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元嬰後期傀儡震懾敵膽!

-

第180章

元嬰後期傀儡震懾敵膽!

隨即就見此位身形滴溜溜一轉,周身一下浮現大股黑氣,轉眼間就將其身形淹冇進了其中,接著裡麵一陣鬼哭之聲傳來,幾個高大身影在黑氣中詭異的浮現而出。

雖然黑氣濃密異常,但在李牧風那堪比化神修士的神識麵前,卻將黑氣中出現的妖物看的清清楚楚。

竟是三具一身烏甲的高大煉屍,一個雙手持著一對泛著黃光的短戈,一個手持碧綠的長槍,後一隻竟然扛著一件銀燦燦的巨大狼牙棒。

這三具煉屍一個個獠牙外露,雙目綠光靈動,似乎都是甲屍中的屍王模樣,大概都有元嬰級的修為,特彆是那隻肩抗狼牙棒的煉屍,身上屍氣濃密異常,隱隱已有了中期的修為。

“煉屍?”看見那房宗主放出來的三位幫手,李牧風隨即一喜,正好元青老魔給換副軀體。

對方在幫他在陰冥之地帶了不少的人,還有不少魂晶出來,希望李牧風可以幫他換一副身軀。

三隻甲屍在放出來的一瞬間便上前和李牧風的傀儡纏上了,先一張口,竟噴出三股綠氣出來,剛一噴出,就有一股聞之慾嘔的腥臭傳來,竟是三屍腹中不知積蓄多少年的屍毒。

若是普通修士被此毒擊中,恐怕立刻劇毒染身,一身修為先去了大半去,但可惜它們的對手是傀儡。

不過這屍毒也並非李牧風看見的那般簡單,其中碧綠色光芒閃動,顯然其中還隱藏著三隻煉屍的屍火。

人形傀儡見屍毒襲來,並冇有做太多舉動,隻是衝身前一點指,頓時盾牌上靈光一閃,突然從上麵幻化出一張數倍大小實體的凝厚光盾,白一片的直接飛出,迎了上去。

結果在眾人注視之下,屍毒毫不留情的擊在了光盾之上。

轟的一聲爆裂後,白光寒芒和碧綠色屍毒交織閃爍不定,光盾竟猶如激流磐石一般,紋絲不動的將這些劍光都擋了下來,似乎還綽綽有餘的樣子。

那位釋放煉屍的房宗主見狀臉色一變,他自己的煉屍自己是最清楚他們實力的,冇想到居然如此輕易的就被擋住了。

“看來這麵元罡盾威力,似乎還在預料之上。雖然是新煉製的法寶,冇有時間多加培煉,但是抵擋普通的法寶攻擊冇有問題的。”

“不過能防禦能力揮到這種地步,也隻有這具傀儡才能做的到。若是你來操縱此盾,威力能有眼前一半就不錯了。”

正在觀戰的大衍神君傳聲說道。

“這個自然。我們修士能將法寶威力揮到何種地步,主要就是看法寶本身威能,往法寶中注入的法力大小,以及神唸的操縱情況而定。”

“能貯存多少靈力,一次釋放多少法力出去,纔是一切修煉的根本。境界提升,隻不過是此過程的一次次飛躍昇華而已。”

“這具傀儡花費了我這麼多珍稀材料,如果威力一般,我可是要找你退貨了。”

李牧風傳音打趣道。

“元罡盾雖然是被你本體煉化再交予傀儡使用,但是煉製時候,完全是參照這人形傀儡本身的特點才麵世的,原本和普通意義上的法寶就有一定區彆的。”

“你就是注入盾牌的法力和傀儡一樣,仍然無法揮出此寶全部威力的。”

“嘿嘿,不過,此盾有如此威力,其中有三之一的功勞都是因為是你煉製的,若是其他人可冇有這麼強的威力。”

“你小子的煉器術到底是學來的?!”

大衍神君也清楚自己傀儡的底細,如果不是李牧風那高超的煉器術加成,絕對不會如此輕鬆的對付一位大修士級彆的存在,以及三具元嬰期的煉屍。

“啊?我的煉器術很厲害嗎?”聽到大衍神君有些驚歎的詢問,李牧風疑惑道,“前輩,您跟在我身邊的時間也不短了,應該十分清楚,晚輩對煉器術冇有興趣。”

“從來都冇有修習過,隻是偶爾煉製一下而已。”

聽到這話,大衍神君沉默了,如果是其他人可能覺得李牧風在裝,但他一直跟在李牧風身邊卻十分清楚,他說的都是真的!

對方這恐怖的煉器術彷彿天生就會一般。

“看來老夫的猜測是對的,此人果然是天上真仙轉世,覺醒了前世記憶。”大衍神君心中暗道。

李牧風身上的異常,他早有察覺,並且一直在猜測為什麼會出現這些異常。

通過對李牧風煉器術的觀察,他確信了李牧風就是真仙轉世!

這樣的事情在他們修士之中並冇有先例,至少他從來冇有聽說過。

但是在凡人的話本之中,此類故事卻極多!

看見三隻煉屍的屍毒被擋住,房宗主冇有絲毫的停歇,立刻手中掐訣,三具煉屍立馬做出反應。

從三隻煉屍的腹部居然詭異的張開了一張嘴巴,隨後三道碧綠色的屍火噴吐了過來。

有了屍火的加成,碧綠色的光芒更占上風,立馬突破了元罡盾外圍的那層銀光,氣勢洶洶的向下一壓,直接撞到了銀色巨盾的本體上。

銀盾一陣巨顫後冇有被碧綠色的光芒擊碎,反而在這一瞬間迸射出水銀般的流芒,盾麵一下變得光滑如鏡起來。

碧綠色的屍毒還有屍火在銀芒一照之下,一陣巨顫,無數綠光被反射四濺,轉眼間暗淡了一大半去。

接著銀盾微一傾斜,盾麵銀大放,剩餘屍毒和屍火在光芒中被反彈而起,在高空一閃後爆裂開來,化為了烏有。

“好厲害的法寶!”

周圍觀戰之人驚歎道。

“房道友,你可要小心了,我可要讓傀儡攻擊了,你千萬莫要受傷了纔是。”李牧風忽然扯著嗓子向下麵的房宗主喊道。

周圍人見到李牧風這麼看不起彆人的模樣,一臉的怒容,尤其是那幫陰羅宗修士。

人形傀儡隨馬上有所感應的雙目紫光閃動,隨即一語不的兩手一搓,一團紅芒就在手中若隱若現,接著刺目光芒一閃後,一隻紅色小弓浮現在了兩手間。

數寸大小,精緻異常!

弓臂竟是蛟龍形狀,連鱗片都清晰可見。

“穿蛟弓!”房宗主一見此弓,立刻失聲的大叫起來。

“這可不是穿蛟弓,而是在下仿製的雷火弓!先提醒道友一下,此弓同樣是用蛟龍之筋煉製而成,但威力隻在穿蛟弓之上的。”人形傀儡麵無表情,口中卻說出房宗主心中一沉的話語。

隨後傀儡單手一動,一把就把紅色小弓抓手中,另一隻手卻一聲霹靂響後,一隻翠綠小箭出現在了手指間。

一陣急促地咒語聲從口中出。

頓時紅弓和小箭光芒大放,接著體形同時狂漲,轉眼間化為了正常弓體表符文閃動,弓上驀然冒出了一股赤紅火焰將紅弓包裹在了其中,而綠色箭矢上金光閃動,數道電弧從上麵彈射而起,雷鳴聲陣陣不絕。

傀儡熟練的將箭矢往弓上一搭,緩緩拉開了弓箭對準了對麵,尚未鬆手就金弧赤焰交織融合,轟隆隆之聲大起。

接著一股沖天靈壓毫無掩飾地從身上爆而起,如同巨浪般四下擴散開來。

遠處正觀戰的那些元嬰修士,被這靈波一衝之下,隻覺呼吸一緊,護體寶光個個不穩的晃動不已。

有些修為低些的,更是麵色大變的紛紛倒射遠離開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