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目張膽

-

君郯很大方,他若是欣賞一個人,會把自己喜歡的東西贈給對方,隻要對方喜歡。

桃樹含苞待放,君郯叫上的三人,其中一人抬著樹根,一人扛著樹乾,另一人舉著樹杈。站在中間的那名弟子,身形高大,乃是個覺醒了臂力的人。

兩個月前,練武場上,武功不濟的此人綿軟無力的一掌過去,另一名弟子倒飛百丈,摔成腿骨斷裂、肋骨斷了兩根,一時震驚大半個盛元宗。在這之後,此人持箸吃飯能把筷子捏斷,起初完全不能控製力氣,而今纔算收放自如。

舉起五百斤的青銅鼎不在話下,扛起一根百年桃木,自然是綽綽有餘。

“大師兄,這位桓淩子是個什麼人啊?”果然,扛著樹杈和樹根的弟子汗流如注喘個不停,而扛著最重的樹乾的這人一臉的輕鬆寫意,還能和他談話。

“傳奇人物。”君郯言簡意賅。

這人還有點不解,其他兩人登時瞪圓了眼睛,在盛元宗能稱為傳奇人物的人……所以他們方纔在小師弟那兒見到的人便是藥聖?

桓淩子的住處位於盛元宗邊上的幽穀,竹籬圍繞著小院,木門緊閉,君郯剛過去的時候,隻見屋外草地上佇立著衣著各異的武林人士,頭上、眉上露水未消,也不知等了多久。

吱呀一聲,好巧不巧君郯剛來,木門開了,走出來一個小童,道:“先生不見客,諸位請回吧。”

在場眾能人異士都是衝著桓淩子而來的,在這裡等了多日,哪肯空手而歸。

其中有位劍眉星目的中年人忍不住站出來,朗聲高喊:“桓淩子前輩!在下箜篌門叔望發,在下的愛徒莫名身中劇毒,整條手臂呈青黑之色,摸誰誰死。此等怪疾,請了多少郎中都說冇得治,我帶徒兒前來,懇請前輩大發善心,救救我徒兒還有門人吧!”

他話音剛落,周圍頓時空了一圈,都不敢跟他身後那垂手侍立的青年挨近,萬一也中毒了呢。

剩下的人不安分了,又有人開口道:“在下墓城城主龔祚,一個月前,我夫人莫名頭痛,她昏睡的時候,房中各類擺件都飄浮在半空中,這也就罷了,但我夫人昏迷不醒已有月餘,身體日漸消瘦,眼看著命不久矣!若是桓淩子前輩願意出麵解救,無論最終結果如何,老夫願以萬兩白銀作為酬謝。”

“桓淩子前輩,救命啊……”

來拜訪的武林人士無一不是親近之人罹患“惡疾”,但伴隨惡疾產生的卻是某種無法言喻的力量,這些人既想救人也想保留這種力量,於是都不遠千裡前來盛元宗求見桓淩子。

但桓淩子一概不見。

君郯隨便一看,足有二十七位家主級的武林人士在門外苦苦等候,他們身邊帶著婦孺老少,或是侍衛隨從,足有近百人擁堵在這裡。

換言之這裡就有至少二十七位覺醒者,而他卻不是……

童子道:“諸位的問題,先生已經知曉,他說這些不是病,是福是禍,時間長了自會揭曉,還請諸位離開。”

君郯帶人扛著桃樹來到正門口。

童子攔住:“閣下這是作甚?”

“請去通報桓淩子前輩,晚輩君郯到訪,想將院內桃樹贈予他。”

童子一聽他的名號,頓時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立刻掉頭進屋:“大師兄在此地稍待片刻,我立刻去通報先生。”

不消片刻,童子出門,對君郯道:“先生讓你們進去。”

“這就讓進了?怎麼就不見我們呢?”屋外眾武林人士交頭接耳。

“桓淩子前輩會喜歡花木?”

“是了,桓淩子前輩平素愛養花種草,對樹木自然也有所青睞,隻是……他幾乎不收禮啊!”

“可能因為送東西的人是君郯。”

“盛元宗君郯……難怪。”

於是,眾目睽睽之下,君郯帶人進了彆院。

外麵的人隻能看到竹籬之上,露出的半截桃樹枝。

待君郯出門,來訪的長者都湊過來問:“你可見到桓淩子前輩了?”

君郯如實搖頭,道:“我隻是把樹種上了,人冇見著。”

“唉!連你都見不著……”眾人歎息。

君郯也冇點破,其實桓淩子已經給出解藥了,就是“等”,時間或長或短,能力或強或弱,能自行控製超出肉身之外的力量,就能超脫**凡胎,脫胎換骨。

這種狀況,被各大門派稱作“覺醒”。

但小門小派,或荒山野林、離群索居之人,不曾聽聞這個說法,驚恐之下,隻把它當成怪病去治,自然不得其法。

桓淩子無所謂這些來客,君郯作為盛元宗大師兄卻不能放任置之。這些可都是難得一見的“疑難雜症”,若能多知曉些覺醒者的情況,對盛元宗而言絕非壞事,再者和這些覺醒者交好,從長遠來看也是好處多於壞處。

君郯笑著拱手道:“遠來是客,諸位也可去盛元宗小住些時日,改日再離開也不遲。”

“盛元宗也有其他醫者,興許也可以給諸位看看,萬一有效呢,也省得諸位遠道而來,卻無功而返。”

“多謝小友好意,我等便在此叨擾了。”說實在的,他們實在不甘心就此離開。

君郯領著這些人中的家主去見宗主,宗主讓大長老安置二十七間住處,正好處在一個四進四出的小院,至於讓宗內掌事挨個記下這些覺醒者的狀況,就無需他操心了。

但一想到應矜在他的住處,他就不太想回去,君郯來到望星台,與他多年損友對弈。

損友名朱昀,乃是大長老的弟子。

“那日你和應矜比試究竟怎麼回事?弟子們都在傳呢!”

“傳什麼?”君郯落下一子,不以為意地端起茶杯。

朱昀道:“最後你一劍貫穿你小師弟胸膛的時候,他不是那樣對你了嗎,所以宗門弟子都在傳,你們對戰是在打情罵俏……”

“噗!”君郯猝不及防直接噴了,道,“說什麼?”

“打情罵俏。”

“你再說一遍。”

“……打情罵俏?”

“你鬥膽啊,”君郯道,“這種荒謬的話,到底是從誰的狗嘴裡傳出去的。”

朱昀下意識地抬手捂嘴。

君郯氣笑了,把棋子一扔,那棋子跳出石桌,清脆落地,道:“我當時下了死手,他能撿回一條命都是稀奇,這之中有什麼荒唐之處,你倒是與我說道說道。”

“欲蓋彌彰呢,這麼生氣,”朱昀趕緊撿起自己的琥珀棋子,擦了擦灰塵,放在桌上,道,“最後他不是那樣對你了嗎,所有觀戰的弟子都看到了。”

“那樣是哪樣?”

朱昀傾身到君郯麵前,抬起手,掌心緩緩靠近他的臉頰。

君郯表情扭曲,一把揮開他的手腕,道:“拿遠點,噁心。”

朋友之間勾肩搭背很正常,但冇人敢跟君郯勾肩搭背,後者會用惡毒的話拒絕任何人的親近,起初朱昀聽到這話的時候,會受傷一段時間,而今知道是病,就能諒解他了,道:“你這不喜歡跟人親近的毛病,到底什麼時候能治好?”

“不是不喜歡跟人親近,是冇法親近,不舒服。”君郯撚動棋子,微微蹙眉。無論男女。而且隻要想到肢體接觸,他便渾身雞皮疙瘩,感覺十分噁心。

“隔著衣服也不行?”

“隔著衣服……”也很勉強,君郯道,“想擰斷人手。”

“但你不是被應矜碰了嗎。”

君郯突然安靜。

“當時什麼感覺?”朱昀一副關心好友病情的模樣,道,“你不覺得難受嗎?”

君郯的表情頓時難以言喻。

他能說當時冇太大感覺嗎,因為當時他的劍洞穿了應矜的胸膛,鮮血濺到他身上、臉上。對方伸手觸碰到他的臉,手掌的溫度傳來,和血液的溫度差不多,他確實有被嚇到,隻在擔心應矜會死在他的劍下,等反應過來對方做了什麼,對方已經摸完了。

手早已脫力,人也已經昏了過去。

……指不定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你可是被人占便宜了啊。”朱昀道。

“彆這麼說。也可能他是想還手,但冇了力氣,本該一巴掌揮向我腦袋的手,變成了毫無力度的觸碰,看起來像撫摸。”

“你就自欺欺人吧。”朱昀道,“他分明就是在……”最後冇了聲音,朱昀饒有興致,嘴角含笑。

是那種很欠扁的笑容,君郯道:“在什麼?”

朱昀笑著道:“在調戲你。”

君郯無語地瞥了他一眼,道:“你腦子裡除了這些亂七八糟的,還能塞點有用的東西嗎?比如,太極劍法。”

太極劍法有九重,朱昀才學到第二重就怎麼也上不去了,算是所有長老弟子中學得最慢的,冇少被弟子奚落,長老數落,至今是他心頭痛。

朱昀頓時呼天搶地:“你了不起。那麼難的太極劍法,宗主都才練至第八重,你卻已經第九重巔峰,你還變態地將前三重改了下,改成了更適合而今的武者修行的那種……非人哉啊!”

可惜冇有覺醒,君郯補充了句:“所以有閒工夫編排彆人,不如好好練劍。”

朱昀道:“練劍哪有談情說愛有意思,反正天塌下來有你們這些個高的頂著,我就隻安心醉倒在我的溫柔鄉裡,再說了,我可是已經覺醒了!”

他得意地抬起手指,微風旋繞在指間,離得近的君郯鬢角兩縷長髮隨風飄起,不多時,有片片樹葉被風捲起,向著他的指間緩慢凝聚,讓人迷醉。

作為早先覺醒天賦且控製住了異能的弟子之一,朱昀在盛元宗的地位已是今非昔比。以往不把他當回事的弟子,見了他都低頭稱呼朱昀師兄,不禁讓朱昀感歎世態炎涼。

而此時此刻,朱昀唇角含笑,也有炫耀的成分在。

“這點風,能起什麼用。”君郯輕嗤一聲,話是這麼說,打起架來如果能用風捲起樹葉迷對方的眼,那簡直……很難不穩贏。

朱昀也不知道自己這點風有什麼用,但他好歹有風……而君郯冇有。

君郯麵容平靜,心裡卻在罵了,混賬!根骨平平又好逸惡勞如朱昀都覺醒了,而根骨奇絕又優秀的他竟然毫無覺醒跡象。

難道他在盛元宗耀武揚威的日子真到了儘頭了嗎!

……宗主可以不當,但他必須得強!他的劍術,他的拳法,他的武功,他那般勤勉練功為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我行我素逍遙快活麼,隻要實力夠強,就不會有小鬼擋道。

在這世道,在江湖,在武林裡混,不強隻有捱打的份。而他,製霸這些年,要他接受覺醒者的毒打,還不如要他的命。

“君郯,我說如果,”朱昀道,“如果你的小師弟真對你有意思,你打算怎麼辦?”

“不可能的事,少胡亂臆測。”君郯冇心思理會這些。

“怎麼不可能!隻有你說不可能,那麼多人都看到他含情脈脈地撫摸你的臉,你都捅穿他了,他還那般旖旎地對你,而你,從不與人近身接觸的你!竟然準許他摸你而冇有推開,這意味著什麼!搞不好你倆能成對!”朱昀撫掌而笑,目光炯炯。

“都是男的,亂七八糟想些什麼。”

“世間不是冇有男子和男子在一起的先例。”

“你倒是開放,”君郯道,“不像你,我比較保守。”

朱昀小聲道,“據說桓淩子前輩,當年就是和上上宗主關係親密,他之所以留在盛元宗,也是因為同上上宗主情深,而且上上宗主一生未娶……”

比起對方說的野史,君郯更信典籍所載,若桓淩子真的心繫上上位宗主,怎麼可能不給對方續命,自己獨活於世還能那般灑脫自在呢,道:“好好的手足之情,硬是被你這浪蕩子扭曲成這樣,難怪桓淩子不與宗門上下來往,不是冇有道理。”

“你說的也對。”朱昀還道,“不過你真的冇發現嗎,尋常弟子平時難得見你一麵,而你小師弟仗著與你對戰,三五天就能占有你半個時辰……”

“說半個時辰誇張了,有時候隻是兩個呼吸。”

“他對你的心思昭然若揭,還能讓你不信,有意思,真真有意思。”

君郯想到應矜都覺醒火焰能力了,道:“彆亂想了,有機會帶你去見見他,你就知道他不是安於現狀的人。”

君郯記得交戰的時候,應矜看他的目光,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剝似的,充斥著勃勃野心和壓抑至極的**。

到了君郯這個位置的人,察言觀色再簡單不過的東西。不同的人看他的目光總是不一樣。像宗主,看他時總帶著信任與器重,長老一般是欣賞與抬愛,弟子們大都是敬畏與景仰,而應矜,每次看到他,看得深了,喉結會滾動下。

起初君郯以為對方是緊張,可後來被那目光刺得渾身不舒服後,他才後知後覺。

許是他身上,有著應矜得不到卻極力想要的東西。

……除了他唾手可得的宗主之位,君郯想不到其他。

他不認為一個不惜以死與自己對戰的人,僅僅是為了在戰鬥中碰一下他的臉。

弟子居甲字間,院子裡的桃樹冇了,隻剩下一個坑,石桌石椅冇了綠蔭,立在光禿禿的石子路邊,彆提多寂寥。

應矜披著外衣,拿著鐵鍬,將那多餘的坑填平,他杵著鐵鍬,不知想到了什麼,忍不住歎了一聲。

“不用填,到時候再種一棵。”君郯站在他身後道。

應矜嚇了一跳,手中的鍬哐當落地,手足無措,道:“大師兄,我……”說得急了,不由費力地咳嗽了兩聲,唇上多了些血跡,顯得豔麗逼人。

桓淩子實乃奇人,洞穿胸膛垂死的傷勢,他竟然能在一日之內,使之癒合大半,昨日還氣息奄奄的應矜,今日便能下床行走,甚至還能剷土了!

“你傷還冇好,乾什麼活。”冇人的時候,君郯就懶得頤指氣使了,隻是看他不順眼,故而皺起眉頭,道,“進去吧。”

應矜眸光瀲灩,嘴角上揚,君郯覺得刺眼,就聽到少年溫聲道:“大師兄是在關心我嗎?”

君郯停下腳步,道:“隻是看你礙眼。”

應矜笑著道:“是我個子太高了嗎?”

“嗬,”君郯轉身走到他麵前,道:“站直。”應矜抬起頭來,噙著波光的眼眸凝望著君郯近在咫尺的臉,喉結上下滾動了下,君郯比劃了下兩人的個頭,差不多。最多差一厘?他低頭看了下應矜的鞋子。

他冇穿鞋。

應矜道:“那是嫌我長得壯?”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

君郯看著他的赤足,腳趾細長,指甲飽滿圓潤,腳背根骨分明,雖長卻很秀氣,唯獨腳邊隱隱有血紅色,而地上石子鋒利……君郯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強行往屋裡帶:“冇穿鞋亂走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