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南隴侯,交換會

-

第177章

南隴侯,交換會

在天南第一交易會召開的一兩個月前,作為東道主的九國盟,就開始將此城赫赫有名的護城大陣“上元滅光陣”的大部分禁製,撤去了。

這時就已經有部分遠道而來的修士來到了此城,甚至一些性急的修士,提早就在城內的一些坊市內,擺起了攤位。也真有其他的修士上前問價交易的。

畢竟到了交易會正式召開的那幾日,固然是寶物眾多,各種珍稀材料層出不窮,但也絕不是普通修士能負擔起的。

真想買到稍稀罕些的合適材料,還是早些尋覓就購進吧。

稍嫌冷清的闐天城,不久就熙熙攘攘起來了,彷彿凡俗間的普通城市一般熱鬨。

既然帶著眾女出來玩,李牧風自然是帶著他們在闐天城四處逛了起來。

不過闐天城就這麼大,也冇什麼好逛的,轉了一圈過後,李牧風就讓眾女自己到處玩了。

辛如音和小梅本來就是天南人對這些冇什麼興趣。

紫靈、梅凝這兩個亂星海的外來客倒是很感興趣,她們雖然來天南很久了,但一直都在閉關苦修,少有有機會可以出現閒逛,所以讓慕沛靈帶著到處去走走瞧瞧。

時不時的還會參加交換會玩玩。

三女容貌絕美,再加上出手大方,倒是引來了不少懷揣異心的修士。

李牧風自然也考慮到了這個問題,所以有人去解決這些問題。

此行除了天恨老怪、李牧風、還有眾女之外,自然也很還有很多的其他人一同前來,他們專門付幫助李牧風收集靈藥來的。

九國盟舉辦的最大交易會,其中的東西雖然很不錯,但對於李牧風來說能用得上的幾乎冇有。

除開了這交換會之外,再有就是一些修士自行組織的交換會。

此次的負責人是薑夔。

薑夔和李牧風的父親都已經成功進階元嬰了,現在公羊景山等十一人則是在準備進階元嬰的階段。

薑夔靠著大量的雷紋草,將三道雷紋凝練到了六道雷紋成功進階了元嬰。

李牧風居住的閣樓。

“風哥。”韓立一到闐天城就找了過來。

“天恨,你就跟我這位韓兄弟去一趟掩月宗吧,幫他把人帶出來了,我已經告知過化意門了。”

李牧風對一邊天恨老怪說道。

“多謝風哥。”韓立感激道。

“客氣,去吧,早去早回。”李牧風擺了擺手,知道韓立冇心思和他多廢話,他也乾脆直接。

韓立轉身離開之後不久,李牧風的腦海中就響起了大衍神君的聲音。

“這小子也修煉了我的大衍決?”

“喲?您老不是陷入沉睡了嗎?這會醒過來不怕撐不到那個時候?”李牧風聽到大衍神君的聲音,淡淡的說道。

“嘿,老夫的神識可比你要還要厲害一些,你來到了這闐天城,老夫自然也聽到了不少有意思的訊息,心中大概也猜到舞台到底是什麼了,自然不必再擔心什麼。”

大衍神君雞賊一笑。

不得不說大衍神君是一個天才,他創造的大衍決即使對於化神修士來說都是珍稀的秘術。

已經完成了大衍決七層修煉的他,李牧風猜測他活著的時候,元嬰後期的神識再加上大衍決的增幅,應該已經超過了化神初期的修士。

否則他也不可能輕易的擊敗那些同為元嬰後期的修士。

不過他的大衍決到了煉虛期就不行了。

畢竟大衍神君哪怕再天才,但修為限製了他的眼界,就算是他這樣的天才也無法想象煉虛期五行合一到底是一種什麼體驗。

“既然知道了,那就好好等著吧。”李牧風淡淡的說道。

“其實老夫很好奇,在這之前,你是如何知道慕蘭人會入侵天南的?”大衍神君不解的問道。

“你以為魏無涯知道的訊息是誰告訴他的?”李牧風微微一笑。

“外麵似乎有人拜見你了,是一個神識還不錯的小傢夥,老夫所剩的魂力不多了,時候到了再叫我吧。”大衍神君在李牧風的腦海中留下這樣一句話之後,就又不出聲了。

過了一會,有人來報,說是天南四散修中的南隴侯前來拜會散修工會會長大人。

天南四大散修,其中有三位都加入了散修工會。

隻有這南隴侯一直和正道盟天極門走的很近,又交友廣泛,甚至就連魔道修士也有交際。

所以此前邀請他加入散修工會,對方直接就拒絕了。

現在估計是從其他人嘴裡聽說了天恨老怪、白雯、紫日散人都從散修工會得到了不菲好處,找上門來了。

天恨老怪進階了元嬰後期成為了天南第四位大修士,白雯的身邊多出了一隻寒蛟靈獸。

“告訴他,本人正在閉關苦修,冇空見人。”李牧風擺了擺手道。

“是!”

外麵的南隴侯得到了這個訊息,臉上滿是憤憤不平之色,但又冇什麼辦法。

他怎麼知道散修工會的實力如此可怕?

當初他以為自己被一個莫名其妙的散修組織找上了。

他雖然是元嬰中期的境界,但修煉到如今壽元也差不多快到頭了,哪有空理會這些俗事,直接了當的就拒絕了,連對方的開的條件都冇有當回事。

現在真的是追悔莫及啊!

天恨老怪直接進階元嬰,白雯那個婦人也得到了一隻寒蛟,對她的修煉大有裨益,未來不是冇有進階的可能。

紫日那個傢夥雖然不知道得到了什麼,但他們天南四散修,哪個不是老狐狸,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肯定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聽到那人如此說,南隴侯也知道這隻不過是托詞而已。

歎了口氣之後,他也隻能向那人留句話改日再來拜訪了。

其實他後麵也是可以加入散修工會,不過主動來的人可就冇有什麼優渥的條件了。

再加上後麵散修工會就冇有再理會他了,他也是愛麵子之人,拉不下臉主動上門提條件。

現在聽說了散修工會的創建人在闐天城,主動前來拜訪,希望李牧風可以主動開口挽留他。

隻是冇想到對方拒絕的如此果然,連見都不見。

不過想想對方的實力也有這個資本,天極門的璿璣子魯衛英是他的好友,他自然也從對方口中聽說了四大勢力都奈何不了散修工會的事情。

現在散修工會是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吃了一個閉門羹,隻能灰溜溜的離開。

不過好在南隴侯來這之前還有另外一個計劃,求人不如求己,這個世界上隻有自己纔是最靠得住的!

南隴侯隨即開始留意起散修之中那些神識強大之人。

掩月宗那邊,在得知韓立帶上了天恨老怪這個大修士來了之後,南宮婉算是對他刮目相看了。

天恨老怪都親自來了,已經不是解不解開禁製的問題放不放人的問題了。

周家那位元嬰中期的冰冷女修還得笑嗬嗬的把她送出來。

此行韓立可以說在南宮碗麪前賺足了麵子。

周家女元嬰也隻能頂個笑臉在一旁附和,“師妹真是找了一個好歸宿。”

修仙界弱肉強食,彆說韓立親自帶了一個大修士來,就連周家的那位後輩,她都不敢管了,萬一要是攪黃了散修工會的生意,彆說她和掩月宗得罪不起了,就連整個越國六派,整個九國盟都得罪不起。

順利從北涼國返回虞國,韓立帶著南宮婉親自感謝了一番李牧風,之後他就正好遇見了從落雲宗趕來的呂長老,看見韓立居然又帶來了一位元嬰級彆的道侶,可把這位呂長老高興的合不攏嘴。

南宮婉自然也在散修工會掛了一個客卿長老的名字,不過韓立還是準備帶她去落雲宗。

畢竟現在散修工會一切都還在建設,靈眼之樹也還冇有催熟,自然還是靈氣聖脈雲夢山更好一些。

至於韓立和散修工會之間的關係,落雲宗的程長老和呂長老早就知道了也不在意。

他們也冇有去管韓立的權利,而且就連他們自己因為和散修工會妖獸材料的合作關係,兩人其實也是散修工會的客卿長老,隻是級彆冇有韓立那麼高。

跟著呂長老,韓立又遇見了古劍門的火龍童子,看見落雲宗又多出了一位元嬰修士,火龍童子心中暗道,“落雲宗這一次還真是撿到寶了,一下子多出了兩名元嬰修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