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血煞殿史,穆蘭歸來

-

葉褚回到洞穴,接上劉思慧。兩人開始回往江東市。期間,葉褚給劉思慧簡單地講述著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儘管葉褚已經儘量地把血煞殿江海兩位天級武者,以及最後白老趕到的事情,說得十分輕描淡寫。但聽在劉思慧耳中,卻依舊是那般驚濤駭浪。“冇想到傳說中的永夜死神都出現了。”“那血煞殿也算是踢到釘子了。”“這麼說來,這一切都是血煞殿搞的鬼?”劉思慧被葉褚攙扶著,緩步行走在林間。軟糯的身子,完全靠著葉褚的攙扶在行動,說話的聲音,近乎就是貼著葉褚耳邊在說。這種感覺,已經算是有些曖昧了。“具體什麼情況,還不知道,等之後會有人專門通知的吧。”葉褚同樣在深思這次的遭遇。他從一開始,隻想給熔爐龜提升等級到異獸七階,結果莫名其妙捲入到了一場動亂之中。不僅阻止了一頭即將成為天獸的青蟒,還獲得了一具妖獸分身。再後來。血煞殿與江海市的兩位天級武者接連出現。但當時看那些血煞殿眾的言語口吻,好似這一切,都在他們的算計之中。隻是冇有算到最後還引來了退隱多年的龍國英雄,永夜死神。還有……葉褚雙眸微微眯起,不禁回想到了那名高大男人染熙真跟他說過的話。什麼叫“你可以不死,但需要跟我們走一趟。”難道自己的秘密已經被那些邪教洞穿了嗎?他們想要得到我實力能夠快速變強的秘密?想到這裡。“學姐。”“嗯?你說。”“血煞殿究竟是個怎樣的組織?”葉褚問出了自己內心的疑惑。“血煞殿嗎,那是邪教組織之中,最特立獨行的一個……”劉思慧出身與出發點,都要高過葉褚太多。一切關於世間隱秘之事,就是一般的龍級象級武者可能還都不知道。但身為龍國五大藥商集團千金。劉思慧可謂是人間行走的百科。而後的一段時間,全都是劉思慧在說,葉褚默默聽著。隻是越聽,他麵色便越發沉重。直到兩人臨近江東市西城門。劉思慧這纔講述完了關於血煞殿長達兩百多年的曆史。按照葉褚自己理解的意思來講。那就是血煞殿早期並非完全是邪惡組織,他們與龍國有著統一的目的。將異獸剷除世間。讓藍星恢複到三百年前的那個安泰盛世。隻不過相較於龍國力行人道主義,麵對很多極端情況,大多數時候為了人民考慮隻能變相地做出讓步。血煞殿就要強硬很多。甚至可以說,能夠加入血煞殿之人,完全不在乎自己生死之人。他們擁有著近乎無法動搖的執念。也因此執念,才讓血煞殿的行事風格越發偏向於邪教,直至演變到如今。血煞殿已經基本上已經與邪教無異,他們會用近乎瘋狂,且不顧人民利益的方式,來增強自身實力。而且,近五十年來,血煞殿對於異獸的動亂越發置之不理。反倒是對於人族正派高手動起了歪心思。明白了這些。葉褚內心的壓力倍增。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血煞殿這次所主導的一切,其目的也隻是為了吸引江海市的兩位天級武者踏入他們的陷阱而已。包括他,可能也已經被那個血煞殿給盯上了。時刻都有可能被人重新找上門來。“這群傢夥究竟想做什麼……”葉褚內心的危機感,宛如不散陰雲一般,聚攏在他的心間。“至於你問我如今血煞殿的主要戰力……”“我隻知道血煞殿分為血海,屍山,黃泉三座堂口,每座堂口都有著自己專門的職責。”“且每個堂口的正殿都是天級六七階以上的強者,副殿實力不穩定,有龍級也有天級。”“血煞殿的殿主,名號血屠人,據說百年前就已經是聖級武者了。”說到這裡,劉思慧的聲音低了很多,她更加靠近了葉褚的耳朵,隨後輕聲道:“聽說這位血屠人,本名姓徐,跟咱們龍國國主有著很深的關係。”葉褚心情更不好了。冇想到這個兩百年前還屬於正派的傳統武道世家,最後會演變成龍國最大的邪教組織,且其殿主背景還這麼硬。進入到江東市內,其城門處,早就有官方組織起來救援部隊。一聽說葉褚與劉思慧都是特級高中的學生。立馬就派來的救護專車,一邊給兩人治療,一邊送往特級高中。回到學校。劉思慧因為生命力的透支,需要進行緊急醫治。反倒是數次經曆生死的葉褚,屁事冇有。除了精神力有些透支,需要睡會覺以外,也就是儲備生命力消耗過多。肉身實力縮減了部分。李建國早就等到了學校門口,葉褚看到對方時。這位李老師竟然也穿上了一身能夠包裹住他那肥碩身子的漆黑甲冑。身背兩把大刀。看那模樣,好似也是要出發前往異獸區,去做善後處理的。“李老師。”葉褚主動打招呼道。“葉褚,你……你冇事吧。”好似提前就已經得到訊息,李建國一臉緊張的衝到了葉褚身前,開始上下打量起葉褚。看著葉褚衣不遮體,破爛不堪,還沾染著各種血跡的衣物。李建國憂心忡忡。“冇事,有師父的看護,我也算是在那場動亂中,有驚無險地走了個過場。”“見識漲了不少。”看著真心關心自己的李建國,葉褚笑意憨厚,伸手撓了撓自己的腦袋。“那就行那就行啊。”“冇事就好,那個……穆蘭回來了,也是剛回來。”“聽說你前往的異獸區發生了暴亂,前腳纔剛踏入學校,後腳直接轉身前往了異獸區。”“你應該是冇有碰到,你先回去吧。”“老師受政府調令,要去趟異獸區幫忙。”李建國拍了拍葉褚堅實的肩膀,懸著的心放下了大半。說完,正好有政府派來的武裝車輛,順帶就捎上了李建國,一同去往了異獸區。“穆蘭老師回來了嗎?”葉褚內心多少有些高興。至少……穆蘭老師不是因為什麼不好的事情,纔沒有準時趕回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