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

-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追尋,

一曲一場歎,一生為一人。】——引言

“紀老師,彆工作那麼晚,早點回去啊”

紀安整理著手頭的工作,抬手看了看手腕,九點:“嗯,我知道了,我很快就回去”

“那行,我就先走了啊”陳主任拿起傘:“外麵在下雨,你回去的時候注意安全啊”

“好,陳主任您也注意安全”

聽著耳邊漸漸走遠的腳步聲,紀安稍稍整理了一下資料,又檢查了一下辦公室的水電等,便也拿著傘出去了。

一出去,外麵的涼風混著雨點吹過來,直讓人一激靈。

紀安撐著傘快步走上車,打開空調,有些疲憊的靠在車裡。

放寒假後,為了更好的提高升學率,教育部決定讓育才高中和三中合併爲育才三中。

自從教育部下達這個指示後,兩個學校的校長就在商量怎麼改變學校的規章製度,而兩個學校的老師也開始忙忙碌碌的交接工作,忙了差不多一個月了,才陸陸續續的完成了合併事宜。

紀安想到這,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來喜色,終於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要知道自從開始交接工作,他們這些老師就冇怎麼好好休息過,天天都是工作工作,就連一年中最重要的春節,也隻是寥寥草草的過的。

車子一路向前,在一個小區門口停下,紀安鎖了車門,進了電梯,想著接下來該乾點什麼。

他走到家門口,看見旁邊的房子麵前堆著一堆東西,看樣子是新搬來了住戶,紀安目不斜視的進了家門,並不在意搬來的人是誰,反正跟他也沒關係。

第二天清晨,陽光偷偷的走進了窗戶,撒下一地光輝。

紀安在廚房裡做飯,今天是元宵節的前一天,他打算回孤兒院看一下,畢竟他是老師,元宵節那天要回學校準備報名事宜,所以打算趁著這最後一天回去看看。

在吃過早飯之後,他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門了,出門的時候發現隔壁門口的東西已經不見了,看樣子是已經被搬進去了。

平安孤兒院

紀安一下車,那些在孤兒院裡的小孩就跑了出來,紛紛圍著他轉。

“哥哥哥哥,你好久都冇有來看我們了”

“安哥哥,我好想你啊”

“哥哥,你帶了糖來嗎?”

……………………

“最近事情有點多,抽不開身,這不一有時間,就來看你們了嘛”

“哥哥也想你”

“帶了,哥哥帶了你們最喜歡吃的糖”

紀安認認真真的回答,並冇有因為他們年紀小就敷衍他們,他把買來的東西遞給他們,讓他們去跟彆人分著吃。

他走進孤兒院,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幕幕。

紀安本是個孤兒,在大雪天被平安孤兒院的院長撿到,因著院長姓紀,所以孤兒院裡麵的孩子都跟著他姓紀。

“安安你回來了啊”院長年紀大了,拄著柺杖慢吞吞的走出來。

紀安快步走向前:“嗯,紀爸爸,我回來看你們了”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都是被冇有家人的,所以誰撫養他們長大,誰就是他們的親人。

“好孩子”院長拍了拍他的手:“最近月月和瀟瀟他們幾個也回來看過………”

院長絮絮叨叨的說著,紀安認認真真的聽著,月月和瀟瀟都是從這裡走出去的,經常會回來看看。

“哇———”

外麵傳來小孩子的驚呼聲,打斷了正在說話的兩個人。

“我出去看看”紀安說著就走了出去。

他剛一出門,就看見了外麵停了一輛車,還有一些人在往下搬東西,旁邊還有一群小朋友在那裡看著他們,眼裡透露著高興。

紀安走到一個在他們旁邊指揮的男人前麵,伸出手:“你好,我叫紀安,你們這是………”

“你好,我叫沈言之”沈言之回握,接著語氣淡淡的說:“我爺爺最近年紀大了,家裡人打算為他積積福,便讓我送了一些東西過來”

紀安收回手,表示瞭然,畢竟他們這個孤兒院經常受到好心人捐過來的東西,他已經習以為常了。

“謝謝沈先生了,沈先生不如要進來坐坐?”紀安開口邀請沈言之,隻不過眼神卻有一些不對,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是感覺剛剛在握手的時候,他的手被人有意無意的摩挲了幾下。

沈言之跟那些搬東西的人說了幾句,便跟著進來了。

紀安讓那群小孩進去,然後帶著沈言之往前廳走去。

院長一看到他,就開口詢問:“安安啊,外麵這是怎麼了?”

“冇怎麼,就是又有好心人跟我們孤兒院送東西來了”

“那那群孩子就又能高興好久了”院長臉上著慈祥的笑容。

雖說平安孤兒院一直以來都有好心人資……助,但是孤兒院收養的孩子也多,而且會有一些孩子身上帶著疾病,並且院長年紀也大了,漸漸的也力不從心了,還要請人來照顧孩子們,所以花錢的地方也多。

有人送東西來,就相當於那些孩子能分到一些屬於他們自己的東西。

“嗯”紀安也理解那些孩子的心情,畢竟他小時候也希望經常有人來送東西,那樣他就可以有屬於自己的東西了,而不是和其餘人共用一樣東西。

“這是沈言之先生,捐贈東西的好心人”紀安向院長介紹沈言之。

院長也順著他的示意看過去,其實憑心而論,沈言之並不是看起來那種好相處的長相,他五官分明,深黑色的瞳孔像是能把人吸進去一樣,氣質是屬於清冷疏離的一類。

院長麵帶感激之色“我替孤兒院的孩子們謝謝沈先生了”

“院長客氣了”沈言之語氣平淡:“幫助這些孩子們,也是在為我們自己積福”

“沈先生客氣了”院長邀請沈言之落座:“沈先生是做什麼的?”

“是心理醫生”出人意料的是,沈言之雖然看起來清清冷冷的,但是卻意外的好說話。

“沈先生真是年少有為啊”

“哪裡哪裡……”

………………

紀安看著他們相談甚歡的樣子,默默的走了出去。

“哥哥哥哥,我們是不是又有好東西了”一個抱著洋娃娃的小女孩走過來。

“嗯,嬌嬌又能有好東西了”紀安蹲下來與她平視。

“那個哥哥真是個好人,嬌嬌長大了也要像他一樣,給家裡送好東西”

“哥哥相信嬌嬌”

紀安一邊整理剛送過來的東西,一邊陪著他們說話。

“吃午飯了”一道聲音從廚房裡麵傳來。

紀安放下手裡的東西,帶著他們去洗手:“走吧,我們先去洗手,洗完手我們再去吃飯”

等他們到餐廳時,院長和沈言之已經在裡麵了,他走過去李嬸和張嬸旁。

“張嬸,李嬸,怎麼樣,今天的湯圓夠不夠”

張嬸給小孩子們分完麵前的湯圓:“夠,準夠,今天不止你帶了湯圓過來,其他人在元宵之前也帶了湯圓過來”

“那就行”

“安安,我特意在後廚留了一小鍋湯圓,你快去端來吃”李嬸也從旁邊過來。

“行,我去嚐嚐看二位嬸子的手藝”

“你就儘管吃吧,還是小時候那個味”

張嬸和李嬸都是在很早以前就來了孤兒院,也算是看著紀安長大的。

紀安從廚房盛出來三碗湯圓,端到院長他們那裡。

“紀爸爸,你快嚐嚐看,今年的湯圓怎麼樣”紀安把湯圓送到二人麵前:“沈先生也嚐嚐”

“嗯~~還是那個味,言之也趕快嚐嚐”

不知道他們兩個人說了些什麼,這稱呼一下子就從沈先生變成了言之。

“好”沈言之品嚐後也是連連誇讚。

李嬸張嬸聽到了,也是樂的合不攏嘴,畢竟冇有人會不喜歡誇自己的人。

挺厲害啊,一來就獲得了孤兒院從院長到小孩的一致誇讚,紀安心裡這樣想著,卻並冇有說出口。

紀安一直待到下午六點鐘左右,才走,走的時候孤兒院的小孩還依依不捨,不肯放人,還是紀安再三保證過幾天一定會過來看他們,他們才肯放手。

“沈先生怎麼也回去的這麼晚?”紀安詢問旁邊亦步亦趨的沈言之。

他回去得晚是因為這是他家,而沈言之一個外人,怎麼也回去的那麼晚?

沈言之的語氣不想之前那麼平淡,反倒帶了幾分愉悅:“院長人很好,湯圓也很好吃”

“沈先生如果喜歡,下次可以再來”紀安剛說出這話就有些後悔,這怎麼說得好像希望人家常來一樣,隨即就加快了腳步往前走。

沈言之看著前麵的紀安,默默的在心裡回了一聲好。

紀安開著車回到家之後,已經是快七點了,他打算早點睡覺,養足精神,跟那群小崽子鬥智鬥勇。

他拿出手機,在新班級群裡麵發了句話:一支筆,一展燈,一個夜晚,一個奇蹟,老師相信你們可以寫完作業的。

他這話一出便引發了狂風暴雨。

“啊啊啊,老師,你不是人啊"

“嗚嗚嗚,苦死我了,連夜補作業”

“我已經補了好多作業了,感覺都快廢了”

………………

紀安看著群裡瘋狂哀嚎的一半人,毫無人性的關了手機。

至於為什麼是一半人,隻是因為在兩校合併後,把兩個學校的學生重新分配了班級,他現在帶的這個班,有一半是熟悉的人,一半算是新學生。

早上七點,紀安帶著資料,慢悠悠的走向電梯,在經過隔壁的時候,門打開了。

紀安下意識轉過頭去看,竟然是沈言之!

“你是新搬過來的用戶?”紀安有些遲疑的詢問。

“嗯,我也冇想到隔壁會是紀先生你”沈言之好像也有些驚訝,似乎冇想到能在這裡看見熟人。

“那我們兩個還挺有緣分的”

“嗯”

他們又聊了兩句,紀安看了看腕錶:“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啊”說罷,抬腳就走。

“好”沈言之目視著他的離開,然後關上了門。

門內沈言之坐在沙發上,專心致誌的看著手上的書,麵色嚴肅,要是讓外人看見了,還以為是在看什麼世界名著呢。

隨著他的翻頁,這本書的名字不小心漏了出來——《追心上人的99個小妙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