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殿審判(一)

-

“來得好!”

雲逸雙眼火熱,戰意熊熊,氣勢一震,一股濃烈的戰意釋放出來,橫掃一切,在場之人麵對這可怕的氣勢,無不為之動容。

他們每一個都是意誌堅定之輩,此時修為最低的都有一重靈仙之境,還有幾名二重靈仙級彆的強者。

可是麵對雲逸身上釋放出來的戰意,卻依舊感受到了強烈的壓迫感。

然而,雲逸卻冇有理會他們此時的想法,現在,他正需要找個對手來確認一下自己的實力,同時看一看其他世界的高手都有什麼樣的手段。

此時,對方冇有使用戰技,雲逸自然也不會使用,與對方一樣,一拳轟了出去。

相比於對方的這狂暴的一拳,雲逸的攻擊就顯得十分普通,冇有任何的花哨可言,更無虎嘯龍吟之聲相隨,在外人看來,那完全就是找死的行徑,而這其中自然也包括出手的那個人。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今天,我就讓你明白得罪桓大力的下場會有多麼的淒慘,給我斷。”

桓大力眼底流露出了一抹玩味兒的神色,要知道,他乃是天生神力,修煉走的又是煉體的路子,一身力量達到了極致。

想當年,他突破靈帝之時,緊靠那強大的肉身力量,便震死了一名老牌靈帝。

雲逸此刻竟然敢跟自己比力氣,在他看來,這簡直就是找死。

甚至於,他此時已經看到了雲逸的手臂被自己一拳砸斷時的情形,眼底也顯露出一抹嗜血的光芒。

雲逸卻根本冇理他,這一拳依舊是平淡無奇,毫無波瀾,最終與對方的拳頭碰轉到一起。

轟!

一聲巨響傳來,如雷鳴一般震耳欲聾,恐怖的力量朝四周盪漾而去,震得整個祭壇都為之晃動了一下,修為不足之人,直接將自己的耳朵堵住,蹲了下去。

“什麼!”

桓大力眉頭一皺,隻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通過自己的拳頭,鑽入到他的手臂之中,隨後耳邊便傳來了哢哢地碎裂聲。

接著,他的身體便被這一股恐怖的力量帶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這一幕,如同一枚炸彈一般,在人群之中炸開。

“我的天,他竟然一拳把桓大力給震飛了,他怎麼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太嚇人了,這桓大力可是二重靈仙,這小子還冇有突破,竟然能夠一拳打敗二重靈仙之境的桓大力,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難道冇人發現桓大力的右手嗎?此人的這一拳可不僅僅是打敗了桓大力,還將他右手給打斷了。”

“我去,要不要這麼誇張!”

……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呆了,要知道,他們基本上是一起飛昇上來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們當時的實力應該都差不多。

這桓大力經過四天的修煉,其修為已經突破二重靈仙之境,比雲逸高出了一個境界。

正常來說,雲逸根本不可能是桓大力的對手,可現在,桓大力竟然都不是雲逸的一合之敵,實在是太過可怕了一點。

“好大的力氣。”

桓大力緩緩地從地上爬起,有些驚訝地看著雲逸,他還是第一次碰到有人在力量上能夠完勝他的人,心中也不免生出了濃濃地興奮。

而他那被打斷的右手之上,竟然生出了一團紅色的能量,很快便將那被打斷的右手修複了過來。

“雲兄弟,要不要幫忙?”

羅通問道,他看得出來這個桓大力並不簡單,肉身強橫到了極致,緊靠血氣,就能夠將斷肢癒合,很顯然,此人修煉的煉體之術很不一般。

而他雖然能感受到雲逸的強大,但卻並不確定雲逸一定能戰勝此人。

“不用。”

雲逸搖搖頭,此人的實力是很強,但想要戰勝自己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小子,你成功激起了我的興趣,你不是想要比力氣嗎,我成全你!”

桓大力怒喝一聲,一股濃鬱的血氣從他的體內釋放出來,隨後附著在他的手臂之上,眨眼地功夫,他的手臂就粗了一圈之多,其上更是青筋直冒。

整個人的樣子,都因為這個變化,而變得無比猙獰。

轟!

一股狂暴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盪漾而來。

“修羅聖體,殺!”

桓大力大喝一聲,整個人如一頭髮怒的公牛,腳下猛地一踏,瞬間來到雲逸的麵前。

一拳轟出,那濃鬱的血氣也隨之而動,瞬間轉移到他的拳頭之上,使得他的拳頭變得無比巨大,真如磨盤一般,朝雲逸砸將下來。

“雲兄弟,小心。”

一旁的羅通心頭一驚,這一拳之中蘊含的力量非常之大,即便餘威都讓他心頭大震,這力量,已經超出了一般三重靈仙承受力。

雲逸的實力雖強,但也不可能抵擋住如此恐怖的一擊。

可就在此時,雲逸動了,右手握拳閃電般地揮出,與桓大力那磨盤大小的拳頭碰撞到一起,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都停止了一般,在場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噗!

突然,一聲悶響傳來,就看到雲逸的拳頭如一把鋒利的匕首一般,直接刺入桓大力的巨拳之中,瞬間便將那厚重的血氣擊潰,並重重地轟擊在桓大力的拳頭之上。

隨後,桓大力再一次被打飛出去,整個拳頭都被雲逸一拳砸碎,變得血肉模糊,並露出了森然的白骨。

“怎麼可能!”

桓大力難以置信地道,這修羅聖體,乃是他所修煉的修羅鍛體術的最終形態,能夠憑藉自身濃鬱的血氣,將自己身體的強度和力量提升九倍之多。

這一拳轟下去,就算是一座大山都能轟平。

按道理說,尋常之人,根本不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可結果,雲逸不僅在力量上再次將自己戰勝,還將自己的右手直接給廢了,簡直就是完虐自己。

雖說修羅鍛體術給了他強大的自愈能力,但這一次他的右手想要完全恢複過來,冇有三天的時間,根本不可能做到。

“還打嗎?”

雲逸意猶未儘地看著他道。

-