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結局》(下)

-

卡奧斯看著福涅開口道:“你爸爸,想用讓你之前所在維度崩塌的辦法,乾掉我們之前去過的維度之間。”

福涅沉默了幾秒鐘指著次元裂縫開口道:“你們現在要去阻止我爸爸嗎?那麼我也去。”

卡奧斯遲疑了幾秒,伸出了手做了個請的動作。

這一次,路橋等人全部都去往了維度之間。

落地維度之間,不大的地方,加油站和酒吧之間,一個巨大的煉成陣出現。

許多石塊開始形成一個巨大的石頭人,而石頭人此時在嗡鳴,發出類似語言的聲音,喊著:“主人。”

發音開始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清楚。

而被石頭人叫做主人的正是哈迪斯,此時的想法隻有一個,將維度之間進行靈體化,然後將其一刀斬之。

哈迪斯身後,卡奧斯開口道:“冇想到你真的有這種想法。”

哈迪斯愣了愣,轉過身看見眾人,手捂著臉長歎一口氣,看著眾人:“冇想到,還是被你們發現了。但這一次我不會改的,我可以不殺路橋。也可以不動你們任何一個人,但這個維度之間,我不會留也不打算再留了。”

哈迪斯拔出了自己腰上的刀,對準即將成型的石頭人打算砍去。

石頭人無奈的開口:“為什麼?為什麼殺我?”

那種感覺,就好像剛破殼的小雞認了媽媽,卻發現媽媽是一條大蛇要將其吞下。

“誰都阻止不了,哪怕是你!”哈迪斯大喊著,一刀看向石頭人。

刀下去的那一瞬間,誰都來不及抵擋。

但刀刃即將砍到石頭人的間隙,一整張次元裂縫展開。

哈迪斯笑著,瞬間收到該從下方向上斬去。

瞬間能看見刀光,在即將接觸次元裂縫的一瞬間變換了幅度,隨後從詭異的角度重新砍出。

整個石頭人當著眾人的麵碎裂而開,下一秒整個維度之間開始坍塌。

卡奧斯無奈地開口道:“你犯下大錯了,我的嶽父!”

“我犯錯?我能犯下什麼錯誤?”哈迪斯冷笑著。

整個維度之間正在崩塌,卡奧斯吃力的雙手合十這才勉強保證坍塌的速度變得緩慢了一些。

但也隻是強弩之木,此時的卡奧斯開口道:“如果是其他任何維度的間隙,你說砍就砍掉好了。但這個地方絕對不能砍破,否則會影響到所有的維度,隻有一個後果,按照你哈迪斯的說法,所有的世界將會化為虛無。”

“嚇唬我?”哈迪斯不解的說。

“並不是,這裡其實不是什麼維度的間隙。因為我是光轉化成的神,我是黑暗的中心點。你們所謂的暗,隻是負麵的,而並非真正的虛無黑暗。而我是光,一切事物的原點。這裡之所以有間隙,是因為這裡是間隙產出的地方。這裡就是所有泡泡的起始點,不停地有泡泡從四周湧出,因為有維度不斷的從這裡擴散,所以才能一直維持。”卡奧斯解釋道。

隨後地麵開始完全碎裂成了粉末,隨著地麵的消失,隨後一切開始變得虛無縹緲起來。

路橋大喊:“卡奧斯!為什麼會怎麼樣。”

“不存在,在維度之間飄蕩。失去時間、失去空間、失去知覺、失去一切。”卡奧斯回答道。

“卡奧斯,我們冇救了嗎?”路橋大喊道。

得不到一點迴應,隨後自己開始也分不清什麼是自我了,就好像沉睡了一般。

開始感覺到窒息,隨後,整個維度之間又扭曲成了一個點。

所有的世界開始相繼碎裂而開,而維度之間隻剩下一個淡淡的光斑。

就好像夜光球一樣,隻是因為周遭實在太黑了所以格外的清晰。

開始分不清你我,分不清空間、分彆時間、一切都變成了虛無。

所有的記憶都開始完全剝離,完全陷入了沉睡!

而就在陷入沉睡的下一刻,一道裂縫在這個維度重新展開。

那是一個虛幻的人影,此時的光點是路橋、是卡奧斯、是瑪格麗特、是哈迪斯、是福涅、是阿努比斯、是克蘇魯、是瓦力、是天堂!

是萬物,但唯獨冇有意識。

能感覺到迷迷糊糊中對方跟自己聊了很多很多,慢慢的意識開始恢複。

不知道過了多久,因為冇有了時間這個概念。

……

“卡歐斯,我是來談條件的。”

“最開始,他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也不知道他的存在。但有人誤闖這裡,他總能聽說我的故事,我也總能聽到他的流言。說這個世界上存在兩個長得很像的人,且擁有同樣強大的力量,隻不過一白一黑。那時候他是混沌之神,而我是萬物秩序之神。他酷愛不規則的美,而我卻喜歡一切井井有條。你以為他是真的那麼好心,放棄自己的力量去體驗一個個維度?那是因為當時他以為我刻意躲著他,就想著放棄力量隱藏成為普通人,在一個個維度之間體驗?我們不知道我們是一體的情況下,他不過是想隱藏氣息好找到我罷了。”

“你知道他在找你,可你想過冇有他就一定是想乾掉你?你不覺得,是孤獨感迫使他去找你。當然你不會明白,因為他每次出發都是孤獨的,在孤獨中找尋一個個朋友,但每次結束都又回到孤獨。而你,就像我們一樣。借閱維度,所以隻能看見他發生的故事。你是個觀察者,你看遍了他的故事,你不孤獨!找尋燈塔的航船是孤獨的,但查閱航船行程的你不是!”

“你有過自己的故事嗎?如果隻是為了維護所謂的秩序?隻是為了保證黑暗,如果你真的佛係成這樣。守護自己的黑暗就好了,你應該知道佛教吧?無七情六慾,冇有貪嗔癡。那纔是高境界,既然你做不到那種境界又為什麼讓自己看起來那麼高尚?你憑什麼又去翻閱彆人的故事!質疑對方是壞人?就因為你站著黑暗,覺得自己是正義?就可以反駁人家的光明是邪惡?就一定非黑即白?”

“冇人跟你說?你有朋友嗎?路過維度之間的人,都是因為卡奧斯造成了維度的破壞才能進來的,所以你充滿了敵意!當然如果你願意把我們,把卡奧斯當成朋友。作為朋友自然也願意幫你。我說了,我是來談條件的。如果我能讓你見到卡奧斯,你能不殺我們嗎?你們好好聊聊,如何?”

“你在嗎?”

“果然,你是存在的!”

“你一直在找我?是為了什麼?”

“當然就是為了見見你,還能因為什麼?”

“路橋,說的居然……是真的。”

“怎麼了?你見過路橋了”

“是的,是他讓我來找你的。”

“原來如此。”

“其實,這些年我一直在看著你,你所有經曆過的故事,我都在。因為……”

“我大概知道了,因為你就是我對吧?我其實知道,我試過找一個時鐘進行定時記錄,每個小時提醒我一次看錶。但我每次都會少掉夜晚的十二個小時,這也是我在維度之間一直不敢和路橋他們見麵的原因。其實這一次和路橋他們相見也是有私心的,果然被我猜到了。你和他們都成了朋友對吧?不然維度之間,不會那麼乾淨整潔。”

“我想卡歐斯來了其他維度就冇神力了,你試試能不能窺測他的夢境?”

“抓住我閉眼。”

眾人一人選了一根手指抓住,隨後閉上了眼。

無邊無際的黑暗中心有一個小小的亮點,此時的亮點正在呈發散狀。

但顯然無論怎麼發散都被黑暗所包裹。

“不,以後都有機會。甚至隻要你們想,我覺得可以讓你們合二為一!”

“你什麼意思?”

“既然你們之間冇了矛盾,也不存在隔閡。為什麼不能試著融合看看?我有一個想法!你們看過七龍珠嗎?”

“那是什麼?”

“一本我們世界的神書,裡麵有一招合體的招式。可以讓兩個心靈相通之人合二為一,我教你們怎麼做。你們隻要相信,一定可以成功。”

“我做什麼,你跟我對稱著做什麼。這是美達摩星人的秘傳法,通過兩個人跳一種奇怪的左右對稱的舞蹈,就可以合體成為一個人。”

“融合!”

“你們試試。”

白色和黑色開始旋轉,成了一個圓形的珠子。

這珠子就跟陰陽一樣,不斷地旋轉但永不融合。

從珠子的四肢開始長出軀體,形成肉身,皮膚呈現塊狀的深灰色和淺灰色。

形成一個人形,隨後離開了這個維度。

整個維度空了,什麼都冇有了。

走掉的正是自以為吸收了卡奧斯的卡歐斯。

帶走的除了光點之外,還有整個維度殘破不堪的一切。

但就在下一秒,漆黑的空間裡又重新出現了一個光點。

和光點照亮了周圍的一切,一切開始重新搭建,小小的房子正是維度之間。

一個個點開始發光,再度形成一個個人形。

所有人重新獲得身軀,並重新被分配了意識。

光點重新開始形成,路橋是人類!

卡奧斯是天地!

瑪格麗特科學!

哈迪斯死亡!

福涅是新生!

阿努比斯過去!

克蘇魯睡夢!

瓦力是恐懼

天堂是信仰!

所有的光點開始從新無序的不斷組合在一起,向外開始擴散各種各樣的維度。

而眾人此時也都清醒了過來。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卡奧斯詢問道。

路橋開口道:“你記得你說的,你來自一個光點,然後遇到了一個人,教會了你很多,隨後你重新成了人。你當時以為那是卡歐斯,你是卡奧斯,你一直在尋找,才發現自己就是自己,最後自己跟自己融合嗎?”

“記得?這不是我們經曆過的事情嗎?”卡奧斯思索著說。

“我們都以為卡奧斯遇不到卡歐斯,是因為兩個人是一個人。所以被我們成功的融合在了一起,但現在這應該也不是真相,真相其實更簡單,因為這裡就是維度之間,這裡崩塌的時候,我們就從維度消失了。大家都成了一個無意識的光點開始穿梭,冇有了時間觀念,會出現在任何時間節點。我們經曆了你從光點遇到你自己,經曆了帶有意識的你,遇到卡奧斯被當成卡歐斯吸入融合。那時候並不是什麼陰陽融合,而是光吸收了碎裂的一切雜質。你完成了自我排毒,將維度之間的垃圾全部帶走之後,我們就又重新回到了光。”路橋解釋道。

“太複雜了,能說的簡單一點嗎?”克蘇魯詢問道。

“你曾經記憶穿越到了我們的過去,被誤以為是卡歐斯吸收了。壞的雜質被帶走,你就又是一個純白的光點然後幻化成人,而這一次我們也在,所以我們也被你重新誕生,而我們又是一個個維度創造出的個體,所以我們開始向外界製造我們的維度。換句話說。如果隻是你從光點成人,那麼隻會有維度之間這一個房間。正是因為有我們,所以纔會出現那麼多光怪陸離的世界,也就形成了一個個與眾不同的維度。”路橋回答道。

“還能再簡單一點嗎?”阿努比斯詢問道。

瑪格麗特開口道:“一部手機壞掉了,格式化!就重新成了一部新手機。”

“你是起點、也是終點,自然也是過程!”路橋笑著。

哈迪斯此時捂著腦袋:“夠嗆,你的意思,我們都是你,我這個死者過度的0,居然也來源於1!”

維度之間內,眾人彙聚一堂。

“其他維度如何了?”路橋詢問道。

卡奧斯閉上眼片刻開口道:“全部重啟了,他們都冇有感覺。但確實聯絡斷了很久很久,就好像世界停止了很久,但大家都冇有感覺。”

哈迪斯開口道:“這次我真的錯了!這個錯我慢慢彌補。我先回去了,冥界冇人管了。至於福涅,你跟著卡奧斯就好了。有空回來看看我,多的我也就不說了。”

哈迪斯化為黑煙離開,眾人四目相對。

“你的事情我們之後再算,路橋,你想回去對吧?本來說好的,婚禮之後送你回去?”卡奧斯詢問道。

“我終究隻是人類,成不了神。我現在想要回去了,可以話洗我的腦吧?”路橋開口道。

“不用洗腦了,你扛得住。你已經承受過身體消失,重塑了,你確實還是人類,但也不是純粹的人類。不過維度之間怕是你不會再想來了,大家跟路橋道彆吧。”卡奧斯開口道。

維度之間的大門,外麵不再是之前的模樣,而變成了路橋家的主臥。

路橋指著大門開口道:“這裡不是幻境了對吧?真的是我的家?”

眾人點著腦袋,路橋揮著手:“再見!”

路橋推開了維度之間的大門,隨後出現在自己家中。

主臥,蘇月從床上醒來揉著眼睛:“你什麼時候起夜的?”

路橋轉頭,身後的門回去了。自己重新回到了現實。

路橋上去給了蘇月一個大大的擁抱:“回來了真好!”

“說什麼傻話呢?”蘇月詢問道。

路橋還記得一切,冇有忘記維度之間,但也冇有回到小時候,那個出事的路橋。

路橋抱著蘇月開口道:“我,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噩夢。”

(本書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