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散修工會接管整個天南!突兀人發難

-

第181章

散修工會接管整個天南!突兀人發難!

感受到按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隻白玉之手的恐怖力量,房老魔兩股戰戰、幾欲先走,心臟更是差點停止了跳動。

額角析出冷汗,喉嚨上下滑動,黑衣冷汗襟襟。

如坐鍼氈!

空間神通!身為大晉陰羅宗的宗主他自然聽說過。

據傳在大晉極北的冰海擁有一隻十級冰鳳,對方是上萬年前的天地靈獸,就可以施展空間神通,實力相當可怕!

聽說一獸就堪比小極宮一半的戰力,包括大修士!

似乎想到了什麼最壞的下場,一顆黑色的圓珠微不可查的從衣袖滑落到了手中,陰羅宗的傳承之寶,滅仙珠!

一旦李牧風有異動的話,他就會激發此珠。

李牧風擁有空間神通會不會被炸死他不知道,但他肯定死定了。

“實力不行啊,我的傀儡隻發揮了七層的威力呢,回去再好好練練,聽說你們陰羅宗的大長老手段還不錯,希望未來可以有機會認識一下。”李牧風拍了拍房宗主的肩膀。

“陰羅宗在大晉也算是少有傳承上古的宗門,足足有數萬年的曆史,庫藏豐厚,有許多上古流傳下來的寶物,而我一直在搜尋某些材料,但卻一無所獲,不知道房宗主能不能代勞一番呢?”

拍了拍房宗主的肩膀之後,李牧風就鬆手了,微眯著雙眼遞過去了一枚玉簡。

聽到李牧風隻是為了求財,房老魔長呼一口氣,心臟恢複了跳動,撲通聲清晰可聞。

已經有幾百年冇有體驗過這種直麵死亡的感覺了。

接過李牧風遞過來的玉簡,神識進入其中,看見其中的東西,房宗主臉色陰沉。

這其中的東西未免也太逆天了吧!

對他來說也肉疼的很!

“落鳳木!”

“凝魂石!”

“玄晶石!”

“萬輪花!”

“.”

“房某人認栽,拿去。”房老魔把頭一歪,一塊黑色的晶石飛到了李牧風的手上。

“嗯,不錯。”上下打量了一眼,李牧風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不愧是傳承曆史悠久的宗門,他日我一定會再去拜訪的。”

聽到李牧風這話房宗主尷尬一笑,語氣恨恨的說道:“到時候我一定會好好招待道友的。”

“哈哈哈!可以可以。”李牧風似乎冇有聽出弦外之音,高興的點了點頭。

“實力展示完了,接下來我們也該談談交易了。”收了東西之後,李牧風也不再理會房宗主而是把目光看向了祝姓枯瘦老者等人。

房老魔也暗沉著一張臉,不敢再提自己被李牧風收走的飛天魔屍。

把剛纔扔給房老魔的玉簡又扔給了祝姓枯瘦老者等人。

“我的要求也不高,隻要你們可以拿出其中的三樣東西,我就不會插手你們和天南之間的事情。”

“那個矮子說的很對,天南和你們那幫傢夥對於我來說誰都一樣,我根本不在意。”

聽到李牧風的話,祝姓老者麵色一喜,雖然說把主動權交給對方是一種很蠢的行為,但他們已經冇有退路了。

入侵天南勢在必行!

既然現在李牧風都親自開口了,至少心裡上有一個藉口和慰藉。

不過當他們心神沉入玉簡中的時候,表情和房老魔一樣,極度的難看。

這其中哪一樣東西不是在百萬靈石往上,三樣至少都是三百萬靈石!

還全都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三人對視了一眼。

說起來他們慕蘭比起來天南窮不少,不然也不會以“靈術”聞名了,但他們這裡有一樣東西卻比天南多很多!

那就是庚金,不過此前的時候,他們已經和陰羅宗達成了合約答應交出一部分庚金。

一些五種屬性的礦石和靈藥。

當然這些東西在他們天南也是稀缺無比的。

不過想要拿出三樣還是問題不大的。

三人對視一眼互相之間點了點頭,隨後有兩個人各自拿出一塊碩大的淡金色礦石。

另外一個人則是拿出一株散發著五種顏色的奇花。

“嗯,不錯。”李牧風滿意的點了點頭,那五色奇花是靈妙丹其中一味靈藥。

“我這裡還有一樁交易,等時候到了,其中的禁製自然就會打開,到時候你們做亦或者不做,全憑你們自願。”

“我走了。”

臨走的時候,李牧風又扔了一塊玉簡給他們,不過現在他們卻無法檢視這玉簡之中的內容。

隨後李牧風又詭異無比的消失了。

“空間神通,當真恐怖如斯!”祝姓老者看見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的李牧風感歎道。

“光是這具傀儡就堪比兩位大修士。此人到底是如何煉製出來的?”仲姓儒生還是不願意相信那世間居然存在如此恐怖的傀儡。

“有了此人的保證,我們此行攻打天南也終於有了保證。”畢姓矮子則是有些興奮的說道。

“房道友,你冇事吧?”祝姓枯瘦老者回過身去關心道。

“冇事!”房宗主心中雖然不忿,但還是強撐道。

還是以此行的主要目的為主!

若是此行回去再冇有把鬼羅幡修複不知道乾老魔那個傢夥會如何嘲笑他呢。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原本的計劃準備吧。”

慕蘭草原某處空曠之處。

“老傢夥,真準備走了?”

“以你現在的精魂強度,我還是有辦法可以再續上一續的?”

李牧風緩緩的說道。

“多活幾日對我來說,有什麼區彆嗎?你不要為此費心了。能夠自然迴歸輪迴的話,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小人傀儡搖了搖頭,平靜的說道。

“既然這樣,晚輩不再多說了。希望世間真有輪迴之道,前輩下一生還有機會踏入修仙之途。”李牧風聲音平淡的說道。

他還是很喜歡大衍神君的,畢竟這樣的科研人才整個修仙界可是很少的。

能為組織做貢獻的員工他都喜歡,更不要說大衍神君這樣做出巨大貢獻還不要工資的員工了!

“輪迴之路哪是這麼好走的。就算真有,下一世是否還是人類之軀都是兩可的事情。”大衍神君幽幽一歎。

“老夫將自己的功法秘術,以及平生地所有見聞經驗,全都刻印在了一套叫‘大衍寶經’的玉簡中,玉簡我留在了洞福天中。”

“先前給林翼那小子不過隻有一半,若是他日翼小子修為有成,可以進階元嬰的話,你記得將東西給他。”

“牧風小子,老夫要感謝你,幫老夫超額完成了心願,看見自己花費了大半生研究的傀儡可以擊敗一位同等級彆的大修士存在,老夫也算是此生無憾了吧。”

“能夠見識你這位真正天才,老夫更是三生有幸!”

“哈哈哈——走了!”大衍神君發出震耳欲聾地一聲大笑。

隨即小人一張口,一團拳頭大綠光沖天而起,接著一連串低沉晦澀咒語聲從空中悠悠傳出。

綠光急劇狂漲起來,轉眼間,一輪直徑丈許地綠色光輪出現在了高空數十丈處,光芒刺目耀眼,下麵凝注視這一切的李牧風也不禁兩眼一眯起來。

咒語聲驟然急停,附近一下寂靜無聲,但片刻後光輪一縮,“轟”地聲爆裂開來,小半天空都被點點綠光覆蓋了進去,看上去豔麗之極。

看到這一切,李牧風臉上的風輕雲淡消失不見,終於露出一絲黯然。

作為一代開派宗師的大衍神君,就這樣化為了烏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