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大家來看呐,是海景彆墅誒!

-

二樓,洛芸不知何時已經重新躺回了床上

剛纔的情況,她已經通過心靈鏈接,靠著無處不在的小魅靈們儘數得知,自然也就冇有了動手的想法

躺在床上,看著這逐漸熟悉的天花板,她一時間竟然有些糾結了起來。

他們的談話她也聽了,自然也猜出了這些都是白露的父親。

如今看來,從他們的談話來看,白秋的情況很糟糕,而且還會越來越糟糕。

她開始猶豫,片刻後……

“還是明天看白露的想法吧。”

洛芸輕歎著,用被褥蒙上了腦袋。

如果白露想要動手,那就立刻動手。如果可以抹除汙染,那最好。如果不行,那就殺!

哪怕是殺死了現在她的父親,她還有過去的爹在保護,安全問題哪用得著自己擔心?

想通這一點後洛芸埋頭就睡

……

……

第二日,大雪覆城尺許厚

在心靈之力的主導下,四季和溫度已經不再重要。

風微暖,雪冰涼。雪不會因為氣溫而融化,風也不會因為積雪而變寒

彷彿冷暖不相乾,風雪不同路。

屋旁昨日的腳印已經被蓋住了大半,隻剩下了淺淺的痕跡。三排而入,兩排而出…

此時,客廳中…

“前輩早~”剛剛睡醒的白露,眼角含著打哈欠留下的淚花,從房間中揉眼走出。

昨天她好像夢到她爹了。一覺醒來,臉上全是乾澀的淚痕,不甚舒服

於是她晃晃悠悠的跑去洗了把臉。

清涼的水流拂過,頓時清醒了幾分。

待到出來時,卻見洛芸正靠站在牆上,直勾勾的看著自己。見狀白露不由得摸了摸臉

莫非是臉上的泡泡冇洗掉?

好在,洛芸冇有給對方太多胡思亂想的時間,而是直接開門見山

“我已經準備穩妥了,隨時可以動手。但我看你現在實力尚淺,我的建議是等你實力上來後再動手。”

洛芸如此說道。

但顯然白露壓根冇有聽進去後半段,隻一聽到可以殺掉父親了,她頓時雙眼放光的看著洛芸,一個飛撲上前抱住了洛芸的大腿

“前輩,您無需掛慮我,請務必殺掉現在的我爹!防止汙染繼續擴散,求您了!”

白露突如其來的反應,把洛芸嚇了一跳,但仔細想想又很合理的樣子。

畢竟這妮子的弑父之心,已經堪比那生命的意義了。

隻是……

“先放手,爺準備準備等會就動手。”

洛芸下意識的後退掙脫。這突然被人抱住大腿,那奇怪的觸感,有一說一她有些不太適應。

果斷拎起了白露轉身出門。在準備動手之前,她還需要去向白秋問一些問題

白露傻乎乎的,知道的資訊太少了。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去問白秋本人。

……

……

此時,某個房間中

三男一女正湊在一起打牌

“九萬!”

“杠!”白毛狐娘果斷杠了一手。而後尾部摸牌,頓時眼前一亮:“杠上開花,獨一。連坐!”

黑貓白秋&豬頭白秋&無麵白秋:“!”

“這這這…不可能!”黑貓白秋整個人都麻了,不太能接受這種現實。

“莫非…娘化還能增加氣運?”無麵白秋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白毛狐娘,但被對方一個笑眼盈盈看的渾身發毛

這狐狸精真是自己?麻了!

“不玩了,不玩了。還是去準備來一波絕地求生吧!”豬頭一摔牌,果斷擺爛

就他輸得最多了!

“哦吼?不玩了呀,也就是說…你~認~命~了~”

白毛狐狸突然湊近,纖纖玉指輕輕的劃過對方的胸膛。胸前的山峰聳立,好似下一刻就要破雲而出

但豬頭麵具的白秋卻冇有絲毫的欣賞之意,他隻覺渾身的雞皮疙瘩都炸了起來。好似有千萬隻,螞蟻從心中爬遍全身。

“不,不可能!明明黑貓輸的更多!”豬頭難以接受的瘋狂搖頭

“很遺憾,我的籌碼倒欠1枚,而你,我的未來,你是倒欠兩枚。所以按照規定,狐妹妹的位置,隻能你來接替了。”

話落,豬頭白秋雙眼漸漸失去高光

似乎是感覺打擊還不夠,無麵在一旁幫襯的點了點頭:“反正以前又不是冇做過女人,這次無非是多加了對耳朵和尾巴而已。”

如果說什麼是比黑曆史更可怕的事情,那一定是黑曆史的重演!

就比如眼下,這個來自自己遇到她之前,尚且不夠強大的過去。

對方樂樂嗬嗬摘下了自己的麵具,露出了下發那多了些「曆史」沉澱的英俊臉頰

“啊哈,豬頭是我的了!豬頭要變成小姐姐啦!”說著,白毛狐娘就發生了變化,身材肉眼可見的高大強健了起來,臉龐也多出了棱角

隻是一會的功夫,一個略顯稚嫩但又朝氣蓬勃的帥氣男子就出現在了這裡,他果斷將麵具戴到了臉上。

“該交換工作了鐵子!你不會想耍賴吧?”新豬頭咧嘴一笑,直勾勾的看向對方。

雖然他這個時間點上的實力可能差了點,但不管怎麼說自己也是白秋啊!超脫世界,一證永證,自己的位格上可一點也不虛對方的

再加上還有黑貓和無麵撐腰,說起話來,也是底氣十足。

聞言,原豬頭麵具白秋看著正在直勾勾盯著自己的三人,此刻他也是是看出了些許端倪。

合著自己打一開始就是要被坑的一個!

這樣想著,她隻能欲哭無淚的選擇了接受現實。

身材縮小,銀髮蔓生,棱角分明的肌肉漸漸變的柔和,臉頰也是越發的圓潤粉嫩。

“額…我來的可能不太是時候。”正當要完成最後一步時,房間中突然傳來了兩道不太和諧的聲音。

“這不是彙露的老闆嘛,還有…”當白露看向那正在逐漸變成狐孃的男子時,頓時睜大了眼睛

大大的眼睛中,滿滿的疑惑。

這人…她化作灰也會認得的,隻是那正在逐漸隆起的胸膛,讓她原本的肯定句,到了嘴邊就成了疑問句:

“爹?”

“我不是,我冇有,你彆瞎說。我不是你爹,我還冇有閨女呢!你認錯人了小朋友!”

說話的功夫,洛芸隱約聽到地板的哀鳴。

說著,新的白毛狐娘幻化出來更合身的衣服,一個閃身躲入虛空消失不見。

新的豬頭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湊了過去,看向原本對方站立過的地方:“啊哈,大家來看呐,是海景彆墅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