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內氣之水

-

第三十章內氣之水

陰暗的樹林內,有幾道人影不停地閃動,而且還不時傳來兵器互相碰撞的聲音。

一個手持鬼頭大刀的黑影,一刀橫掃,逼開了追擊的兩人,一句話不說,轉身朝著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另外兩人看見那人逃跑了,冷哼了一聲:“砰,想跑?哪有這麼容易!把命和東西留下來,”後麵追趕的兩個人陰惻惻的向逃跑那人喊道,然後加速追了過去。

…………

山穀內一個不起眼的小山洞之中,李一凡盤膝坐在山洞洞口邊的毯子上,正在修煉滅噬天罰,而韓胖子打著震天的呼嚕,躺在山洞的裡麵正在呼呼大睡。

李一凡這些日子已經習慣了夜晚不睡覺,反而修煉剛剛學會不久的功法滅噬天罰,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他既然發現,每次在修煉滅噬天罰的時候,自己的精力同時也在恢複之中,這種恢複精力的方式,就跟睡覺也差不了多少。

不過,睡眠還是需要的,隻不過以他現在的修為,不用每天都睡覺,現在大概三天睡一次就可以了。

李一凡修煉的過程中,體內不時發出雷鳴聲和流水聲,雖然這兩種聲音還很弱,根本不能傳出體外,隻能是自己隱隱約約的聽到,但根據李一凡的判斷,隨著自己的實力不斷增長,雷鳴聲和流水聲肯定會越來越大。

山洞外的空間,被高矮錯落的樹木所遮擋,顯得十分的昏暗。

天邊飄過來大片的烏雲,遮住了滿天星鬥,還有如同銀色飄帶般灑向大地的月光。

隨著層層烏雲的遮蓋,空氣變得非常潮濕,整個山穀內越來越昏暗,隻不過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這一片天地就黑暗的伸手不見五指了。

與此同時,隆隆的雷聲伴隨著劃過天空的閃電,也由遠及近的到來,那轟隆隆的雷聲,就如同雷神的腳步,振聾發聵,越走越近。

隨著雲層中不停跳躍的電蛇,雨滴如同豆子般的傾盆大雨也嘩啦啦的從烏雲中落向了大地。

一道道閃電在天空中亂舞,雷聲也越來越大,這密集的雷聲就像在人的頭頂上麵響起的,要是有害怕雷電的人在這裡,絕對會嚇得尿褲子。

這驚天動地的雷鳴聲,將李一凡從修煉中驚醒了過來,但他倒不是因為雷鳴的聲音太大,才從修煉中被驚醒的,反而是因為這場雷暴雨,讓他體內的內氣既然有了一種蠢蠢欲動的感覺,所以他才停下了修煉。

李一凡睜開了眼睛,站起了身來。

他任由狂風攜帶著雨水打濕身上的衣衫,來到了山洞的入口處,抬頭望向了天空的雷雲。

看了一會之後,李一凡就走入了雨中。

李一凡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感覺到,跟隨著天空上的雷電越來越密集,自己體內的內氣也變得更加的活躍,這種狀態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很餓的人迫不及待的想要進食的感覺一樣。

他站在了雨中,閉上了雙眼,感受著這龐大的天地之威與自己體內力量的奇妙共鳴。

李一凡感受了老半天,他總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但他又不知道應該怎麼做,這種感覺讓他的心裡有些莫名的焦躁。

狂風中的雨滴,形成了一條條的水線打在了李一凡的身上,臉上,讓他都覺得有些隱隱作痛的感覺了。

哮天蹲在山洞口,看著李一凡一動不動的站在暴雨中,眨著充滿靈性的眼睛好像在說:“主人這是在做什麼啊?為什麼要淋雨呢?”哮天對自己主人的行為表示十分的不解與困惑。

又扛了幾分鐘,李一凡覺得自己都要感冒了,一直保持這種狀態,搞得他都要放棄了。

不過,在這狂風暴雨中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體內內氣的躁動越來越劇烈,越來越亢奮,這讓他不想回到山洞內去躲避風雨,反而想再嘗試一會,但一直這樣站在雨中也不是辦法,他開始運轉功法滅噬天罰,讓自己好受一些。

這一運轉功法,讓李一凡吃了一驚,他一開始運轉功法,是想緩解一下這暴風雨給身體帶來的不適感,但讓他冇想到的是,他一運轉功法既然出現了一個十分不可思議的現象,這讓李一凡十分的意外,還覺得很驚奇。

在滅噬天罰的內氣引導下,從天而降的暴雨既然轉化成了一股能量融入了李一凡的體內,轉化成了絲絲縷縷的內氣。

這個過程隻不過持續了短短的數十秒鐘,李一凡的身周就出現了一層水霧,並且這些水務還越來越濃,越來越厚,隻不過又過了幾分鐘而已,這些水務已經把李一凡的身形完全給遮擋住了。

隨著落在身上的雨水越來越多,功法的不停運轉,李一凡就覺得自己體內的內氣化為了涓涓細流,不停地沖刷著他身體內的每一個角落,同時,他丹田中的內氣也越來越精純了。

李一凡享受著內氣之水在體內不停的沖刷,身體變得越來越潔淨的感受,這種感覺,就像是之前他服用那顆洗髓丹的感覺差不太多,這讓他的身心都感覺十分的愉悅。

但李一凡心情大好的原因,不隻是因為他之前被洗髓丹洗滌過的身體,正不斷地被內氣之水沖刷的嶽佳的潔淨,讓他的體製正在變得更加的純淨,更加的純粹,不過,這種體內的變化隻是他欣喜的原因之一,並不是全部。

這次最讓他開心的一點是,因為他在雨中的堅持,才發現了滅噬天罰功法的一個奇異之處,如果他冇有運轉工法,而是抵不住狂風暴雨而退縮,他就不能發現滅噬天罰的奇妙,至少,也會發現的比現在要晚上一些,但以現在來看,由滅噬天罰內氣形成的這股水流的作用,還是使用的越早越好,畢竟這可是從根本上改變體質的好事啊。

暴雨鋪天蓋地,李一凡的身影被水霧籠罩在其中,他體內的水流也在不停的沖刷,並且他體內的水流越是不停的沖刷,他身周的水霧就會越來越濃,麵積越來越大,這種狀態李一凡想要儘可能延續的長一些,不過他還冇開心多久,就有一些樂極生悲了。

半空中一聲驚雷炸響,這雷聲就像是緊貼著李一凡的耳邊響起的,震的他的耳朵嗡嗡作響,雙耳同時耳鳴了。

同時,一道閃電劃空而過,照亮了陷入一片黑暗的天地,但好巧不巧的是,這倒從天而降的雷光剛好披在了李一凡的身上,這讓一直籠罩著他的水霧一瞬間就蒸發的一乾二淨了。

“啊!”李一凡發出了一聲慘叫,仰頭摔倒在地,正在運轉的功法也被迫的停了下來,他倒在地上的身體還在不自覺的痙攣抽搐著。

但有些好笑的是,李一凡因為受到了雷擊,他的頭髮全部都立了起來,要不是他身處在暴雨之中,不知道他的腦袋會不會冒煙呢?

不過,這種被雷劈的感覺對於李一凡來說可不那麼美妙,至少,現在還是這樣的。

李一凡仰麵躺在地上,身體一動不能動,他忍受著在身體內亂竄還在不斷搞破壞的雷電能量,這種痛苦是常人難以忍受的,畢竟,雷電不管在哪個世界,它都是最霸道的天地之威。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