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回到東方(下)

-

1

一條漆黑深邃的地道,馬卡羅夫舉著火把獨自在地道中前行,他不知道這條地道通向何方,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來到這裡,是來探尋迷失的文明,還是為了得到阿裡巴巴的寶藏?

他就這樣不停地向前行進著,突然,前方閃出一個白色的幽靈,擋住了馬卡羅夫的去路!馬卡羅夫驚恐萬分,向後退了兩步,立定,重新打量對麵這個白色的幽靈,馬卡羅夫嘴裡不禁喃喃喊出了“米沙?”這個名字。

幽靈米沙看看馬卡羅夫,用低沉沙啞的聲音對馬卡羅夫說道:“跟我來。”說罷,米沙轉身繼續向地道深處走去,馬卡羅夫不知米沙何意,隻見米沙步履輕盈,快步向前走去,馬卡羅夫隻得在後緊緊追趕,可是米沙卻越來越快,馬卡羅夫用儘全力,仍無法跟上米沙的步伐,他想喊米沙,但他張大了嘴,怎麼也發不出聲音,終於,米沙在轉過一道彎後,消失了。

四周又恢複了平靜,馬卡羅夫停住腳步,靜靜地注視著周圍,這是地道的儘頭,前麵再冇有路了,“米沙呢?怎麼不見了?”馬卡羅夫狐疑著來到地道的儘頭,他用火把照亮了整麵岩壁,他忽然發現地道儘頭的岩壁上有些奇怪的線條,還有些許殘留的顏色,他湊近岩壁,在火把的照射下,馬卡羅夫猛地睜大了眼睛,他……他又看見了那個可怕的圖案。

“不!——不!”馬卡羅夫喊了一聲,終於驚醒過來,旁邊的唐風趕忙打開車廂裡的燈,關切地問馬卡羅夫:“老馬,你又做噩夢了?”

“不!那不是夢,它……它太真實了。”馬卡羅夫從床上坐了起來,頭腦裡不停地閃出剛纔的情景,這時,韓江和徐仁宇也被驚醒了。

馬卡羅夫看看麵前的幾箇中國朋友,又輕輕拉開車窗上的窗簾,車窗外,一片漆黑,看不到邊際的西伯利亞原始大森林,馬卡羅夫這才記起,他們早已翻越了烏拉爾山,進入了西伯利亞,他記不清他們在這廣袤的土地上走了多少天,列車上所有的旅客都開始麻木,開始厭倦這冇完冇了的旅程,……“自己怎麼會做了那麼一個噩夢?”馬卡羅夫盯著車窗陷入了沉思。

“看樣子,我們明天就可以到國境了,總算是要回家了。”韓江盯著漆黑的車窗外喃喃自語道。

馬卡羅夫聽到韓江的聲音,這纔回過神,轉身對眾人說:“抱歉,把你們都給吵醒了。”

唐風大度地說道:“老馬,其實我們這些天早就睡夠了,所以你並冇有吵到我們,而且現在天也快亮了,既然大家都醒了,不如你接著上次給我們說說你那趟蒙古之行吧。”

馬卡羅夫又回想起了靠近中蒙邊境的大戈壁,還有荒涼戈壁灘上的那個秘密基地。

2

……

時間就像戈壁灘上的細沙,隨風飄逝,馬卡羅夫和布爾堅科已經來到這個基地快半年了,這半年中,李國文的身體已經恢複了原狀,邊防軍又陸續移交了十多名非法越境者,這些人當中,有知青,也有當地牧民,布爾堅科和馬卡羅夫對這些人進行了反覆審問、甄彆,最後,隻留下了九個人,這其中當然也包括李國文。

一天晚上,戈壁灘上破天荒地下了一場暴雨,狂風捲著雨滴重重地打在鐵皮屋上,發出可怖的聲響,基地最大的一間鐵皮屋中,一片肅殺之氣,布爾堅科、馬卡羅夫和他們最後挑選的九個非法越境者,齊聚在這間屋子裡。

布爾堅科和馬卡羅夫對視一眼,然後站了起來,他的一雙鷹眼環視四周,當布爾堅科的目光最後落在李國文身上時,他用不怎麼熟練的中文開口了:“諸位,這些天下來,你們應該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身份,我也已經掌握了你們的情況,所以,我相信今天在這裡,我們可以開誠佈公地談一談了。我曾問過你們每一個人,為什麼越過邊境,來到這裡?雖然你們給出的理由各異,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你們不滿意過去的生活,希望開始一種新的生活。”

說到這,布爾堅科停了下來,再次盯著屋中的九個人看了一遍,然後才繼續說道:“可你們需要知道,作為非法越境者,你們不可能像正常人那樣開始新的生活,你們冇有身份,冇有技能,可以說是一無所有。當然,我知道你們都有強壯的體魄,堅定的意誌和聰明的大腦,但僅僅有這些是不夠的,遠遠不夠!所以,我很想幫助你們,為了讓你們能有一個新的開始,我們必須合作。”

布爾堅科再次停下來,環視眾人,見無有異議,又開口說道:“合作的內容很簡單,也很公平,你們為我們工作,以此來換取合法的身份和一定的報酬。首先,我們會培訓你們,然後,你們為我們工作,在達到一定年限後,一般至少要為我們工作五年以上,我們可以給你們合法的身份,包括護照,以及可觀的美元。到時,你們可以選擇是留下來繼續為我們工作,還是離開,如果選擇離開,我們可以送你們去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總之,隻要你們為我們工作,你們就會有一個新的身份,開始新的生活。怎麼樣,諸位,這個合作很公平吧?”

布爾堅科話音剛落,李國文率先站了起來,表態道:“我願意為你們工作。”

布爾堅科看著李國文,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把目光移向其他人,其他人還在猶豫,但是,布爾堅科心裡已有十足的把握,他知道,這些人從越過國境的那天起,就再也冇有選擇的餘地了。

3

兩天後,正如布爾堅科所預料的,九個人全部在相關檔案上簽了字,馬卡羅夫和布爾堅科拿著這九份檔案,回到他倆屋中,開始撰寫一份檔案,這是一份重要的檔案,是對他們近半年工作的一次總結,馬卡羅夫一邊撰寫檔案,一邊仔細翻看這九份檔案,不禁歎息道:“這九份檔案,真像是九份賣身契。”

“但對他們來說,卻是非常公平的賣身契。”布爾堅科接道。

馬卡羅夫無奈地搖搖頭,繼續埋頭撰寫報告,報告遞上去後,很快,總部回覆就來了,總部對他們前段時間的工作很滿意,並命令他們以此為基礎,成立一個訓練基地,並給這個訓練基地命名為“前進基地”。同時,總部授權馬卡羅夫和布爾堅科,可以從蒙古和遠東、西伯利亞地區招募人員,參加訓練,他們的目標隻有一個,訓練出越來越多的可以潛入中國執行任務的特工。

最讓布爾堅科興奮的還不止這些,因為訓練基地的擴大,總部給基地的撥款,以及人員配置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並且給基地配置了一架直升機,隻不過讓布爾堅科不爽的是,這架直升機竟是接他們來這裡的那架老式米——8直升機。

有了錢,有了人,又有了總部的肯定,布爾堅科乾勁十足,開始了他的超級殘酷魔鬼訓練計劃,按照這個計劃,不論嚴寒,不論酷暑,每天早上五點起床,在戈壁灘上長跑兩個小時,布爾堅科還給這個長跑起了個很牛的名字——戈壁大拉練。吃過早飯,是射擊訓練,教官教授各種槍械使用,接著,是教官教授各種特工專業技術,包括監聽、發報、偽裝、爆炸等等,下午是擒拿、格鬥訓練,晚飯前,又是超強度的體能訓練,這一白天訓練完了,還不算完,晚上還有文化知識的訓練,包括教授各種語言,和按照每個人特點,量身定製的一些專業知識。

訓練基地內是熱火朝天,布爾堅科常常以身作則,帶領學員們訓練,比如,每天一早,馬卡羅夫還在睡夢中,布爾堅科就已經帶著學員在茫茫戈壁上開始了拉練。一晃又是一年多過去了,這一年多以來,馬卡羅夫常常產生這樣的錯覺,這個基地的最高領導,究竟是布爾堅科,還是他自己?回想他倆最初一起來到這裡之後發生的事,馬卡羅夫忽然覺著這一切的進程,似乎都是布爾堅科在一手操辦,而自己倒成了配角,隻是打打下手,給總部寫寫報告。馬卡羅夫輕輕歎了口氣,這也不能怪布爾堅科,本來他的資曆就比自己老,經曆的事,見過的人,都比自己多,如果不是什麼所謂的“戴罪立功”,恐怕這個基地的最高領導非布爾堅科莫屬!

馬卡羅夫又想起了列寧格勒,溫柔的妻子,已經分彆快兩年了,她現在怎麼樣了呢?為了保密,在這個基地裡,除了和總部的通訊,一切和外界的通訊都是被禁止的。馬卡羅夫上次在電話裡聽到妻子的聲音,還是半年前,在去伊爾庫茨克執行任務時,偷偷給妻子打了個長途,之後,便再也冇有妻子的音訊。

4

馬卡羅夫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回去,離開這荒涼的沙漠。有一天,總部突然派來了一位將軍,這是基地第一次有上級來視察,這位在總部坐慣了辦公室的將軍,顯然難以適應基地惡劣的環境,將軍匆匆視察了一遍基地,也冇召集眾人,便徑直來到馬卡羅夫麵前,當著布爾堅科和其他幾名軍官的麵,開始執行他的第二項使命——宣佈總部嘉獎令,嘉獎所有有功人員,並晉升馬卡羅夫為中校。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晉升,馬卡羅夫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自己比起其他很多同事,晉升的速度已經夠快了,過去,是因為謝列平的關照,那麼現在呢?是因為……因為我自己的能力?馬卡羅夫在猶疑中,送走了將軍,在不知道自己晉升中校的命令之前,他本來想問問將軍,什麼時候能把他調回去?但是,這箇中校軍銜,卻讓他將已經準備好的問題嚥了回去!

將軍走後,馬卡羅夫忽然又想到了一個問題,為什麼冇有布爾堅科,幾乎所有人都得到了嘉獎,自己還晉升為中校,可是,布爾堅科呢?不但冇有得到晉升,嘉獎令裡,甚至對他都冇有提及!這是怎麼回事?

他安慰布爾堅科道:“也許你晉升的命令,很快就會到了。”

布爾堅科苦笑地搖搖頭:“我不奢望什麼晉升,我已經是上校了,再晉升,難道會給我個將軍?嗬嗬!”

“可嘉獎令裡也應該提到你啊?”馬卡羅夫真的是為布爾堅科感到不平。

布爾堅科冇有回答馬卡羅夫,他躺倒在床上,盯著鐵皮屋頂,沉默不語……

馬卡羅夫想布爾堅科冇有得到嘉獎,應該不會再有以往的積極性了,可他錯了,第二天淩晨,天還冇亮,夜色籠罩下的戈壁灘,冇有一絲亮光,隻有基地的兩盞巨型探照燈,發出刺眼的光亮,在探照燈下,佇立一人,正是布爾堅科,隨著他的一聲哨響,基地內所有的學員全部集

合完畢,接著,布爾堅科依舊帶領學員開始了他的戈壁大拉練。

馬卡羅夫被驚呆了,他不得不佩服布爾堅科的意誌,這一天,他也加入了布爾堅科的戈壁大拉練。

布爾堅科的魔鬼訓練計劃是極其殘酷的,許多學員最後都慘遭淘汰。淘汰下來的學員,結局往往是悲慘的,按照布爾堅科的話,叫做“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那些自願報名招募來的還好,最慘的是那些非法越境者,他們的結局隻有一個——重新被關起來。

所有人都清楚這個結局,因此,那些越境者訓練起來格外賣力,而自願報名的學員,淘汰率則比較高。基地已經送走了幾批自願報名來的學員,現在,基地裡還有十二個被淘汰下來的非法越境者,一直冇被送走,等待他們的將是殘酷的結局,馬卡羅夫動了惻隱之心,還想再給他們一次機會。

布爾堅科在查閱了相關檔案資料後,憂心忡忡地對馬卡羅夫說:“這十二個被淘汰的非法越境者,還繼續呆在基地裡是危險的,他們雖然被淘汰,但畢竟接受過培訓,有一定的軍事能力,如果,他們和其他學員串通起來,後果不堪設想。”

馬卡羅夫低頭不語,過了好一會兒,才抬頭問布爾堅科:“那你認為,應該怎麼處置他們?”

“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這是我們的一貫原則。”布爾堅科輕鬆地回道。

“你是說把他們送到監獄裡去?”

“是的!這些人當中,有的本來就是我們從監獄裡挑來的,還有一些非法越境者本來就該去監獄。”

“可你有冇有為他們的將來考慮過?他們回去後,會怎樣?”

“這不是我所要考慮的,我隻知道,他們已經被淘汰了,而他們繼續在基地待下去,隻會是基地的負擔和不穩定因素。”布爾堅科麵無表情地答道。

馬卡羅夫無奈地搖搖頭,他也冇有彆的辦法,隻好請示總部,很快,總部的命令就到了:著可靠得力軍官押送此十二人至伊爾庫茨克。

5

那架老式的米—8直升機靜靜地停在基地外的戈壁灘上,十二名淘汰者均被反綁雙手,押上了直升機,為以防萬一,布爾堅科決定這趟由他親自押送。馬卡羅夫本想由自己來押送,但看布爾堅科態度堅決,就冇再說什麼,兩人默默地走到直升機下,握手道彆,馬卡羅夫忽然對布爾堅科有些不捨,這個瘦高的男人,本來就瘦,這兩年戈壁灘上的艱苦生活,使他更瘦了。

馬卡羅夫終於鬆開了布爾堅科的手,此時,他還不知道,這一彆,竟成為他倆的永彆,因為就在直升機起飛五分鐘後,在馬卡羅夫視線儘頭,戈壁灘上升騰起一團巨大的火球,緊接著傳來一聲巨響,這巨響震得整個戈壁灘都顫抖起來,那架載有布爾堅科和十二名淘汰者的米—8直升機墜毀在了戈壁深處。

火光映紅了整個天空,基地內,所有人都驚得目瞪口呆,馬卡羅夫怔在原地好久,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救人。他焦急地看看基地內已經騷動不安的學員,心裡很快否定了這幫人,他還是不放心這些人,他命令一名軍官留守,負責基地的安全,然後,命令上尉集合十多人,帶上滅火器材,和自己前往飛機墜毀地點。

當他們所乘的吉普車要駛出基地時,突然,騷動的人群中衝出一人,攔住了吉普車,馬卡羅夫定睛一看,此人正是李國文。之前,李國文在訓練營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狀態,各項考覈名列前茅,而且服從命令,從冇有頂撞教官的行為。此刻,他跳出來,想乾什麼?馬卡羅夫怒道:“你要乾什麼?”

“請帶上我。”李國文的眼神透著一種堅定,死死盯著馬卡羅夫。

馬卡羅夫的大腦快速判斷著,李國文想乾什麼?也許他是想最後再見見那個曾經改變他命運的人,雖然那個人多半已經死了,想到這,馬卡羅夫終於點了點頭,李國文迅速跳上另一輛吉普車,車隊這才疾馳而出。

五輛吉普車在戈壁灘上一路狂奔,但是直升機墜毀的地點顯然要比他們想象得遠,他們用了儘二十分鐘,在翻過一座不高的亂石山後,纔在戈壁灘上發現了米——8直升機的殘骸。

直升機殘骸上的火勢已經漸漸平息,馬卡羅夫一邊用滅火器撲滅零星的火種,一邊檢視殘骸的情形,刺鼻的燒焦味和嗆人的濃煙,直衝馬卡羅夫的口鼻,這其中還伴隨著許多有毒氣體,他趕緊戴上了防毒麵具。

一具具的燒焦變形的屍骸被抬了出來,上尉報告說:“已發現十七具屍體,未發現倖存者。”

是啊!根據直升機燒燬的程度看,不會有倖存者了,十七具屍體?機上十二名被淘汰者,再加上負責押送的布爾堅科以及其他三名軍官,另有兩名飛行員,應該是十八人,怎麼還少一人?

馬卡羅夫想著,繼續在飛機殘骸中搜尋,又有一具被燒得極度變形的屍骸出現在他的麵前,他透過防毒麵具,從上到下,仔細檢視這具屍骸,突然,馬卡羅夫的雙眼定住了,他的瞳孔急速放大著,因為他看見了令他恐怖的一幕——這具骸骨的左臂已經燒得隻剩下骨架,而就在隻剩下骨架的左手上,卻緊

緊地攥著***槍。馬卡羅夫緩緩脫去防毒麵具,俯下身,仔細觀察,這是一把TT—33手槍,這是布爾堅科的配槍,而布爾堅科正是左撇子,看到這,馬卡羅夫閉上了眼睛,他不忍再看布爾堅科的屍體,因為這具骸骨被燒得實在是太恐怖了,已經完全看不出來他的本來麵目,用麵目猙獰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

6

布爾堅科的屍體也被抬了出來,一共十八具屍體,全部找到,十八具屍體被並排擺放在戈壁灘上,**裸地暴露在眾人麵前。上尉忽然湊到馬卡羅夫耳畔,小聲報告道:“您難道不覺著有些奇怪,上校臨死時為什麼手上會握著槍?”

馬卡羅夫聞聽,渾身一顫,是啊!布爾堅科怎麼會在臨死一刻,死死攥住手槍?馬卡羅夫腦中馬上想到——是不是在飛機上發生過搏鬥?他又一次仔細檢查了其他的屍體,特彆是那十二名被淘汰者,這是可怖的一幕,十二具被燒焦的屍體,仍然保持著被反綁的狀態,他們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也冇有獲得自由。這十二人既然被反綁,怎麼可能會在機上發生搏鬥?而且,所有屍體上都冇有發現彈孔,說明並冇有發生槍戰。

馬卡羅夫查勘完所有屍體,站起來小聲反問上尉:“你覺得十二個被綁住的囚徒,有反抗的能力嗎?”

上尉搖搖頭,答道:“那上校握著槍,隻能解釋為直升機出事後,上校為以防萬一,拔出了槍,而實際上並冇有發生任何搏鬥。”

“這完全符合上校的一貫作風,也隻能這麼解釋,如果需要更全麵的檢查,那就要請專家們來了。”馬卡羅夫說。

馬卡羅夫說完,轉臉正瞥見李國文,李國文趕到直升機墜毀現場後,一直沉默不語,此時,他正趴在布爾堅科的屍體上,仔細勘查著,馬卡羅夫問李國文:“你有什麼看法?”馬卡羅夫知道,憑李國文的天賦,再加上這兩年多的訓練,他已經是一個合格,甚至可以說是優秀的特工了。

但是,李國文在勘查完現場,隻是談談地回道:“還是等上麵的專家來吧!我們隻要做好我們的事就行了。”

三天後,從莫斯科總部來的專家組進駐“前進基地”。同樣是無法適應這裡惡劣的環境,專家組的專家們很快便結束了調查,他們得出的結論與馬卡羅夫的觀點完全相同,直升機升空後,並未發生過搏鬥,直升機墜毀主要是由於發動機吸入大量沙石,導致發動機故障所致。

馬卡羅夫寫好了給總部的報告,與專家組的報告幾乎同時遞交給了總部。很快,總部派來了一位名叫“巴維爾”的中校,接替布爾堅科的職位。“前進基地”內似乎一切又恢複了正常,馬卡羅夫的生活也恢複了常態,他每天坐在鐵皮屋內,等待著那一紙調令。半年後,那一紙調令終於來了,已經整整三年,馬卡羅夫終於要離開這裡,他冇有一絲興奮,他向那位中校移交了工作後,平靜地坐上開往莫斯科的飛機,結束了這次並不愉快的蒙古之行。

……

隨著蒙古之行的結束,馬卡羅夫看看車窗外,窗外旭日初昇,陽光明媚,他們已經快到邊境了,他生命中又一次來到了東方。馬卡羅夫重新整理了一下心情,驅散這些天籠罩他內心的陰霾,他希望這一次東方之行一切都能順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