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政想要下一盤大棋

-

第四十八章

嬴政想要下一盤大棋

月婷不在宮中的日子,嬴政周身肅殺淩厲。

朝堂之上,分封製重提。

“皇上,現在我朝雖然推行郡縣製,但當前秦國版圖比原來擴張了數倍,地域太廣,無法控製。況皇上雄據四海,子弟卻為普通人,缺少可信任的幫手。故老臣鬥膽請皇上分封諸子到各地為王,以防各地異動。”朝堂之上,王太尉上疏。

“其他愛卿有何看法?”嬴政高坐殿堂之上,俯視群臣,不動聲色。

“王太尉之言有些道理,皇室宗族總是放心些。”有大臣小心翼翼地揣測皇帝心思,附合王太尉之奏。

“愛卿此言差矣,想當年秦國能於邊地崛起,繼而一統天下、製禦萬民,關鍵就是郡縣製。雖然郡縣製對官吏的財政支出增加,但卻能有效防止宗族勢力獨大。朕認為,郡縣製必須推廣到秦地每一個角落。以後再有妄提分封製的,一律按秦法處置。”嬴政說得風輕雲淡,聽者膽顫心驚。

“另外,必須對郡縣製下的權臣進行製約。在地方上分設郡守、郡尉和郡監。三人相互牽製,防止一方獨大。同時,在全國範圍內修建馳道,一旦出現叛亂,軍隊可以迅速抵達。”嬴政補充下旨,一切均深思熟慮。

“各位大人,朝廷推行各項改革,聽說儒生多有妄議之言。各位大人以為如何?”嬴政掃了一眼下麵噤若寒蟬的大臣們,繼續問道。

“皇上明鑒。皇上開創大業,創立萬世功績,本來就不是儒生所能理解的。如今天下安定,頒佈了統一法令,作為儒生,本應學習新法,遵守法製,卻拿前朝做法抵毀新朝。在下認為,五帝不相複,三代不相襲,治國之策因時而異。儒生之言實屬惑亂百姓,乾擾法紀。如此,有損皇上威信,助長營私結黨。必須嚴厲製止,以敬效尤

”李斯回道。

“儒生之為乃國之隱患,李大人可有良策?”嬴政追問。

“巨有一建議,燒燬不以秦為正宗的曆史書,有私藏百家書籍聚眾妄議朝政的,一律處斬。官吏知道而不舉報,與之同罪。”李斯答。

“其他大人可有異議?”嬴政問道,語氣威嚴。

“這……”眾臣欲言又止。

“既然各位大人無異議,朝廷即日下旨,按李大人所言頒佈法令,有違此令者,嚴懲不貸!以古非今者,滅族。”嬴政斬釘截鐵。

灼灼烈日之下,嬴政再次親臨長城視察工事。

工地塵土飛揚,工人們汗流浹背,揹負著沉重的石快和磚頭在崇山峻嶺之間穿行。一車車的泥土源源不斷從山下運到工地,成排的滾木、撬棍排成長龍。

負責長城工事的官員們小心翼翼地陪在嬴政身側。嬴政的身姿被光影拉長,極目遠眺間周身散發出強大的冷氣場。

“皇上,長城工事就地取材,因隻能使用嚴謹方法製出的新鮮磚塊,故進度稍慢。”工事官員解釋道。

“大人,長城是軍事要塞,在軍事防禦上意義重大。爾等在此監工,必須加快進度,儘快完工。”嬴政看著負責工地的官員說。

“下官遵旨。”負責工事的官員戰戰兢兢地領令。

“另外,長城工事對每一塊磚都要嚴格查驗、篩選,以確保城牆穩固。”嬴政說。

“是,皇上。”官員諾諾應道。

從長城返宮,嬴政再頒法令,對逃避徭役、延誤工期及製磚不合格人員嚴厲處罰。

深夜,嬴政召見李斯。

“李丞相,你看朕的兒子扶蘇如何啊?”嬴政問李斯。

“皇上,扶蘇殿下剛毅仁厚,有治國之才也。”聽皇上問扶蘇,李斯心下一驚,忙低了頭謙遜地回道。

“朕這兒子什麼都好,就是性格太過耿直,受儒家思想影響過重。朕始終認為,從法家統國到儒家治國,是需要一個很長過程的,秦國剛剛完成國家統一,要做的事很多,不能一蹴而就。而要讓扶蘇明白這些,還需要時間和曆練。”嬴政沉吟著說道。

“皇上明鑒。”李斯不知皇上意圖,唯唯諾諾附合著說。

“蒙氏乃朕信任之人,恬任外事而毅常為內謀。目前蒙恬在邊塞手握重兵,朕有意讓扶蘇受命前往上郡,協助蒙恬修築長城,抵禦匈奴。丞相以為如何?”嬴政望向李斯,目光深不可測。

“臣認為此安排甚好,殿下在蒙將軍身邊,能得到很好的曆煉。”李斯深知嬴政多疑,唯恐禍從口出。

是日,扶蘇領旨,卻不明嬴政心意,黯然離京。

嬴政遠望扶蘇遠去的背影,默然良久。

時不過一月,嬴政密召暗衛軍首領蕭越。“蕭都統,著你速挑選精銳貼身士衛,組建‘天地暗影’秘密組織,第一項任務先探明江湖情況,下步按朕的旨令行事。”嬴政心機深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