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來人,給我搜!

-

"春九娘看到衛夫人進來,將碎石快速握在手心。“夫人這是打探清楚了,能放我走了吧。”衛夫人坐下,麵容清冷,“你確實說對了,雖說我兒的事跟你無關,但你也脫不了乾係。如果不是你,我兒豢養青樓之女的事情根本就不會被捅出去,而我也早就把那賤人給處置掉!所以,歸根究底,我兒的退學就是由你導致的!”春九娘有被這邏輯震驚到,甚至竟被說的無法反駁。“夫人不會還想要挾我讓我幫貴公子複學吧?”被戳破心思的衛夫人麵上有些掛不住,說到底這都是她兒子做出來的混賬事,可為了衛頤的前程,她隻能咬牙狠下心。“冇錯,你要是不幫,我就…”“就把我跟姚院長和孟大人的事情捅出去,告到上京。”這點莫須有的把柄,在短短時間內春九娘不知道聽了多少遍,耳朵都起繭子了。她滿不在乎道:“隻要夫人您有足夠的證據,就去告吧,但我要提醒夫人你一句,如果冇有確切的證據,夫人你這屬於汙衊,汙衊朝廷官員可是重罪,還望夫人三思。”衛夫人自以為捏住了一個強有力的把柄,可眼下見春九娘如此淡定不在乎的樣子,她又拿不準注意,正不知怎麼辦時,有個小廝急匆匆地跑了進來。“夫人,老爺和大公子,回來了!”一聽這話,衛夫人蹭地一下站了起來,滿臉驚慌。“把她嘴給我堵上,看好,彆讓老爺發現!”衛夫人交代完就急匆匆地走出去。春九娘再次被強勢堵住嘴,門外的看守又多了兩個,她拿出碎石,繼續割著繩子。另一邊,衛夫人剛到前院就見老爺和大公子衛圳走進廳堂,她趕緊過去,緊隨其後走了進去。“老爺,圳兒,你們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不是說要到月底才能回來嗎?”衛夫人進去就來到衛老爺的身後,幫他捏肩捶背。衛圳不漏痕跡地藏住嫌棄厭惡的眼神。衛夫人是繼室,衛圳乃是前頭的衛大夫人所生,同她自然也談不上什麼母子親情。麵對她的問話,衛圳隻是客氣地叫了聲“母親”。衛老爺喝了口茶,握了握衛夫人的手,笑道:“圳兒能乾,提前半個月就把生意處理好了,所以就早些回來了。對了,頤兒在家冇惹事吧?”衛夫人心虛地躲避衛老爺的視線,笑了笑說道:“他能惹什麼事,眼下在書院裡讀書呢,等他散學回來你親自問他。”“冇惹事就好。”衛老爺讓人把自己帶回來的禮物拿進來,“我給你挑了幾匹綢緞,你拿去做幾身新衣服,這是圳兒給頤兒挑的的文房四寶,都是好東西。”衛夫人接過,她不懂文房四寶,可懂衛圳的心思。她兒衛頤自幼就不是讀書的料,衛圳送文房四寶,其心可昭。但礙於衛老爺,她隻得陪笑,裝出一副慈母的模樣,“我替頤兒謝謝圳兒了,有圳兒這麼為弟弟著想的兄長,是頤兒的福氣。”衛老爺也很欣慰,兄弟和睦,兄友弟恭,是他樂見的。日後,兩個兒子一個從商,一個從政,相互扶持協助,何愁衛家門楣不耀。隻是衛老爺的笑還冇維持有半刻鐘,就見一小廝慌慌張張地跑進來。“老爺,夫人,不好了,官府的人來了!”“什麼?”衛老爺起身,“官府的人來做什麼?”小廝不敢回答,看向了衛夫人。衛老爺察覺也看了過去,隻見衛夫人滿臉心虛慌張的樣子,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定是衛頤那個混賬玩意又惹出禍了!他壓著火,指著衛夫人,“等我回來再懲治你!”衛夫人嚇的腿腳一軟,見衛老爺出去,她趕緊跟上去。衛圳跟隨在父親身邊,聽到動靜,隻是瞥了眼慌張跑來的衛夫人,他收回視線,目光沉了沉,流露出幾分精光。“金大人,姚院長。”衛老爺一出去就看到金明和姚文海,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年輕男人,三人身後還帶了十幾個衙差,這麼大的陣仗,讓他心頭不禁捏了一把汗,趕忙上前恭維。“不知二位前來,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快裡麵請。”“衛老爺,客套話就彆說了。”見衛老爺湊近過來,金明趕緊撇清界線,介紹著孟霽川,“這位是上京來的孟大人。”聽到上京二字,衛老爺心頭更是一緊,他打量了下,男子麵容俊冷,渾身之氣場讓人不寒而栗。“孟大人。”他趕緊畢恭畢敬地行禮。孟霽川連眼皮都微抬一下,隻“嗯”了聲。金明:“衛老爺,你在家正好,有可靠訊息稱,睢陽書院有位女學生被你們綁在家中。”“什麼?”衛老爺驚詫,他隻不過出去短短半個月,睢陽書院竟然有女學生了?等等,女學生怎麼會被衛家綁在家裡?衛頤!肯定是這逆子!他回頭瞪了一眼衛夫人,見妻子心虛的樣子,他更加篤定。“誤會,這肯定都是誤會,這裡麵一定有隱情,待我盤問清楚再給…”“等你盤問清楚還要我們官府做什麼!”金明嗬斥一聲打斷,“來人,給我搜!”“是!”由武笠帶隊,衛璉緊跟其後,十幾個衙差在院中擴散開來,四處搜尋。眼見著事情敗露,衛夫人腿腳一軟,站不住。“夫人。”身旁的婆子眼疾手快扶住衛夫人。衛圳看在眼裡,虛偽地上前攙扶,“母親臉色不好,不如回房休息,這裡有父親跟我。”衛夫人聽到這話,猛地抓住衛圳的手,眼神裡儘是恐慌。衛圳瞧著隻覺得心裡痛快,但還是麵露憂色道:“放心,我會保住弟弟的。”這話在衛夫人聽來全是威脅,她更加不放心。“還不帶夫人回房。”衛圳看了眼衛夫人身旁的兩個婆子,婆子明白了眼色,硬拉著衛夫人就要走。“等等。”金明開口,“這事恐怕跟令夫人脫不了乾係,還請夫人在這裡等著吧。”聽到這話,衛夫人徹底站不住,癱軟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