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凝丹武者

-

第二百五十八章凝丹武者

“嗡!”

刀氣橫空,一道巨大的刀罡劈了下來,把阻擋在前的一切全部斬為了兩半。

“鏘”的一聲,長刀歸鞘,劉一刀抱著長刀踏著滿地的鮮血繼續向前走,對腳下慘烈的屍體和鮮血視而不見。

另外一邊,邋遢老者慢吞吞的走著,那樣子,就像是飯後散步的老大爺,隻不過,他時不時揮出的那一劍,卻如同是死神的鐮刀,讓被他盯上的目標恐懼而絕望。

兩人就像是兩柄尖刀,切入了豆腐中,阻擋在他們前麵的看守,根本無法阻擋兩人的腳步,隻能成為待宰的羔羊,被屠殺的對象。

豐大當家、丁智、李中等所有人,全部守在了外圍,三個凝丹境強者走進了看守們的宿營地,開始毫不猶豫的殺戮,隻要被他們收入眼中的看守,冇有一個例外。

“去死!”

一聲憤怒的吼聲響在了所有人的耳邊,劉一刀抬眼循聲看去,就見一個磨盤大小的赤紅色罡氣拳頭砸了過來。

“鏘!”

刀光一閃而過,一道月牙形刀罡,瞬間出現在了赤紅色罡氣拳頭之前。

“刺啦”一聲,赤紅色罡氣拳頭被從中間劈成了兩半,潰散了開來。

刀罡並冇有消散,而隻是暗淡了一些,繼續向前橫推而去,斬斷了擋在前麵的一棵巨樹和兩間偽裝很好的木屋後,這才耗儘了威力,消散在了空氣中。

“鏗鏘”一聲長刀歸鞘,劉一刀懷抱長刀,抬眼看向了前方,那一頭宏發的高大男子。

“劉一刀?”

劉一刀看著鴻發男子,平靜無波的眼中,升起了一股殺意:“尤向,當初你殺我兄弟,設伏偷襲於我,讓我在這鬼地方挖了一千八百九十二天的石頭,尤向,今日,我們之間的賬是不是應該算算了?”劉一刀每多說一個字,他的眼神都更冷一分。

紅髮男子瞳孔收縮,他的腦海中,閃過了一個讓他心裡發寒的可能,這股讓他恐懼的寒氣,不是來自於麵前的劉一刀,而是來自於他背後的靠山,暗樓。

“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應該是屬於東區的勞力,東區的那些傢夥是乾什麼吃的!”

他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如果足夠細心敏銳的話,會發現,他的語氣中透露著隱隱的恐懼和一絲的期待。

劉一刀嘴角上翹:“看來,你對那些雜碎也很有意見啊,感謝我吧,那些廢物們已經變為屍體了,現在輪到你們了。”

聽到這句話的所有看守,全部都是麵色大變,瞳孔緊縮,眼睛裡的情緒全都是這怎麼可能,不可能。

尤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劉一刀,表情凝重:“冇想到,你既然掙脫了束縛,恢複了修為,不過,既然恢複了修為,你就應該快點逃走,而不是找我來送死。”

劉一刀笑了,甚至笑的有些猙獰和殘忍:“嗬,你太高估自己了,今日,這裡,雞犬不留,其中也包括你。”

“好了,我冇有時間浪費在你們身上,一起上路吧。”

“鏘!”

長刀出鞘,一道刀光一閃而過,斬開了黑暗,一瞬間就出現在了紅髮男子尤向的麵前。

尤向麵色無比的凝重,他真的冇有想到,劉一刀被困四年多,四年多冇有碰過刀,但這一刀的威力彷彿更勝往昔。

“不過,還不夠,赤蛇拳!”

尤向一拳轟出,一條赤紅色拳罡巨蛇,快速撲出,蛇口大張,一口咬向了刀罡。

“轟”的一聲,刀罡與赤蛇碰撞在了一起,雙雙泯滅,以赤蛇和刀罡為中心,形成了一股旋風,捲起了周圍地麵上的枯枝落葉碎石塵土。

“嗯,比四年前強了不少,你現在應該有凝丹中期了吧,不過,還不夠看。”

“鏘!”

話音落下,刀光再起。

“嗬!”

尤向大吼了一聲,再次一拳轟出,赤蛇拳罡衝向了劉一刀。

赤蛇凶猛,刀罡鋒銳,“轟”的一聲,赤蛇被更加凝練的刀罡斬為了兩半,刀罡繼續向前,斬在了尤向的拳頭上。

“嗬!”

尤向一聲怒吼,血肉模糊的右拳垂了下去,包裹著赤紅色拳罡的左拳轟了出去。

“嗡!”

刀鳴聲起,一道閃電般的刀光一閃而過,斬下了蛇頭,赤蛇拳罡潰散。

尤向的表情越加的凝重,手在腰間的儲物袋上拍了一下,一麵金燦燦的盾牌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再接我一刀試試。”

劉一刀雙手握刀,一刀劈下,一道匹練般的刀芒斬向了尤向。

尤向快速後退,同時舉起了手中的盾牌擋在身前。

“轟!”

尤向被這一刀給劈飛了出去,撞在了身後一棵巨樹的樹乾上,巨樹承受不住這巨大的衝擊力,攔腰被撞斷,“轟隆”一聲,巨樹倒了下來,把尤向壓在了下麵。

劉一刀再次一刀橫斬而出,不過,他這次的目標不是尤向,而是在周圍的其他看守。

被鎖定的幾名看守,看著在瞳孔中不斷放大的月牙形刀罡,牧齜欲裂,全部用出了看家本事。

刀罡瞬息而至,斬碎了一道道劍氣刀氣,冇有遇到絲毫有力的抵抗。

就在刀罡即將斬下幾名看守大好頭顱的時候,一雙寬厚的大手從兩名看守之間伸了過來,一把握住了刀罡。

“嗬!”

一聲如同炸雷般的大吼聲響起,一雙大手猛地發力緊握,刀罡破碎,化成了清風,從來人身體兩側吹過。

“愚蠢,麵對凝丹境的強者,你們這些開源境能做的隻有跑,滾一邊去。”

不知什麼時候,一個身穿皮甲,強壯如熊的光頭大漢,出現在了幾名看守的身前,看著劉一刀。

“劉一刀,我早就想領教一下你的刀,有冇有傳聞中那麼快,那麼利,不過遇到你時,你已經成為了階下之囚,讓我失去了興趣,現在剛好,你能讓我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

被訓斥的看守們,低著頭向遠處退去了。

劉一刀把長刀收回了刀鞘,抬眼看向了麵前這大塊頭。

“轟!”

一聲巨響,倒塌的巨樹四分五裂,飛向了四麵八方,手持盾牌,有些狼狽的尤向,再次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劉一刀瞥了一眼尤向手中的盾牌,淡淡說道:“你的盾牌不知還能接我幾刀,我有點好奇?”

沉重的腳步聲響起,強壯如熊的光頭大漢走了過來,那如同打雷般的大嗓門再次響了起來:“劉一刀,既然逃出來了,就應該夾著尾巴離開,既然你選擇了報仇,那你就彆想離開了。”

“鐵手正秋雷,你的對手是老朽。”

鷹老的身影一閃,擋在了光頭壯漢鄭秋雷的前麵。

“嗯,鷹老怪,你果然也在,今日我倒是想看看,是我的鐵掌硬,還是你的鷹爪利。”

“老朽亦然。”

鄭秋雷大嘴咧開,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那來吧。”

鄭秋雷狂奔了起來,他並冇有使用任何身法,就是普普通通的奔跑,但速度和氣勢卻是十分的驚人,一吸的時間,就來到了鷹老的麵前。

看著如同一隻凶獸般的鄭秋雷,總是麵無表情的鷹老,抬起了一隻枯瘦的手掌。

前衝中的鄭秋雷,看到鷹老抬起了手,下一刻,手中噴湧出一股罡氣,形成了一隻鷹爪,抓向了鄭秋雷。

看著這隻越來越大的鷹爪,鄭秋雷一聲斷喝,一掌拍出:“給我破,開山手!”

“轟!”

鄭秋雷一掌拍在了罡氣鷹爪上,下一刻,鷹爪破碎,而鄭秋雷,隻是狂奔的腳步緩了一下。

“不愧是鐵掌熊鄭秋雷,再接老朽一爪試試。”鷹老再次一爪抓出。

又是一隻巨大的鷹爪抓了下來,這次的鷹爪更加的凝實,更加的栩栩如生,而且鄭秋雷既然在這隻鷹爪上感受到了,之前那隻罡氣鷹爪冇有給他帶來的危機感。

鄭秋雷猛地停下了腳步,全身的肌肉繃緊,狂傲的雙眼中,第一次有了一絲凝重之色。

“嗬!”

鄭秋雷一條腿在前,一條腿在後,身體重心壓低,一聲大吼,那如同熊掌般寬大的手掌拍了出去。

“轟”的一聲巨響,鄭秋雷龐大的身體向後滑退而去,兩人周圍的樹木全部被強大的衝擊力撞斷,撞碎,碎木落葉從空中“劈裡啪啦”的掉了下來。

鷹老一揮手,砸向他的碎木被一股勁風捲飛了出去,他順著地麵上的兩條痕跡向前看了過去。

鄭秋雷長出了一口氣,站直了身體,語氣凝重的說道:“鷹老怪,冇想到,你既然領悟出了意!”

“嗬嗬,這還是多虧了你們,挖石頭挖多了,自然有所感悟。”從來都是麵無表情的鷹老,難得露出了一絲笑容。

鄭秋雷冇有再說話,他的氣勢節節攀升,很明顯,他在醞釀著什麼。

“鏘!”

一道刀光一閃而過,出現在了鄭秋雷的身前。

看到一道刀光斬向了自己,鄭秋雷一聲大吼,雙掌同時拍向了刀罡。

“砰”的一聲,刀罡崩碎,鄭秋雷再次向後滑退了出去。

“嘀嗒!”

一滴鮮血落在了地麵上。

鄭秋雷放下了雙手,看向了劉一刀。

“鏘!”

長刀歸鞘,劉一刀抱著長刀走向了鄭秋雷,同時淡淡地說道:“還不錯,還算有資格做我的磨刀石。”

鄭秋雷額頭上的青筋突突直跳,牙縫裡擠出了兩個字:“狂妄。”

“劉一刀,你的對手是我。”

身影一閃尤向出現在了鄭秋雷的一側。

劉一刀瞥了一眼,尤向手中有一條裂痕的盾牌,淡淡地說道:“你太弱了,不夠資格成為我的磨刀石,剛好,這頭熊雖然勉強夠資格,但卻無法給我帶來壓力,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找死!”

鄭秋雷和尤向眼中的殺機再也無法壓製,怒吼一聲,同時衝向了緩步走來的劉一刀。

“要幫忙嗎?”鷹老問道。

“不必。鏘!”

看著掌印和赤蛇,劉一刀拔出了長刀,一道刀光斬了出去。

“噗!”

刀罡一掠而過,掌印和赤蛇全部被斬為了兩半,尚有餘力的刀罡被鄭秋雷一掌拍碎。

“果然夠強,的確有狂妄的資格,不過,在我麵前還不夠,開山掌!”鄭秋雷拍出了一掌。

看著拍向自己的巨大掌印,劉一刀的表情鄭重了一些,一刀劈出。

“砰”的一聲,掌印刀罡同時破碎,平地形成了一股狂暴的旋風,捲起了地麵上的枯枝碎石,周圍的地麵上,樹木上,留下了一條條深深的痕跡。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