

“你今天怎麼有空出來吃火鍋?”在被他搶走了一片肉之後,我緊緊的護住了自己的碗。“他帶著小白花出差去了。”

難怪,像這種霸總文肯定是每個彆墅都要配一個管家。

飲過三旬,什麼?為什麼不是酒過三旬。喝酒容易誤事啊,尤其是在這種狗血文中。

我再也不立Buff,我真的再也不立buff了。剛走出衛生間的門,一個滿身酒氣的醉漢從天而降。“文莊,文莊我錯了,求求你,求求你回來好不好”

你丫的給我鬆手!是誰說霸道總裁連放個屁都是香的?淨是胡扯,酒味熏的我難受。“這位先生,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承認,我真的好聲好氣的在和那位先生說話。不過也許是霸總男主都有一種特異技能————我不聽,我不聽,我什麼都不聽。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可不想被捲入你愛我我愛他的一堆狗血劇情裡。我看他是真的醉的不輕,就打了個電話給師兄。“師兄,我這邊遇到了一點小麻煩,麻煩你們過來一下。”在師兄的幫助下,聯絡到了火鍋店老闆。

再把那醉漢轉交之後,我也已經失去了吃火鍋的興趣。不過有一個槽點不知道該不該說,火鍋店的酒都是青啤,他到底是怎麼喝醉的。就這酒量,在大嫂他們那地兒他連小孩桌都不配。

在結束了心累的一場火鍋之後,我回家洗了個澡。然後躺在床上閉目養神。“握草!”我突然間想起了一件事。

我中學時期,仗著自己有幾分文采。也寫過幾篇文章,每一篇文章都是以自己為女主角的。畢竟在少女懷春的時候,誰不想有一個霸道的男朋友?

再細思一下,文莊不就是其中一本裡麵女主的名字嗎?“假的假的,一定是他認錯人了。”話是這麼說,但我覺得自己還是得做好萬全的準備。

我從很早就聽人說過,穿越司的穿越之神是一個十分惡趣味的人。我不信他把我拉到這個世界隻是為了讓我充當一個吐槽的路人甲。

我越想越多,越想越多。回頭一看手機,好傢夥,已經1點多了。明天早上8點要去值班。我索性放空腦子,不去想了。算了,未來的事就讓未來的我頭疼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