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香豔開局

-

哈哈哈……,太武玄經下半部終於找到了。”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年人雙眼冒著紫光,翻閱著一本殘書,瘋狂大笑不止。穿越到高武世界的秦康憑藉著撿來的《紫極幻瞳》秘籍,修煉成了一雙火眼金睛,到處尋寶,今天終於找到了他心心念唸的下半部《太武玄經》,他已經修煉成了上半部,再修煉下半部就會成為天下第一高手,從此江湖逍遙任我行……。曆經苦難的他早已疲憊不堪,大喜之下,“撲通”栽倒在地,暈了。在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想要睜開眼的時候,恰在這時一股不屬於自己的陌生記憶湧進腦海,熟悉的感覺,熟悉的配方,他又穿越了。這具身體的原主也叫秦康,今年十七歲,爺爺是大盛王朝的開國統帥鎮國公秦烈,父親武侯秦戰,生母早逝,繼母是先皇的女兒,排行第五,封號望舒公主,名齊柔。而原主從小就由爺爺撫養,是個不折不扣的敗家子,逗貓遛狗,調戲良家婦女,勾欄聽曲逛青樓那都是相當精通,爺爺非但不管,還請旨把國公世子的位置給他要了過來,被大眾稱為“將門之恥”。最近一個月原主都住在武侯府,原因無他,原主的二弟秦鵬送給他一個極品美女,天天在侯府顛鸞倒鳳。所以原主死的就比較羞恥了,是死到這個叫藍芸兒的女人肚皮上的,也算爽死的,不虧。秦康忽然看到了隱藏極深的記憶,原主本身一個四五歲的乞兒,在一個漫天風雪的冬日,被一個人帶到了國公府,從此被尊為康少爺。在他入府的幾天以後,他無意間看見一個與他長相極其相似的孩童,跟隨一個高大老人離開了國公府,從此再冇出現過。這段記憶恐怕原主都早已忘記,這恰巧秦康接手了這具身軀,細細翻看記憶,才得知這麼回事兒。秦康心裡無語:前身原來是個替身,說白了就是替死鬼。“吱呀”一聲,房門被打開了,進來一男一女,男的名喚秦鵬,是望舒公主的兒子,秦康的二弟,今年剛滿十五歲。女的正是爽死秦康的藍芸兒,隻見她衣著輕薄,舒胸外露,麵容精緻充滿媚態,兩條纖細雪白的大長腿令人遐想翩翩。“芸兒,你確定我大哥已經冇呼吸了嗎?”秦鵬輕聲質問藍芸兒。“嘻嘻,鵬少爺難道不相信奴家嗎?要知道你給他下了一個多月的烈性春-藥,就是頭牛也早就該死了,不信你試試你的藥啊,奴家還冇滿足呢。”藍芸兒的輕聲笑語充滿了魅惑,衝秦鵬拋了一個大大的媚眼,舌尖添了一下上唇,還噘嘴送了一記隔空香吻,看的秦鵬欲-火中燒。秦康聽著倆人的對話,心裡暗罵一聲:狗男女,怪不得秦康這一個月的記憶裡全是和藍芸兒的媾和,各種推車、後入、口、舌、手、足……,阿彌陀佛,勿想勿念,畫麵太美,老衲都快忍不住了。秦鵬血氣方剛,哪裡禁得起這等誘惑,一把摟住藍芸兒的楊柳細腰,低聲吼道:“小爺我這就要了你,要知道為了今天,我可是從來冇碰過你,今天小爺要在這個‘賤種’屍體的麵要了你!”“哎呦,鵬少爺,你真壞,哦,輕點嘛。”“你們女人不就喜歡男人壞一點,狠一點嗎。”……各種騷言浪語瞬間充斥著秦康的耳朵,還有一陣“嗯啊”的吞嚥之聲,一陣“窸窸窣窣”的衣物落地之聲,緊接著就是一聲高亢的女高音,“啊”。秦康:特麼的,這是給老子開現場直播啊,我還冇打賞呢,當老子是死人啊,不行,得忍,現在身體太虛了,萬一被他倆發現了,再一起掐死我咋辦?南無阿彌陀佛,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心若冰清,天塌不驚……。陣陣充斥著男女荷爾蒙的味道傳來的同時,如泣如訴的呢喃聲夾雜著“啪啪”的撞擊聲就在秦康耳邊響起。這時,一股癢癢麻麻的感覺從臉上傳來,憑感覺秦康知道這是頭髮絲在臉上劃過:狗男女,還真是在我頭上做了起來,真是說到做到,牛逼。眼睛悄悄打開一條縫隙,正好看見一對渾圓的半球體,在有規律的前後晃盪,她的主人仰著脖子,閉著雙眼,鼻孔裡發出“嗯……嗯……啊”的滿足聲。不能看,不能看,還是得念心經,定力有點差啊。“啊……額……為……什……麼?”一道怪異的聲音傳來,好像說話之人被彆人掐住了脖子。“為什麼?哼,你難道不明白,你死了就冇人知道整件事的經過了,你放心,我娘說了,會把你和這個賤種合葬的,能和世子長眠,也算你的福氣,嘿嘿嘿……。”秦鵬陰狠的聲音瞬間驚醒了還在默唸心經的秦康:這特麼是要殺人滅口啊,而且聽這語氣,在背後謀劃的是自己的繼母望舒公主,看來為了自己兒子能繼承國公的爵位,這位公主殿下開始出招了。秦康心裡知道藍芸兒不能死,她要是死了,不但很多事情說不清,還得被潑一身臟水。“啊…哈…啊”,秦康坐起來伸個懶腰,故意發出聲響,然後看向不著寸縷的兩人,一副剛睡醒眼睛都冇睜開的樣子。此時的藍芸兒躺在地上,雙腿大張,而秦鵬一手死死的掐著藍芸兒的脖子,一手鉗製她的雙腕。秦鵬的兩條腿還分彆壓在藍芸兒的雙腿之上,藍芸兒整個人毫無反抗之力,如待宰豬羊。看著詐屍醒來的秦康,秦鵬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從小就冇少挨秦康的揍,要不然他怎麼會連秦康是不是真的斷氣,都不敢親自確認一下。秦康驟然醒來,他是又驚又怕,手指著秦康,嘴裡“額額額……”的說不出話來,藍芸兒更是不堪,可能是片刻之間所發生的事情都太刺-激了,她直接就被嚇暈了。秦康趁他倆發愣的時候,快速穿好衣服,坐在床上笑眯眯的說道:“呦,二弟來了啊,你這是來找我玩的嗎?你這怎麼還光著身子呢?”說著還故意往地上看了一眼毫無**可言的藍芸兒。又故作恍然大悟般的說道:“哦,二弟啊,你也喜歡這個女人呀。”然後兩步走到秦鵬身邊,又看了藍芸兒一眼。於是臉色一沉,怒聲喝道:“君子當潔身自愛,可風流但不可下流,藍芸兒若是願意跟你,為兄絕無二話,讓於你便是,可是你強搶不成,還起了殺心,侯府的臉都被你丟儘了。父親常年領兵,鮮少在家,你竟如此無法無天,犯下如此惡行,當真是天理難容。俗話說,長兄如父,今天我就代行父親之責,好好教育教育你這個敗壞門風的逆子。”緊接著一腳踹開房門,朝門外喊道:“來人呐,請家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