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拿到情報

-

度日如年。

伴隨著馬大少心中對唐佳柔的那一絲愛慕徹底消散,這個男人終於露出了他的真正麵目。

開玩笑,身為超大財閥馬家的大少爺,他怎會是一個憨厚呆傻的普通胖子?

唐佳柔脫著衣服趴在地上,費心費力地為他服務。

而他卻高高揚起黑色的皮鞭,一下又一下地抽打在唐佳柔的後背上。

一邊打,還一邊大罵:

“喪門星,該死的喪門星,我打死你!

要不是因為你,老子手下那麼多人怎麼會都冇了!

還想著救你媽,救你爹。

我救你祖宗!

老子抽死你!給我用力舔,不要停,否則老子不開心,今天讓你冇命回去!”

身體的痛苦以及心裡的委屈,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唐佳柔。

這短短的兩個小時,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的。

一切結束之後,她抱著自己破破爛爛的衣服,拖著傷痕累累的軀體,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間。

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全身佈滿淤泥,她恨得咬牙切齒。

“該死的馬胖子,你真是個變態,居然敢這樣打我。

老孃當初看上你簡直是瞎了眼!

你等著吧,方謙哥哥一定會把我接走的,老子以後再也不用看你的臉色了!”

唐佳柔輕輕一動,不小心又牽動了身上的傷勢,疼得她呲牙咧嘴。

等到她坐在床上喘了兩口氣之後,臉上又露出幾分喜意。

“還好我比較聰明,還是把方謙哥哥想要的情報給套了過來。”

她立即開開心心地給方謙打去電話,電話另一頭傳來有些不耐煩的聲音:

“怎麼這麼慢?讓你去打探個訊息就這麼難嗎?”

唐佳柔的心裡委屈極了。

她連忙開口:

“方謙哥哥,你怎麼能這樣說人家呢?

這可是機密中的機密啊,我要打探這樣的訊息可是付出了很大代價的呢,你怎麼一點都不心疼啊?

我剛剛還被那個變態胖子給打了一頓,不過我從頭到尾都冇有屈服,你說我棒不棒?”

方謙簡直無語。

這個臭婊子怎麼那麼多戲?

還冇有屈服,都被玩爛了,還要怎麼屈服?

他直接開口打斷對方的自賣自誇:

“彆囉嗦了,我要的情報是什麼?你最好彆浪費時間,極寒風暴就快要停止了。

你如果再不快點說出有用的東西,你媽和你弟弟的命我可保不住了!”

一聽這話,唐家柔頓時有些慌了。

自己落到如今的境地,其實也有媽和弟弟的原因。

不過這兩人畢竟是她的親人,而且要想讓自己回去,也離不開這兩人的幫助。

她立即對方謙說:

“方謙哥哥,你彆慌,我這就告訴你。

不過你拿到情報之後,一定要答應我,把我媽和弟弟接到你的避難所裡麵住,不然我擔心他們還會有危險。”

方謙隨便應付了一聲。

接到我的屋子裡來住?

現在連骨灰我都找不到,我怎麼接?

唐家柔得到方謙的保證後,立即長出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方謙哥哥,我今天問清楚了,那支救援部隊大概還有三天左右的時間才能到達這裡,現在的大概座標距離我這間酒店應該還有兩多百公裡的樣子。”

得到具體的情報後,方謙微微一笑,不耐煩地敷衍了一句:

“乾得不錯,你辛苦了,我會照顧好你媽他們的。”

說完,就立即掛斷電話。

緊接著,方謙拿出一張地圖,開始仔細觀察起來。

從這重雲市到首都那邊,大概隻有一條路可以通行。

再結合唐佳柔所說的具體座標,那麼大概位置就能確定了。

同時,方謙要找的可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整支部隊。

隻要知道一個大概位置,那不是比天上的星星還明亮。

風吹過,方謙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得更加狂妄。

他心裡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如果這一戰能夠取得勝利,將那一支救援部隊通通殲滅,那麼或許還可以去一趟唐佳柔所在的酒店。

看看這一對狗男女過得可還好。

如果有條件的話,最好給他們也找點麻煩。

可不能讓這些混蛋過得太好。

……

另一邊的唐佳柔張了張嘴巴,明顯還有什麼話想說。

可電話另一端傳來的“嘟嘟”聲,頓時讓她有些無語。

“這該死的方謙,這麼著急乾嘛?

我都說自己受到委屈了,他怎麼也一點不關心,真是煩人。”

唐佳柔想著自己剛纔刻意提了一嘴拿到這些情報有多麼不容易,就是為了讓方謙心中有愧,給自己說幾句好聽的話。

這樣便能進一步緩和兩人之間的關係,拉近感情。

卻冇想到對方隻是隨意敷衍了一句就掛斷電話。

不過冷靜下來之後,她的臉上很快又帶上喜悅的笑容。

方謙這麼急著掛斷電話,一定是想要去救我媽和弟弟。

這樣看來,他的心裡還是愛著我的。

男人嘛,就是這麼口是心非,算了,先讓他再裝一裝高冷。

顧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唐佳柔鑽進被窩裡,蓋上被子。

身心疲憊的她很快進入了夢鄉。

在夢裡,她夢到自己已經回到了方謙的身邊。

那裡有三十幾度的舒服暖氣,有吃不完的珍貴水果,營養豐富的牛排海鮮。

每天自己什麼都不用做,方謙就會端著各種各樣的美食來叫自己起床。

“方謙哥哥,你原諒我吧。

隻要你願意原諒我,我一定會當一個好妻子的。”

……

極寒風暴逐漸停歇,很快便到了第二天約定出發的時刻。

方謙整理好自己的行囊,帶著邊牧鐵壁一起下樓。

當他將房車從車庫中開出去時,第九棟前麵的空地上,已經集結好了五百多個全副武裝的年輕男子,這基本上是整個淩雲小區的精銳。

領頭的兩人正是韓老師和謝美麗。

看見眾人如約而至,方謙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

“我很開心你們能夠遵守約定來到這裡集合,大家如果都準備好了,那咱們這就出發吧!”

出發?

聽見方謙的話,韓老師和謝美麗卻皺起了眉頭。

他們看著麵前方謙的這輛雪地房車,內心羨慕無比。

可他們自己卻冇有任何交通工具,難道意味著他們隻能在後麵一路奔跑嗎?

那也太累人了吧!

韓老師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上前開口詢問:

“方謙先生,冒昧請問一下,這一次咱們作戰的地點距離這裡大概有多遠呢?”

方謙在車窗邊隨口回答道:

“大概兩百來公裡吧,今天說不定還趕不到,多半得明天了。”

聽到這個距離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

謝美麗當即表示:

“方謙先生,這任務恐怕也太難了,我估計我們辦不到啊!

您倒是有車,兩百多公裡不在話下,可是我們怎麼去?

難不成讓我們跟著在後麵跑兩百公裡?

這也太慘了吧!

而且極寒風暴的平靜期大概也就隻有三個小時左右,根本不現實啊!

彆說是明天了,哪怕是下週都不一定能到。”

在如今的這個惡劣天氣下,在雪地中奔跑會消耗大量的能量。

如果是正常狀況,人一個小時可以走十公裡。

在這雪地之中,兩小時能夠走個三五公裡就算是不錯了。

硬要說下來的話,確實要走周。

看見他們這有些退縮的樣子,方謙哈哈一笑:

“你們想什麼呢?怎麼可能讓你們跟在後麵走呢?

放心吧,都可以坐車,我用這輛房車把你們拉到目的地不就行了。”

雖然在方謙的心中,眼前的這些人都是他的炮灰。

他根本不介意這些人的生死,可是炮灰也要死在有用的地方纔行,要是在路上累死了,那也太浪費了。

彆聽他這樣說,謝美麗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他嘿嘿一笑:

“方謙先生果然夠仗義!

我看你這輛雪地房車的個頭不小,估計擠一擠能夠裝二十來個人,隻需要往返跑個十幾趟,就能夠把咱們全部運過去。

雖然說累一點,但一天的時間應該夠了。”

這時,旁邊的韓老師也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要往返十幾二十趟接送這五百個人,這可是一個大工程啊!

一趟來回就是四百公裡,這算下來不得幾千上萬公裡?

哪怕是專業的出租車司機也跑不了這麼遠。

這方謙能夠吃這種苦?

很明顯,他多半吃不了。

那到時候就得讓彆人幫忙開車,我的機會不就來了嗎?

要是我有機會獨自駕駛這輛雪地房車,那我還執行個屁的任務!

直接開著這車掉頭就跑。

有著這輛大殺器,這末日,我豈不是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想到這一點,他立即拍著胸脯站了出來:

“方謙先生,來回要跑這麼多趟也太累了。

不如讓我代勞,為您駕駛這輛車吧!

我保證把任務圓滿完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