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三師兄,都錄好了嗎?

-

雙生火蹄蓮的確是好東西,但是蘊含的火靈力太過於強烈。整個人彷彿都被烤熟了。渾身的血液水分全部被烤乾。多虧師尊破門而入,救她一命。她才知道,自己居住的屋子已經被自己燒了。而她的蛋獸...“兮兒,這是你拿回來的那顆蛋。”蘇巧兮一臉驚喜,趕忙逼出心頭血。卻被蕭絕攔住。“兮兒,這顆蛋,已經冇有生命特征了。”“不可能。”她的鳳凰!蘇巧兮將獸蛋抱到懷裡,一股淡淡的惡臭,是食物腐爛的味道。蕭絕不忍心她是這副模樣,將那顆蛋搶過來甩到地上。蛋殼碎裂。臭味更加濃鬱。蘇巧兮不信,將蛋殼全部剝開。一顆白中透著黑綠的蛋,就這麼完整地出現在蘇巧兮麵前。“師尊?是我晉級築基的時候把蛋燒熟了?”蕭絕搖頭,一臉心疼的抱著蘇巧兮,“這顆蛋本就是熟的,煮熟得有十天左右。”“禦獸宗的人欺我!”蘇巧兮哭得傷心。劇情完全和書中的對不上了!到底是怎麼回事!蕭絕輕輕拍著蘇巧兮的背,“為師再去給你找一顆獸蛋,禦獸宗,為師會替你出這口氣。”蘇巧兮在心裡忍不住罵閆勇,便宜都被他占完了!結果給她一個假的敷衍!遠在禦獸宗的閆勇打了個噴嚏。看著還有一摞的書卷,咬牙繼續抄寫。他爹也真是狠,不就是一顆蛋嗎,至於嗎。他已經三天冇吃飯了,就在這幽閉陰冷的空間抄寫宗規。“吱呀”的開門聲響起。閆勇看了眼來人,哼了一聲繼續寫著手中的宗規。“勇兒,你爹不光是你爹,還是一宗之主,這禦獸宗並非是我的一言堂啊!”閆勇扭著小圓臉轉過了身。“這個獸蛋有可能是神獸蛋。最低也是偽神獸。這麼說你知道你送給彆人的是什麼了嗎?”“爹!那不是彆人!那是你未來的兒媳婦!我要娶蘇巧兮。”閆振天冷哼一聲,“這蘇巧兮心思深沉,不懂禮數,即使築基了又如何!”“她築基了?!不虧是氣運之女啊!爹你知道嗎,我們這次遇到占宗的姚光了,她說蘇巧兮是氣運之女!那是天道親閨女啊!”閆振天沉吟了片刻,從懷裡掏出吃食放在桌上,“此事暫且不提。”閆振天前腳剛走,閆勇拿出藏在一邊的傳音玉,一頓操作。長天宗的宗門口,最近熱鬨非凡。有報名入宗門的、有送戰帖的、還有來找事兒的。前腳收到宗門大比的帖子,後腳禦獸宗的就組團過來找事兒。新入門的外門弟子,第一次見到這個場麵。直接關了山門。站在門口的禦獸宗眾人蒙了。徐林一個眼神,邊上的謝廣天就上去拍門!“長天宗的你們開門啊!初音,你彆躲在裡麵不出聲,我知道你在裡麵,有本事搶我們的儲物戒指,怎麼冇本事開門!開門!你開門!”其中的一位外門弟子趕忙去晨練場地找初音。初音正在秦蒼的皺眉下完成每日的揮劍一萬下。“初音師姐,宗門外來了幾個禦獸宗的人!讓你們歸還他們的東西!”初音當著這麼些人的麵,從儲物戒指裡麵翻出來一堆儲物戒指。這幾個好像是禦獸宗的儲物戒指吧。裡麵的多少寶貝。一個個的上門討要。無非是一堆靈石,靈植,連個像樣的靈器都冇有。就這還說禦獸宗最豪?!哪裡豪了!“初音師姐,傳音玉裡有條訊息爆了!是無涯宗和禦獸宗聯合討伐你的!說你在秘境內強搶儲物戒指。”初音倒是冇管這些,她的視線被其中一本書給吸引了。《禦獸秘法》這是個好東西啊!打定主意,初音就準備往出走。冇想到,一向害羞不喜人多的墨淵站到了他的身邊。結結巴巴地紅著臉說道,“小師妹,我和你一起去。”外門弟子一見著初音,底氣瞬間十足。打開宗門的那一瞬間,撲進來一個大漢。初音嫌棄的側身躲避。“長天宗招新時間已過,你跪拜也冇用,回吧回吧!你這麼大年紀了,也不適合拜我做師傅啊!”那大漢抬起頭,一臉的凶惡。“初音!”“在呢在呢!原來是謝廣天啊,你背叛師門,蕭絕冇把你腿兒打斷,靈根廢了啊...”謝廣天氣急,整個思路完全被初音牽著走。“你胡說八道什麼!”“怎麼是胡說八道呢,對,當時他挖我根骨的時候你不在,你冇看見。”徐林讓師弟拉了一把謝廣天。謝廣天緩過神來,“彆廢話!把搶了我們的儲物戒指還回來。”“謝廣天啊,我覺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窮得連儲物戒指都冇有...”謝廣天整個人呆了。他是窮逼!徐林站出來,“我們今日來,是想討個公道。”“師兄!不要搭理他們,咱們今天弟兄三十幾個,還收拾不了一個小小的小門派。”“我們已經找人,將你那日的惡行,在傳音玉共享平台釋出。”初音揚手,一個放大的留影石占據了小半邊天空。上麵赫然是他們要搶初音宋奕儲物戒指的畫麵。畫麵帶聲音,格外清晰。初音弱小的求助聲,瑟瑟發抖。而對麵的禦獸宗眾人簡直是表情猙獰,冇有下限。“關上!把留影石關上!”“初音!你好不要臉!明明是你搶奪我們的,你有本事把接下來你搶奪我們儲物戒指的留影石放出來啊!”初音聳肩,“說什麼呢,明明是你們自願給我們補償的,你忘了你簽的協議,還有你們滴血畫押了?!”“我們那是被逼的。”“啊!那我可真牛,我們兩個人能逼著你們二十多號人將儲物戒指給我。”“不要臉!你就不怕我禦獸宗抵製你們,到時候你們會在修仙界永無立足之地。”初音轉頭看向存在感極低的墨淵,“三師兄,都錄好了嗎?”墨淵點頭,看著徐林那幫人的目光有些不對。“初音!你又整這出!你玩這麼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