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紅

-

瑪瑙謹記翡翠走之前說的,要貼身保護大小姐的安全。

所以最近隻要蘇清妤出去,哪怕隻是去彆的院子,瑪瑙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被人鑽了空子。

蓮姨娘住的如意館在侯府的東北角落,門口種了不少冬青,迎著冬日的微風恣意伸展。

蘇清妤隻帶了兩個大丫鬟,主仆三人徑直進瞭如意館的院內。

剛跨進院門,就聽見正房內傳出蘇順慈的聲音。

“你們乾什麼?你們彆拿我姨孃的東西,再這樣我就去告訴大姐姐。”

有下人唯唯諾諾上前要行禮,被蘇清妤製止了,她一步步走到正房門口,蹙著眉聽著裡麵的動靜。

是雪姨孃的聲音,“你去告訴啊,你有膽子的話,還用等到今天?和你娘一樣,都是慫貨。”

緊接著就是蘇宜慧的聲音,“還不把東西拿過來,這樣上等的補品,你們也配。”

蘇清妤氣得一腳踢開門。

“她們不配,你就配麼?”

進門就見蓮姨娘緊緊摟著蘇順慈,蘇順慈一張白皙的小臉上滿是淚痕,兩隻拳頭握的緊緊的,若不是蓮姨娘攔著,她早就上前踢人了。

雪姨娘和蘇宜慧則在桌邊站著,兩人手裡拿著三四個錦盒,都是蘇清妤這幾天讓人送來的補品。

蘇清妤淩厲的目光落到雪姨娘母女身上,冷聲說道:“放下。”

雪姨娘見蘇清妤進來,也嚇了一跳。手裡的東西立馬放回了桌上,然後解釋道:“蓮姨娘說這些東西吃不完,要送我一些,大小姐怎麼來了?”

蘇順慈見蘇清妤來了,雪姨娘還在睜眼說瞎話,想起這些年的委屈,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

她一邊哭,一邊指著雪姨娘說道:“你騙人,我姨娘什麼時候說吃不完了?哪次不是你硬搶的,你還威脅我姨娘,我姨娘怕給母親惹事,便一直忍讓。”

蓮姨娘伸手直接捂住了蘇順慈的手,顫抖著聲音說道:“彆胡說,雪姨娘冇威脅我,這些東西……是我自願給她的。”

蘇清妤狐疑地看向蓮姨娘,眼前這場景,怎麼看都是雪姨娘在欺負人,根本冇有一點自願的跡象。

蓮姨娘這是怎麼了?就算再膽子小,也不至於怕成這樣吧?

雪姨娘聽蓮姨娘這麼說,也鬆了口氣,她還真怕和這位大小姐對上。

手上東西也全都放下了,又訕訕地說道:“那你們聊,我先走了。”

走之前,轉頭看了一眼蓮姨娘,眼底的幽光正好被蘇清妤捕捉到,她在威脅她。

而蓮姨娘被那一眼看的,下意識縮了縮脖子,像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

雪姨娘帶著蘇宜慧離開之後,蘇清妤走上前,輕輕拉過蘇順慈摟在懷裡,青蔥般的手指撫過她的眼角,“彆哭了,下次府裡誰再欺負你,你就打回去,打不過就去找我。”

蘇順慈被淚水打濕的眼睫忽閃忽閃的,仰頭看向蘇清妤,“可以麼?”

姨娘一直告訴她,在府裡要守規矩,聽話,不能惹事,不能衝撞了哥哥姐姐們。姨娘說,她們母女和彆人不一樣,也冇有犯錯的資格。

看著蘇順慈小心翼翼的目光,蘇清妤心頭忽然泛起一陣酸澀。想起前世母親去世之前,她回府探望,蘇順慈半跪在母親床邊,小心翼翼地服侍母親吃藥。

母親去世前,蘇順慈做的,比她這個親生女兒都要多。

蘇清妤摟緊懷裡的小丫頭,“當然可以,你是我的親妹妹,誰敢欺負你我也不答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