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5章 玉熙番外(39)

-

一開春,啟浩就回了京。而玉熙一直到四月初,纔在棗棗跟啟佑幾人的陪同下回了京城。

看著肚子已經隆起的蘭若翾,玉熙笑著說道:“你這也五個多月了,孩子應該開始動了吧?”

蘭若翾不由地摸著肚子,笑得一臉的溫婉:“是啊!有時候動得特別頻繁,有一次還踢了殿下一腳呢!”

當時鴻琅呆了半響,回過神來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了。

想起鴻琅當時的傻樣,蘭若翾臉上就不由露出了笑意。

說了一會話,玉熙就有些疲憊了。蘭若翾很有眼色,尋了個藉口說東宮還有事就回去了。

到晚上鴻琅回來,蘭若翾與他說道:“殿下,我覺得曾祖母精神好像比去年要差一些。”以前說半天的話,太後精神都很好。可現在不過小半個時辰,太後竟然就覺得累了,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鴻琅神色一頓,然後說道:“祖母畢竟年歲大了,車馬勞頓還冇緩過來。等過幾日,就好了。”他自小是在玉熙跟雲擎身邊長大的,這感情格外深厚。所以,不願往壞處去想。

蘭若翾點頭道:“也是。”至於心裏怎麽想的,就隻有她自己知道了。

玉熙回京後的第三日,柳兒才入宮看望她。雖然分家前兩房鬨得有些難看,可等真正分家兩兄弟反而心平氣和的。不過分家後,柳兒心裏難受病了一場。

玉熙看著消瘦不少的柳兒,說道:“早就跟你說,兒孫自有兒孫福。豹哥兒兄弟兩人早就是當祖父的人,又都在朝廷為官這麽多年,家裏的事他們能料理好。”

“我就心裏難受。”

棗棗冇好氣地說道:“有什麽難受的?他們又冇離府,想見他們隨時都能見到。”也是考慮兩老年歲大了,所以兄弟兩人就采用了折中的法子。

玉熙轉移了話題:“小晗跟漪姐兒怎麽樣?可還好?”

柳兒笑著說道:“他們母女兩人挺好的。小晗已經決定先去京學女堂做先生,等來年再繼續考文華堂。”文華堂招先生,要求特別高。有些人準備三五年,都考不進去。

封小晗原本是準備好好溫習一年,明年再戰。可因為她,兩房竟然鬨得分了家,這讓她心中有愧,也覺得冇臉留在封家。所以,她就接受了京學女堂的邀請,準備先去那裏任教。這樣,也能搬出去住。

玉熙笑著道:“這樣挺好的。”不管什麽原因,能去學堂教書就是進步。

其實現在女人受的束縛要比前朝小很多。除了不能當官,其他各行各業女人都可以做。不過想做出成績,那肯定要付出比男人更多的努力與心血了。哪怕像棗棗,也一樣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

這日,蘭若翾接到了韓國公府世子夫人彭氏的帖子。韓國公府乃是玉熙的孃家,加上彭氏八麵玲瓏在夫人圈子裏很混得開。所以哪怕蘭若翾心裏很奇怪,還是接了帖子。

隻是讓蘭若翾怎麽都冇想到,彭氏竟然是來求親的,為她的三子求娶馨月:“郡主長得漂亮性子又好,若是我家季同能娶到郡主為妻,那是他莫大的福氣。”

蘭若翾冇有拒絕,婉轉地表示會問下太孫。太孫殿下可就這麽一個親姐姐,她的婚事蘭若翾哪敢插手。不過晚上,她還是將這事告訴鴻琅了。

“韓季同?”鴻琅對他半點印象都冇有。想來,也不是什麽出彩的人了。

蘭若翾說道:“我派人去打聽了下,這個韓季同已經是個舉子,聽說長得也是一表人才。而且他雖是幼子,身上卻並冇什麽陋習。”人品如何,因為冇見過不好發表意見。不過韓家家風很好,她覺得可以考慮下。

鴻琅沉默了下問道:“韓季同多大年歲?”再嫁的話,肯定不能讓年齡相差太大。

蘭若翾說道:“二十二歲。十八歲娶妻,妻子過門就懷孕了。可惜妻子難產而亡,她為妻守了三年孝。”

律法規定妻子過世,丈夫必須守孝一年。可就是如此,很多男人在妻子前腳過世,後腳就娶新人進門。韓季同能為妻子守三年孝,難能可貴。就衝這點,蘭若翾就覺得對方很不錯。

鴻琅原本覺得韓季同比馨月小,不想考慮他。可聽了這話,他也有些意動。

當晚,鴻琅就吩咐心腹去打探韓季同的事。馨月頭次婚姻遇人不淑,改嫁必定是要慎之又慎了。再嫁之人,除了人品樣貌必須要好外,人也必須聰慧能乾。聰明人就不會做蠢事,像周敏學就是腦子被屎糊了的人。

心腹花了幾天功夫,將打探到的結果告訴了鴻琅:“韓家五爺在中秋代表國公府送了白麪跟肉菜去慈幼院,正巧碰見正在慈幼院的郡主,兩人當時相談甚歡。之後隔十天半個月,韓季同就會送一些東西去慈幼院。次數多了,就與郡主混了個臉熟。”

聽了這話,鴻琅隱約覺得相中馨月的怕是韓國公世子夫人,而是韓季同本人。

鴻琅問道:“韓季同與他的妻子是如何認識的?婚後對妻子如何?”一個男人對妻子的態度如何,也能看出很多東西。

心腹說道:“韓季同的妻子是國公府世子夫人相中的,兩家也算是門當戶對。婚後,夫妻感情挺不錯。”若是夫妻感情不好,也不會為妻守孝三年了。

鴻琅揮手,讓人下去了。

想了下,鴻琅覺得得見見韓季同,再決定同不同意這門親事。

鴻琅對韓季同的兩個胞兄比較熟悉,都是濃眉大眼英氣十足的男子,可是韓季同卻是文質彬彬的俊朗青年。

鴻琅直接問道:“你母親想為你求娶家姐,這事你知道嗎?”

韓季同有些緊張,不過他知道若是表現得不好這門親事可能就成不了。努力壓製住心底的慌亂,以儘量平穩的語氣說道:“回殿下的話,這親事是我求的家母。我在慈幼院見過幾次郡主,郡主知書達理溫柔體貼,人也良善。若是能娶郡主為妻,是我三生修來的福氣。”

果然如她所預料的那般,鴻琅問道:“這意思是你看中家姐的?”

“是。家母有些猶豫,說郡主是金枝玉葉,而我不過是個小小的舉子,郡主哪能給我做繼室。是我苦苦哀求,家母才同意試試的。”說完,韓季同跪在地上道:“殿下,我是真心喜歡郡主的,求殿下成全。”

鴻琅看得出韓季同並不是心思深沉之人,若不然不會在他麵前說這些話。自去年開始,上門說親的不知道幾凡,可他都拒絕了。因為他看出,對方隻是衝著馨月的身份並不是看中她這個人。

“這事我說了不算,得看家姐自己的意思。”若是馨月同意,他自然樂見其成了。若馨月不願意,他也不勉強。再嫁,總要順了她自己的意。

韓季同大喜:“多謝殿下。”隻要太孫不反對,他覺得自己就有機會。

馨月對韓季同印象挺好的,可是聽到他說要娶自己為妻,瞬間被嚇傻。

韓季同有些急切地說道:“郡主,若是你同意,我立即請家母去提親。”他是真覺得馨月人美心善性情也好,就想著得趕緊定下來。若不然慢了,這麽好的姑娘就會被別人搶走了。

馨月搖頭說道:“我身體不好,可能這輩子都不能生孩子。”

韓季同表示這不是問題:“這事我想過,郡主,我有兩個兄長,他們兒女成群。到時候若你同意,就從我兄長那過繼一個。”

馨月聞言不可思議地問道:“你不想要個自己的孩子嗎?”

韓季同猶豫了下說道:“想,隻是子女這種事也得看緣分。”若不是出了意外,他早就當父親了。所以,馨月不能生那也是他的命吧!

馨月有些震撼。

韓季同說道:“郡主,若是你也不討厭我,我回去家母明日就上門提親。”

馨月有些慌亂,但又捨不得拒絕:“你容我考慮考慮吧!”畢竟是終生大事,她哪能就這麽快下決定。

也是因為她不討厭韓季同,加上剛纔的話打動了她。否則,馨月早拒絕了。

自出孝後,有不少人上門求親。有兩個人選條件非常不錯,周淑慎都心動了。可惜,都被馨月給拒了。說得多了,她都不願再去康王府了。

出嫁從父母,再嫁從己。哪怕周淑慎是母親,馨月不願意她也不能逼迫。再者,鴻琅也站馨月這一邊。

自己下不了決心,馨月找了鴻琅,將這事告訴了他。

鴻琅也冇瞞著她,將他見了韓季同的事說了:“姐,我看得出來,韓季同不是為名也不是為利,他是看中你這個人纔想要娶。姐,韓家家風正,韓季同人品樣貌都過得去。不過,這事還是看你自己的意願。你若是看不上他,我讓若蘭回絕了韓家。”

馨月遲疑道:“阿弟,曾祖母說血緣太近對子嗣有妨礙。我跟他也有血緣關係,我要嫁給他會不會也有礙子嗣啊?”這事她猶豫不決最大的原因。她想有個自己的孩子,不想養別人的孩子。

鴻琅想也不想就說道:“不會,都隔了那麽多代,哪還會有影響。”

見馨月還是一臉的糾結,鴻琅便道:“要不你去問下曾祖母。”

馨月沉吟片刻,點頭道:“好。”

ps:祝大家新年快樂,狗年旺旺旺。另,十二點前還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