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好像一般

-

差不多一柱香的時間,嶽藍禾搖頭晃腦的開口吟道:“一草一木易春秋,一日一月度流年。人生無常數十載,隻緣今日共光輝。”“好,好詩,真不愧京都第一才子之名。”“短短二十八字,寫儘人生百態,又歌頌今日相聚,難得的好詩啊。”不論眾多文臣之後,還是四國使臣,紛紛拍手稱讚。端木青雲:“短短一柱香的時間,嶽兄竟能做出如此佳作,在下佩服。”一直冇怎麼吭聲的徐鶴揚也微不可察的點點頭,顯然也是很佩服嶽藍禾的才情。小酒神符溫茂手中酒壺一舉,朗聲道:“今日好詩一首,當飲美酒一壺。”“咕咚,咕咚”一壺酒點滴不剩。齊嵐這時已經處理完羅明傑的事,正好帶著彭越等人回來時,聽見了嶽藍禾的詩,拊掌笑道:“那本王就給此詩起個名字如何?”嶽藍禾恭敬說道:“但憑王爺做主。”這首詩是自己做的,齊嵐再起個名字,估計就能被收入大盛文集了,自己的名聲又要提升一個台階了。“那就叫贈群英交流會如何?”“好,今日各國才俊齊聚一堂,此詩名特彆貼切,謝王爺賜名。”嶽藍禾滿心歡喜,就算這首詩不被大盛文集收入,也能被寫進史書了,起碼自己青史留名了。“這詩好嗎?好像一般啊。”秦康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就像一滴涼水進入了熱鍋裡,“砰”,炸鍋了。這個草包世子,你懂詩嗎?你就算不懂,這麼多人都在誇讚,你也應該知道這詩不錯啊。奧奧奧,忘了,你不但是廢物,腦子還壞了。一時間看向秦康的目光,有嘲笑,有驚奇,還有可憐。麵對這麼多目光,秦康憨厚地撓撓頭說道:“我剛纔也想了一首詩,自我感覺比他的好。”“噗”,“咳咳”,不少人喝到嘴裡的酒水噴了一地,有些人直接嗆得鼻涕眼淚一大把,乾咳不止。“哈哈哈哈,真是不知天高低頭。”“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不知者無畏嗎?”“今天怎麼來了這麼一個奇葩?”齊嵐的臉色更是黑如鍋底,你說你相看熱鬨就看看得了唄,還你也想了一首詩,還比嶽藍禾的要好,你這是來專門砸場子的嗎?彆說你冇傻,就算你正常的時候,你也不可能會寫詩啊,還大言不慚地說比嶽藍禾寫得好,這能比嗎?一個名門之後,京都第一才子。一個將門之恥,京都第一紈絝。這時吏部尚書司徒浦和的嫡長子司徒良策再也忍不住了,憤聲說道:“秦世子,人貴在有自知之明,你什麼水平,大家難道不知道嗎?你何必嘩眾取寵?”猛然感覺秦亮看自己的眼神不對,又硬著頭皮說道:“我是實話實說,冇有惡意侮辱秦世子。”大家並冇有因為這句話笑話司徒良策,秦亮這個連王爺都不看在眼裡的狠人,誰不害怕?秦康著急的直跺腳:“哎,我說的是真的,你們為什麼不信呢?”信你?誰信?眾人齊齊地默不吭聲。陳文龍眼睛眯起,靜靜地看著秦康。陳幽蘭明亮的雙眸饒有興趣地打量著不停跺腳的他。在四國才俊最後麵有一個蒙麵少女,捂著嘴偷偷低笑。秦亮輕輕地對少爺說:“少爺,該回家了,藥估計快熬好了,咱們得回家吃藥了。”齊嵐趕緊站起身來:“對對,治病要緊,秦世子趕緊回家吃藥去吧。”秦康一把推開秦亮,不服氣地大聲說道:“要是我作的詩比嶽藍禾的好,你們以後見了我得稱呼我一聲詩仙前輩,要是你們覺得不好,那我以後就再也不做詩了。”為瞭解決秦康這個麻煩,齊嵐趕緊說道:“大家都聽見了吧,就按照秦世子說的做,此事本王做主了,你等可有異議?”堂堂王爺都做主了,誰敢說半個不字。齊聲道:“一切由王爺做主。”秦康拍著胸脯保證道:“放心,你們輸定了,咳咳咳,你們聽好了。”秦康再次邁起王八步,晃晃悠悠地來回踱步……,一刻鐘,兩刻鐘,三刻鐘過去了,秦康愣是冇張嘴念一個字。齊嵐忍不住走到秦康身邊問道:“秦康,你怎麼還不唸詩?你剛纔不是說已經想好了嗎?”秦康羞赧的說道:“剛纔他們不相信我,我一著急……忘了。”“哈哈哈哈哈”……。伸長脖子等半天的眾人再也忍不住了。齊嵐:我特麼真想掐死你,等了半天,你就崩出這麼個屁?我還給你做主打賭,我這臉都丟到先帝爺那裡了。秦康慌張地連連擺手:“你們彆笑,我馬上就想起來了,你們彆笑啊……。”“哼”,秦亮一聲夾雜著高深內力的冷哼,讓眾人額頭冷汗直冒,瞬間讓全場重新安靜下來了。“少爺,不著急,慢慢想。”麵對秦康,秦亮的態度永遠那麼耐心和善。你是不著急,可我們著急啊,我特麼都尿急了……。秦康終於一拍腦袋,高興地說道:“我想起來了。”秦康抓起一壺美酒,猛灌一口:“人生無根蒂,飄如陌上塵。分散逐風轉,此已非常身。”走到符溫茂身邊,在他錯愕的眼神中,“叮”,碰了一下酒壺,痛飲一口:“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得歡當作樂,鬥酒聚比鄰。”又親自給秦亮倒了一杯酒:“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及時當勉勵,歲月不饒人。亮叔,喝酒!”秦康眼神明亮,絲毫看不出來剛纔的憨傻之氣。秦亮舉杯一飲而儘,一臉暢快。從和小酒神碰酒那一刻起,四周再無一絲聲音,不是詩不好,是太好了,但是從一個傻子嘴裡念出來,怎麼那麼令人難受。秦康此時恢複了傻裡傻氣的模樣,小心翼翼地說道:“這首詩是不是做得不好啊?那以後我不作詩好了。”“好詩,秦世子這首詩就算放在大盛文集,那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誰敢說不好?那就寫出一首更好的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