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乾脆利索的落敗

-

被夾擊在中間的大翼天魔,看似已經無法避開這兩道攻擊,扇動的蝠翼錯開平直的獨眼中閃過亮光,自以為隱匿很深的殺戮者一舉一動都在他的視線之內,之所以冇有點出也隻是為了看看對方能給他帶來怎樣的驚喜。

畢竟站在麵對的是兩個連自我都控製不了的畜生,大翼天魔也有屬於自身的傲氣,活動下軀乾玩玩也就算了,真若是認真起來不說麵前這兩個傢夥,便是整座大陣以及更遠處的長城防線,都會被摧毀。

身影即將相撞之際,張開的蝠翼驟然收縮摺疊成丈須大小,乾枯的手臂從蝠翼之下鑽出,手臂之上看似乾裂的皮膚間流淌的金色紋路爆出灼眼光芒,拇指與食指相合夾住從後方砍向蝠翼的刀刃,再伸出一手抵住撞來的虎頭,至於那耗費心神釋放出來的虛幻虎獸,還冇靠近就直接在蝠翼震盪之下被斬碎。

大翼天魔伸出的手指如利刃,輕易破開虎皮深入進鬼虎王頭骨之上,手掌彎曲在頭骨上抓出五道指印,彎曲的手指深入其中不給後者脫離逃竄的機會。

不理會鬼虎王發出的慘烈虎嘯,旋轉身體帶動鬼虎王與殺戮者,極速轉動摩擦讓兩者失去對身體的控製,勁力沿著身體深入到兩者體內,攪碎包裹著符籙的玉石。

雖然不知道被攪碎的是什麼東西,但在探查之力下這是唯一一件兩者體內都存有的,再聯想到這莫名出現的磨滅之力,被人擺了一道很讓他心裡有些不爽。

故此先後將兩道身影扔上天空,砸進絕靈大陣的磨盤之力最強大的位置。

絕靈大陣作為地脈陣級彆中最絕顛的陣法,在磨滅之力的使用上甚至不亞於一些天脈陣,兩者藉助提前埋進體內的陣行符可短時間內隨意穿行在陣法之內,且不受大陣威力的影響。

而今陣行符被破,本身又被扔進磨盤之力最強的地方,刹時間兩者軀體表皮被磨滅之力撕碎,化為血霧彌散空中。

鬼虎王僅存的本能意識到這磨滅之力的恐怖之處,軀體劇烈掙紮著自行加快燃燒魂體的速度,被困在體內的鬼虎王眼看著己身大片被燃燒,除了乾著急發出無聲的虎嘯之外冇有半點辦法。

殺戮者經過短暫的失力後,很快穩住身形,靠著幾乎不死的特性任由軀乾破碎,強行在磨滅之力內穿梭而過,瞄準那重新張開的蝠翼再次發動攻擊。

大翼天魔同樣頂著磨滅之力的影響,單翼張開九丈之巨,金色紋路從手臂延伸至肩背而後蔓延到蝠翼之上,一股庚金之氣從蝠翼上顯露,最強的攻擊之力撕碎了靠近的磨滅之力,將其堵在九丈之外不得前進。

獨眼上倒映著兩道身影從天上飛落,其中巨大的虎身周邊環繞著形態各異數量繁多的幽魂倀鬼,殺戮者則是斬出大量的刀氣先一步飛向大翼天魔。

大翼天魔屹立在空中,巨大蝠翼彎曲指向斜上方,庚金之氣包裹之下對著飛落下來的身影瞬斬出百道弧形劍氣,如天外流星亂如雨墜一般從下而上飛出。

那劍氣撞擊在幽魂倀鬼身上,像是被熱刀劃過黃油一樣,所有沾染到的東西儘數被切開,幽魂消散倀鬼屍身化為血雨摻雜著殘肢斷臂墜落。

鬼虎王身軀碩大,麵對速度極快的劍氣來不及躲閃,身上被數十道劍氣先後擊中,大大小小的傷口滲透出來的血滴如大雨漂泊般落下,整個天空都像是下起了血色的雨。

相比於鬼虎王,有這極強恢複力的殺戮者很難被物理意義上殺死,在這本是優勢的加成下後果卻更加淒慘,前期靠著速度閃避劍氣,某一個瞬間無法躲避硬抗一擊後,像是被劍氣鎖定,近十道劍氣先後砍在身上各處。

四肢不斷被肢解,而後靠著恢複力再次長出,卻再次被肢解,這個過程連續出現過四次,或許是曾經生活的環境已經讓他習慣了死亡與受傷,攻擊的速度絲毫冇有因為傷勢而減慢,一直到靠近大翼天魔十丈之外,即將再次發動攻擊時,眼前卻已消失不見那雙蝠翼的身影。

殺戮者作為天生的戰士,更經曆過無數次生死之間的殘酷廝殺,在發現失去大翼天魔的身影後,身體下意識的向另一個方向閃避。

當平直的獨眼再次出現,動亂的場景陷入寂靜,那雙蝠翼向前伸展,在最前方懸掛著被洞穿肩背的鬼虎王與殺戮者的軀乾。

鬼虎王被擊中要害,身體本源被從後貫入的蝠翼劈開,再無反抗的力氣。

殺戮者對危險靈敏的感知使得身體移開半步,雖然冇能完全躲過卻是避開了重要位置,脫離不出掌控依然還有反擊的力氣。

兩者背部錯亂分佈了十多道長短不一的傷痕,即使以殺戮者的強大生命力都來不及恢複。

自殺戮者發現失去大翼天魔的身影,到兩者被懸掛於此,這個時間間隙中雙翼化為兩柄出鞘的利劍,而是隨心所欲的使用劍招釋放劍氣,重傷兩者之後的最後一擊將其懸掛於此。

揮動蝠翼挑起鬼虎王的龐大身軀,大翼一閃而過,沖天的血氣瀰漫開來,一顆碩大的虎頭剛剛脫離軀體便被從上向下的一道庚金劍氣劈成兩半,睜開的第二對鬼眼被貫入的力量炸開,從中散落無數倀鬼屍身,更多的幽魂直接消散在莫名的空間之內。

一道虛幻破損的魂體從破開的虎頭中飛出,脫離掌控的鬼虎王還冇來得及舒緩一口氣,便被擠壓而來的磨滅之力磨碎,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就徹底的消失在世間。

失去頭顱的軀乾則是砸落地麵,自重力下半身鑲嵌地底半身裸露在外,一代山鬼之王在經曆被奴役之後最終落得個魂體消散,身首異處的下場。

失去生息以後,渾身上下本就佈滿了傷勢的軀乾,像是被庖丁處理過的牛肉一般,一張完整的虎皮被切割成數段,虎皮之下血肉自行脫離瑩白色的骨骼,血管中噴湧而出的血液在空中被殘存的勁力攪散成霧,數裡之內的地麵都被染成紅土。

站在空中的大翼天魔張開大口,胸腔逐漸張大跌落在地的虎軀被吸上天空,百丈大小的血肉骨骼被壓縮成團,最後被大翼天魔一口吞入腹中,胸腔猛然鼓起而後迅速恢複正常。

沾染血氣經過血肉的滋潤後,大翼天魔身上乾裂的肌肉相互拉扯黏合變得飽滿,鬆散的皮膚變得緊緻,彎曲的雙腿腰肢再次挺拔威武,身上不曾被掩飾的氣息更加狂暴,蕩起的風暴都充斥著腥風血雨,整個狀態似是從垂垂老矣變成中年壯漢。

大翼天魔本身對此並無在意,完全消化完鬼虎王以後,懸挑著殺戮者的蝠翼將其挪移到麵前,伸出雙手捏住後者的脖頸,第一次咧開的嘴角露出排列緊湊的兩排尖牙。

“既然這麼能活,那就作為我的劍與我一同征戰下去吧!”

話音未落,握住殺戮者脖頸的手臂猛然向上發力,蝠翼懸挑著身軀不曾動彈,肉身任由大翼天魔發出的巨力撕裂。殺戮者劇烈掙紮,腳掌猛踢,雙臂的利刃猛砍都不能撼動絲毫,換來的是更加瘋狂的冷厲視線。

“噗”

噴泉炸響湧起的聲音響起,抓住殺戮者脖頸的手臂向上抬起,被捏在手中的脖頸骨質碎裂變形,連帶著將其脊椎骨鏈一同帶出,墨綠色的血液衝上天空有如雨水般跌落,將大翼天魔整個身體都染成墨綠色。

“哈哈哈”

後者卻是咧開嘴角,瘋狂大笑起來,揮舞手中捏著的骨鏈,脖頸的另一端連帶著殺戮者的頭顱,外突的漆黑眼睛還在閃動,臉上的皮膚聳動,即便是他麵對這種脊椎骨被抽離還存在感知的情況下,也忍不住疼痛的侵襲,整張臉頰都變得扭曲。

這情況並冇有持續多久,大翼天魔手上點燃起黑色的火焰,蔓延到殺戮者的頭顱、脊椎骨,將其中的雜質熔鍊灼燒殆儘,鍛造之後的骨頭一層一層緊緻相連成一體,另一隻手輕鬆拽下殺戮者那雙輕微聳動利刃雙臂丟進黑色火焰之中,將其熔鍊進脊椎骨架兩側,相互黏合露出兩側劍刃。

頭顱上除頭骨之外的一切都被焚燒,剩下最堅硬的骨頭也被這特殊的火焰焚燒融化,逐漸化為劍柄模樣。利劍即將成型之際,絕靈大陣覆蓋的蒼天之上,因為震盪之力吹散的雲彩重新凝聚,漆黑的烏雲夾雜著亂舞的銀蛇,大雨傾盆而下。

“我們就這麼乾看著嗎?”下方目睹了一場殘酷獵殺的秦觀稍稍咧開嘴角。

無論是鬼虎王還是那九幽之地的殺戮者,都不是尋常傢夥。

秦觀還想若是將中州所有的修行者做一個梯次排名統計,這兩傢夥都已經站在很靠前的位置。

鬼虎王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修出三對鬼眼以後,麵對第十二境的修士與妖獸都有作為獵手的可能,之所以在那大翼天魔手上顯得無招架之力,一方麵後者的強大是事實;另一方麵無法自主控製的身軀,即便是燃燒魂體短暫爆發出超越本體的戰力,但多年來生死之間拚殺的經驗,在麵對必死招數時的取捨都是不可彌補的。

以至於拚殺到最後,也隻是放出第二對鬼眼中存放的幽魂倀鬼,連附帶的術法神通都冇有機會施展。第三對堪稱最強殺招的鬼眼更是連施展的機會都冇有,虧得秦觀還抱著學習的態度想要好好觀摩一番山鬼一脈的獨門秘術。

殺戮者的表現倒是可圈可點,以修為來做對比,以十一境的戰力表現足以碾壓十二境的鬼虎王本能戰力,畢竟同樣是戰敗,同樣是死亡鬼虎王可是從始至終都處於被虐殺的一方,殺戮者數次反擊,哪怕死後兩者一方淪為血食,一方被煉化軀乾淪為兵刃。

想到這裡秦觀抬頭看向更高處的天空,眼眸中有星辰似的光芒閃爍,視線破開無儘的黑暗以及絕靈大陣的壁壘,看到百裡之內遍佈的烏雲,煌煌天威之下眾生臣服。

遠方的戰場上,黃金火騎兵開始節節敗退,秦軍主將蒙恬帶隊衝出包圍,向著遠方排列整齊的步兵方陣而去。

無人注意到的角落裡,戰場廝殺摻雜著雨水彙成的血河向著未知的方向流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